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欢迎来到本站,最新资讯干货!
去个人中心 退出

华晨汽车晨光不再:负债千亿、股权冻结、销量归零

摘要: 随着转让华晨宝马股份的时间越来越近,华晨中国在资本市场的压力越来远大,近日,华晨汽车旗下多只存续债券大跌,引发了上千亿元的债务危机。如今,债台高筑、股权冻结、销量归零、自主品牌衰落等问题不断出现,“活下去”将是华晨汽车的唯一目标。业内人士一致认为,华晨汽车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当前千亿元债务压身的华晨中国,能否跨过这道生死桥?

蜜芽

题记:华晨,中华之晨光。从成立时被给予众望,到时千亿元债务压顶,华晨汽车再难见晨光。

 

随着转让华晨宝马股份的时间越来越近,华晨中国在资本市场的压力越来远大,近日,华晨汽车旗下多只存续债券大跌,引发了上千亿元的债务危机。如今,债台高筑、股权冻结、销量归零、自主品牌衰落等问题不断出现,“活下去”将是华晨汽车的唯一目标。业内人士一致认为,华晨汽车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当前千亿元债务压身的华晨中国,能否跨过这道生死桥?

 

01

一个月前,多只债券无预警大跌

8月12日,华晨汽车集团旗下多只存续债券大跌,一度触发盘中临时停牌。其中,19华汽01和18华汽01均跌逾20%,盘中临时停牌;19华汽02跌逾14%,17华汽01跌超9%。截至当日收盘,18华汽01报收55.8元,下跌19.93%;18华汽02报收56.93元,下跌18%;18华汽03报收59.8元,下跌17.16%。

据了解,这些债券普遍从今年7月份的90多元高位下跌到目前的50多元,降幅高达近50%。

次日,华晨汽车发布债券调整交易方式的公告,“20华汽01”、“19华集01”、“19华汽01”、“19华汽02”等8只债券暂停竞价系统交易,仅采取报价、询价和协议交易的方式进行交易。华晨中国的股价也在8月12日和8月13日暴跌,延续至今。

不愿透露姓名的分析师认为,债券和股票同时下跌,都反映了投资人对华晨汽车的债务问题和流动性的担忧。 

 

02

华晨宝马成为唯一利润“奶牛”

自2003年华晨、宝马联姻开始,对于华晨汽车来说,宝马就如同“救命稻草”般的存在。

随着宝马3系、5系,还有宝马X1的陆续国产,华晨宝马不仅为华晨集团提供了巨大的销量数字,更是华晨集团的利润奶牛:2011年至2018年,华晨宝马每年贡献利润额为17至55亿元,在华晨集团净利润占比从94.9%至119.6%不等。也就是说,自2012年开始华晨汽车其它板块便处于亏损状态。

根据华晨中国2019年财报显示,华晨中国2019年净利润为109.5亿元,扣非净利润为74.24亿元,其中华晨宝马贡献纯利润为76.26亿元。也就是说,剔除了华晨宝马的利润,华晨中国还亏损2.02亿元。

根据华晨中国2020年上半年业绩报告显示:在净利润方面,华晨中国今年上半年达到了40.45亿,其中,华晨宝马贡献了43.83亿,也就是说剔除了华晨宝马的利润,华晨中国还亏损3.38亿元。

商业观察还注意到,华晨中国旗下的品牌除了合资品牌华晨宝马的销量处于上升期,其余的三大自主品牌中华、华颂以及金杯销量持续下滑,甚至已经被市场边缘化。

华晨汽车的销量巅峰出现在2013年,全年销量唯一一次超过了20万辆。在经历了2014至2015年的短暂波动之后,华晨汽车的销量基本就处于逐年递减的状态,到了2019年年度销量仅为4.82万辆,较2018年的10.24万辆同比下滑52.9%。

据乘联会数据显示,7月,华晨中华与华晨华颂两大品牌的销量均为零辆,仅金杯销售了1600辆新车。这样的销量表现,甚至不及造车新势力。7月,蔚来汽车、理想汽车和小鹏汽车的销量分别为3533辆、3533辆和2532辆。

具体来看,华晨中华早期也曾有过一些畅销车型,但是产品线过于薄弱,同时又缺乏支柱型产品,导致华晨中华今年上半年销量仅为3186辆。而月均销量只有三位数的紧迫状态,意味着华晨中华确实到了危急时刻。

华晨华颂的处境则更加的艰难,不只是7月份的销量为零辆,而是截至目前,整个2020年的销量都是零辆,在2020年没有卖出去一辆车。

华晨金杯方面,则是高开低走。成立初期,金杯曾以每年增长50%的速度发展,并连续19年位列中国商用车市场销量第一,一度成为轻客销量神话。如今,光环褪去,金杯上半年总销量仅为7661辆。

数据显示,华晨中华、华颂、金杯上半年的销量分别为3186辆、0辆、7661辆,这个惨淡的数字实在让华晨汽车难以支撑下去。

 

03

负债千亿,华晨汽车能否还得起债?

截至第一季度末,华晨汽车集团负债总额为1226.75亿元。其中,有息债务占总负债的比例超过一半以上,短期债务金额为483.96亿元,长期债务金额190.75亿元。

华晨汽车晨光不再:负债千亿、股权冻结、销量归零

 

值得注意的是,短期债务占比过高,使得华晨汽车集团存在不小的短期偿债压力。华晨汽车共存续15只债券,存量规模为175.73亿元,其中13.73亿元将于一年内到期,101亿元将于1-3年内到期,61亿元将于3-5年内到期。3年内到期债券占比超过六成,意味着华晨汽车短期内面临着较大的还本付息的压力。

此外,自2020年以来,华晨控股已多次被各地法院列为被执行人,巨额债务下,其营运资金已经吃紧。

今年7月以来,债务危机加重,华晨汽车集团所持有的至少5家公司10笔股权,均被相关法院冻结,金额高达15亿元,时间最多长达三年。

7月7日华晨集团所持有的沈阳金普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两笔1.75亿元股权分别被上海金融法院冻结,冻结期限均为2023年7月6日。

7月17日,华晨集团所持辽宁华晟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的5000万元股权,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冻结。

今年7月28日至7月30日之间,华晨集团持有广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权分别出现了四笔冻结,股权数额为1.749亿元、1.749亿元、1.49亿元、7405.6793万元,执行法院为上海金融法院。

更让人担忧的是,除了股权被冻结之外,华晨汽车还涉及大额法律诉讼,以及多家公司申请财产保全。特别是,华晨汽车与天风证券存在法律纠纷,导致下属公司金杯股份被申请冻结,冻结原因为财产保全。

8月26日,大公国际信资评估有限公司发表声明:“华晨集团银行授信额度下降,目前未使用授信额度小,面临一定融资压力。同时,华晨集团多次被列入被执行人,华晨集团及其子公司涉及多项股权冻结事项,面临的法律风险持续上升,或将对融资能力进一步产生不利影响。因此,大公决定将华晨集团及‘17华汽01’、 ‘18华汽债01/18华汽01’和‘18华汽债02/18华汽02 ’列入信用观察名单。”

其实,华晨中国非常明白自身千亿元债务压顶的困境,于是通过抛售股权的形式来缓解资金压力。

7月14日,华晨中国发布公告称,其控股股东华晨汽车已与辽宁交通投资订立战略投资协议,拟向后者出售公司4亿股股份,华晨汽车将由此获得32.8亿港元资金。

5月22日,华晨中国向辽宁省交通建设投资集团出售该公司2亿股,相当于公司已发行股本总数的约3.96%。

业内普遍认为,外边负债千亿,里边自主车型亏损,输血全靠华晨宝马的华晨汽车随时有暴雷的危险,而羸弱的地位也让华晨失去了对宝马的控制。总之,华晨汽车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华晨汽车,能否挺过明年,结果尚不可知。


说点什么...

已有 0条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010-63355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