Hi,

欢迎来到本站,最新资讯干货!
去个人中心 退出

副处长送外卖累瘫街头,“委屈”就对了

摘要: 近期,北京卫视播出了一档节目,节目将镜头对准北京市各委办局的局处长以及他们拜师的普通劳动者,这些局处长们隐藏真实身份、深入基层一线、体验普通劳动者的工作。在首期节目中,北京市人力社保局劳动关系处副处长

近期,北京卫视播出了一档节目,节目将镜头对准北京市各委办局的局处长以及他们拜师的普通劳动者,这些局处长们隐藏真实身份、深入基层一线、体验普通劳动者的工作。在首期节目中,北京市人力社保局劳动关系处副处长王林,拜师某外卖平台经验丰富的老骑手高治晓,骑着电动车在中关村送外卖。

起初王林只是跟着骑手师父学习经验,震惊于他一下子接15单的速度。当轮到他“单飞”时,12个小时却只送了5单,收入仅有41元,距离一天挣100元的目标差距不小。节目中有个很戳人心的镜头,当夜幕降临,在灯火阑珊的北京街头,累瘫的王林坐在马路牙子上感慨万千,表示:“真的太不容易了,我觉得太委屈,这个钱太不好挣了。”

不少关于外卖骑手的新闻,看完都让人有鼻子一酸的感觉。在这个节目之前,就有人注册为外卖骑手,体验配送工作,或跟拍骑手送餐,发布一些还原骑手工作、冲突和辛酸的视频。只是这次,体验送外卖的人变成了政府官员。政策的制定者主动靠近劳动者,感受他们的工作、聆听他们的想法,既能唤醒社会持续关注呵护新兴职业群体,作为一种工作调研形式,也有利于官方从一线提炼民意、辅助政策制定。

事非经过不知难。由于是新兴职业群体,外卖骑手的难处,除了在工作上遭遇的沟沟坎坎,灵活就业形式下的“劳动关系”确认难、社会保障不够完善等新问题,更削弱着外卖骑手的职业安全感。一旦出现劳动争议和纠纷,“劳动关系”不明时,便难以界定明晰多方利益主体的权责,比如外卖员的工伤认定就容易产生纠纷,风险往往会转移到骑手个体身上。这些新问题不能被有效解决,便无法免除骑手从业的后顾之忧,除了现有劳资纠纷事件增多,从业群体的职业认同感、归属感也会下降,新兴职业的就业吸引力也会削弱,最终制约行业的高水平发展。

王林坐在马路边感慨的镜头,让节目多了些人文情怀,但节目本身又是严肃现实的,是对外卖骑手生存权益的审视。节目最吸引我的,不是王林作为官员的级别头衔,而是他正好从事劳动关系政策制定和落实的相关工作,实地体验延伸了他的工作触角,是很好的换位思考方式。官员走出办公室,亲身体验骑手接单、送单过程,新兴职业的诸多痛点也就顺利进入了政策制定者的视野。这番切身感悟,则会激励其勤勉为政,推动实施一些带着关怀、面向实际的好政策。

根据报道,这些从基层了解到的真实情况,将成为北京市人力社保局研究制定《支持与规范新就业形态》相关政策的重要依据。从更大范围看,不管是今年两会的提案议案,还是人社部推进的新职业人群权益保障工作,乃至我国的十四五规划纲要,都在聚焦新职业的发展及其从业者的权益,相关法规政策的出台完善已经呼之欲出。当然,企业也需要以更积极的姿态,主动呵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

说点什么...

已有 0条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010-63355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