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欢迎来到本站,最新资讯干货!
去个人中心 退出

被上交所点名 格力地产业绩疲软现缺钱困境

摘要: 格力地产单飞之后,不仅业绩一蹶不振,还遭到上交所问询。

被上交所点名 格力地产业绩疲软现缺钱困境

格力地产单飞之后,不仅业绩一蹶不振,还遭到上交所问询。

 

2019年11月25日,格力地产(600185.SH)发布公告称,收到上交所的《关于对格力地产股份有限公司有关媒体报道事项的问询函》。

 

被上交所点名 格力地产业绩疲软现缺钱困境

 

 

日前,格力地产发布公告称,珠海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珠海投资”)所持16.83%公司股份,因合同纠纷被格力地产华润深国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润信托”)、广州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金控”)和杭州滨创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滨创”)申请冻结。

 

另外,有媒体报道称,2015-2016年度,格力地产曾在筹划向相关对象定向增发公司股份时,珠海投资与广州金控曾签署“抽屉协议”进行对赌,华润信托与珠海投资发生合同纠纷的项目为上述定增的“通道业务”。因相关方未能及时履约,广州金控、华润信托等申请财产保全。

 

对此,上交所要求格力地产以下四项问题进行回复。第一,说明媒体报道的相关事项是否属实,公司就相关事项是否按规定履行了信息披露义务,公司相关信息披露是否存在重大遗漏;第二,说明前期披露的相关冻结事项,是否与“抽屉协议”“通道业务”有关,并补充披露本次诉讼冻结事项的具体事由;第三,说明向控股股东核实,截至目前股权冻结事项的进展情况,是否可能对公司控制权稳定性产生影响;第四,说明前述定增方案中是否存在其他应披露而未披露的事项,是否涉及上市公司的其他利益安排,并评估相关事项对公司自身利益及生产经营可能产生的影响。

 

最后,上交所要求格力地产于2019年11月29日前给予回复。


控股股东与大股东之间的恩怨情仇


这个故事还要从三年前讲起。

 

事件的起源要追溯到2016年8月5日,这一天格力地产进行了一次非定向增发,以6.78元/股的价格向六家公司发行4.42亿股,募资额度是29.4亿元,其中包括此次申请冻结的这三位大股东。

 

对于募集资金的用途,格力地产表示将用于香洲港区综合整治工程、珠海洪湾中心渔港工程、珠海格力海岸游艇会工程、偿还银行贷款等项目。

 

据悉,格力地产的控股股东为珠海投资,持有格力地产8.47亿股份,持股比例为41.13%。而此次此次申请冻结的是格力地产的三位大股东华润信托、广州金控、杭州滨创占格力地产持股比例分别为4.98%、2.51%、1.52%,共计申请冻结3.47亿股份,占格力地产总股本比例的16.83%。

 

而格力地产在进行定增时,华润信托与珠海投资之间也存在“通道业务”。因相关方未能及时履约,导致华润信托申请财产保全。

 

此外,珠海投资与广州金控曾签署“抽屉协议”,因事后珠海投资并未履行向广州金控收购所持格力地产股份的义务,没有履行6.5%的年化收益率,导致广州金控也申请财产保全。

 

不管格力地产控股股东珠海投资与三家大股东之前是不是达成了君子协议也好,还是背后有什么交易也罢,但是如果真的有什么东西而导致损害了投资者的利益,那么极有可能会触及法律的红线。

 

截至到2019年11月28日,格力地产收报4.82元/股,扣去0.32元/股的分红,三家大股东不但没有从那次定增中挣到钱,而且已经亏损了25.39%。

 

正所谓应了那句话,一起“发财”可以,“破财”想都别想。


单飞后靠借债续命


单飞后的格力地产,日子过得并不好。

 

与格力电器作为行业里面的龙头老大的地位相比,格力地产在房地产行业却没有什么名次,到了2015年正式脱离格力集团后,格力地产的房地产业务发展得更加的坎坷。

 

据2018年年报显示,2015-2018年格力地产实现净利润分别为13.71亿元、6.01亿元、6.24亿元、5.13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337.72%、-56.18%、3.94%、-17.89%。

 

可以看出,格力地产自2015年以后利润开始直线下滑,2016-2018年,曾被称为全国房地产业“高速发展”的这三年间,有两年是负增长,利润还不到2015年的一半。

 

格力地产业绩陷入困境同时,外面的房地产行业却发展的热火朝天。全国房价飞速上涨、销售面积剧增,上到万科、恒大,碧桂园等龙头房企,下至陆家嘴、大众置业、中建信和等地方性房企,都在几年的时间业绩突飞猛进,为走向全国垫下了坚实基础。

 

然而,我们再反观到格力地产,格力地产在房地产市场上早已落伍了。据克而瑞研究中心发布的《2018年中国房地产销售TOP200排行榜》显示,格力地产已经在那找不到名字了。

 

除此之外,格力地产的债务并没有像业绩表现那样一蹶不振,呈现连年的攀升趋势。数据显示,2016-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格力地产负债总额分别为190.18亿元、195.04亿元、214.64亿元、232.37亿元。

 

资本观察网发现,格力地产现金流常年为负,陷入停滞状态。数据显示,2016年-2018年,格力地产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连续三年为负,分别为-12.35亿元、-21.02亿元、-12.17亿元。

 

尽管2019年现金流变正了,但,短期债务显得更为紧迫。据2019年三季度报显示,格力地产的短期借款为2.36亿元、应付账款9.46亿元,应交税费2.57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21.74亿元。而此时格力地产的货币基金不过29亿元,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格力地产短期内偿债压力剧增。

 

上交所点名、业绩持续低迷、债务连年攀升、不断融资仍得不到缓解,格力地产会不会继东方园林后尘呢?资本观察网会持续关注。


撰文:任永丰

编辑:陌生人

说点什么...

已有 0条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010-63355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