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欢迎来到本站,最新资讯干货!
去个人中心 退出

软银集团多项投资面临扑街 共享领域投资集中崩盘

摘要: 软银集团,1981年在日本创立,2001年进入中国,成立软银亚洲,第一期募集了4亿美元的基金。创始人孙正义。

软银集团多项投资面临扑街  共享领域投资集中崩盘

软银集团,1981年在日本创立,2001年进入中国,成立软银亚洲,第一期募集了4亿美元的基金。创始人孙正义。

 

截至2005年,软银亚洲共在中国投资了30多个项目,如青牛软件、欢乐传媒、魔比天线、银联商务和亚洲网通等。

 

这个秋天,软银集团发出了令人关注的消息。他们会再投入100亿美元拿下WeWork控制权。与此同时,要求WeWor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Adam Neumann(亚当·诺依曼,简称诺依曼)放弃对WeWork的控制。

 

WeWork公司的商业运作模式向来备受关注。如今一直投资该公司的软银集团突然间要主体接盘,接受支付6.85亿美元购买诺依曼持有的股权,1.85亿美元为期4年的咨询服务费和5亿美元的信贷延期,以及任命两名董事成员的权利的条件,究竟是什么原因?软银集团的接盘,财务情况真得没有问题吗?

 

“本想再投资一个阿里,没想到却是个大坑”

 

对于诺依曼的离职,有中国网友直言“这是世界上最爽的滚蛋方式。”

 

《商业观察》记者从多方渠道了解到,诺依曼对自己的离职结果相当满意。毕竟仅1.85亿美元的咨询费这一项就超过了美国任何一位CEO去年的收入。

 

不得不说,诺依曼的离职相当聪明而且早有准备。他说:“目前针对我的审查已经引发太多负面关注,为此,我决定辞去首席执行官一职,这符合公司最大利益”。

 

有证据显示,软银集团从WeWork创办那一天,一直扮演着救命恩人的角色。仅近两年,软银集团对WeWork的资金投入就足以显得富足。

 

2018年11月和2019年1月,软银向WeWork分别注入了30亿美元和20亿美元的投资,让WeWork的估值从200亿美元直接飙升至470亿美元,成为美国当时估值最高的独角兽公司。

 

但是,这并没有达到软银集团对WeWork收益的预期。据公开财务数据显示,WeWork在2018年亏损19亿美元,2019年上半年烧掉23.6亿美元现金。按WeWork目前每季度约7亿美元的现金消耗率,在2020年第一季度WeWork即将出现资金断裂,另有市场人士猜测资金枯竭的时间点将会最早提前至今年11月底。

 

软银集团做梦也无法想到,自己竟然会给自己制造一个发展道路上的“拦路虎”。

 

《商业观察》通过多种渠道调查证实,软银集团已在对诺依曼创始团队大清洗,夺取控制权后竟惊奇发现前后投资200亿美元拿下的WeWork估值仅仅剩下80亿美元。

 

更加无法置信的是,软银集团要依据签订的协议,最终持有WeWork的股份中包括50亿美元的新债务、15亿美元的股本注入,以及至多30亿美元的现有股份。

 

这无疑让软银集团今天的实际经营状况雪上加霜。据悉,过往全球有钱人挤破脑袋也要求见的软银集团,现在门庭冷落。多个行业人员猜测,还有7年就要退休的孙正义会如何布局软银集团的未来?

 

软银集团在共享经济的投资上遍体鳞伤

 

2019年7月18日,滴滴创始人柳青面对顺风车业务何时重新闪现提问时直言“怕,就是怕”。她的发言引起了在场观众心照不宣的共识。滴滴的盈利能力实在堪忧。

 

《商业观察》查到,软银集团在2017年的4月和12月两次投资滴滴,总投资高达80亿美元。而根据权威数据显示,滴滴出行当年的估值约为576亿美元,软银在滴滴出行的持股数为14.5%左右,并且成为了滴滴出行的第二大股东。

 

按照预期设想,软银集团对滴滴的投资,是要在中国再次缔造一个阿里巴巴的投资神话,躺赚稳赢,至少获它个1300倍的投资回报率。

 

软银集团还用更多行动证明了他们的信心。除了投资中国的滴滴出行,还投资了Uber,以及印尼的Grab和印度的Ola,由此控制了全世界三分之一的出行市场。

 

但是在2018年滴滴平台接连遭受几起乘客遭受恶性案件的问题,迫使滴滴出行在运营的道路上急踩刹车。

 

有消息爆出,滴滴不仅上市变得遥遥无期,他576亿美元的市值更是急剧缩水。

 

The Information也报道说,近期,部分滴滴股东正在出售股份,其中一位中国投资者更是以估值400亿美元左右的价格在二级市场出售部分滴滴股票。该价格比先前疯传600亿美元估值,跌幅超过33%。

 

软银投资的Uber也没逃出与滴滴出行类似的厄运。软银集团在投资WeWork之前,先后对Uber投资了77亿美元,且在Uber上市前追加了10亿美元的投资。可是估值为754亿美元的Uber在上市当天便破发,目前的市值缩水到500亿美元左右,软银集团被结结实实地套牢。

 

据行业人士向《商业观察》表示,软银集团对共享经济投资的集体失败,造成了软银集团自身资金状况的危机。

 

软银集团急待中国援救?

 

《商业观察》对软银集团可能找到的资金源泉进行了梳理,发现阿里巴巴是其最好的资金池之一。

 

软银集团当初给马云2000万美元的投资,以及之后追加的4000多万美元投资,推助了阿里巴巴控制了中国几乎一半以上的电子商务市场。

 

软银集团在阿里巴巴持有的股份,最多的时候有39.6%。如今曾经6000多万元的投资经过无数次变现,变成了差不多2000亿美元,持有29.6%的股份,依然是阿里巴巴的第一大股东。

 

《商业观察》了解到,孙正义在软银集团持有的股份实际只有20%,虽然是最大的个人股东,目前市值1000亿美元,但幕后的实际最大股东是南非的标准银行。

 

据查,南非标准银行还是南非报业集团的股东。南非报业集团也曾是中国另外一家市值超过5000亿美元的最大股东。

 

2014年1月29日,中国工商银行收购了标准银行公众有限公司已发行股份的60%,成为了标准银行的最大股东。

 

《商业观察》致函软银中国资本,该公司是否还会在中国有新的投资计划,截至发稿时,未收到回复。本刊将持续关注。

撰文:程童

编辑:陌

说点什么...

已有 0条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010-63355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