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欢迎来到本站,最新资讯干货!
去个人中心 退出

秋林集团实控人“失联”七个月幕后:3亿元“驰援”资金或涉非法集资

摘要: 距离秋林集团副董事长李建新失联已经过去7个月。

距离秋林集团副董事长李建新失联已经过去7个月。

7个月间,秋林集团频陷困境,市场盛传的秋林集团实控人李建新仍不知所踪。

上市公司之外,李建新赖以发家的天津领先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领先控股”)也遭遇困局。天眼查显示,领先控股名下诉讼开庭日期已排期至2019年12月,多数为金融借款合同纠纷。

近日,《商业观察》独家获悉,李建新及领先控股曾向一家浙江P2P平台——人众金服拆借资金逾3亿元,迄今未偿还。而这笔借款,或成为人众金服平台逾期暴雷的催化剂。同时,随着日前一宗经济纠纷案的开庭,人众金服陷入涉嫌非法集资的质疑。

互金平台成牟利工具

据公开资料显示,人众金服设立于2013年,初始注册资本6945万元,法定代表人为李某。

官网介绍显示,人众金服定位为网贷中介P2P平台,为出借人与借款人之间提供撮合服务,主要经营范围为供应链金融及消费金融领域。

2018年8月,在未通知出借人的情况下,人众金服宣布对部分逾期项目展期处理,3个月后的2018年11月,“走投无路”的人众金服宣布对平台全部存量项目进行统一延期兑付,兑付期限远至2020年。

人众金服“走投无路”的局面,或与该公司法人代表、董事长李某的违规行为有关。据知情人士对《商业观察》记者表示,李某曾套用人众金服平台出借人资金,向多家企业放贷,通过收取高额的利息费用以牟利,被圈内人士视为“职业放贷人”。

领先控股即为李某放贷的企业之一。据熟知人众金服内情的人士透露,领先控股向人众金服的借款超过3亿元。人众金服一位高管曾对该知情人士表示,“大概三个多亿元的借款人(指李建新)已经被逮捕,其借款占人众金服大概40%的份额,给平台带来很大风险。

不过,该说法随着李建新的失联,未能得到当事人的证实,而《商业观察》记者也曾向人众金服求证,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复。

根据人众金服2018年9月的披露,截至彼时,人众金服平台累计交易金额164.83亿元,当前出借人数量1.5万人,借贷余额9.13亿元,大概40%份额约为3亿多元,与上述高管的表述大体相符合。

不仅如此,另一位知情人士也向《商业观察》记者证实,人众金服工作人员曾明确对其表示,领先控股确实拖欠该公司几亿元的资金。这也意味着,李建新及领先控股的借款距离2018年9月不远,而人众金服董事长李某的“操作”,无疑涉嫌违规,因为早在2016年8月,中国银监会发布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即明确表示,同一法人或其他组织在同一网贷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100万元,在不同网贷平台的借款总余额不超过500万元。

领先控股作为借款人,获得3亿多元的借款,远超监管规定的上限。出借人资金若无法收回,人众金服将难辞其咎。

涉嫌「非法集资」

人众金服董事长李某对其套用公司资金,并不隐晦。《商业观察》记者获得的一份资料表明,李某曾在法庭上表示,其用人众金服的资金向企业借款,企业返还的资金通过李某交还给人众金服。通过李某与企业签订借款合同的形式,大额挪用出借人的资金放贷获利。

而近期发生的一起纠纷,更将李某和人众金服的牟利模式展现地淋漓尽致。2019年8月20日,人众金服起诉深圳市一家信息技术公司(以下简称“深圳某公司”)在浙江省西湖区法院开庭审理。

据《商业观察》记者获得的李某与深圳某公司签订的借款合同显示,2016年10月,深圳某公司向其借款3450万元,借款期限为1个月,借款月利率2%,年化利率高达24%。

此外,李某还向另一家深圳企业——百某供应链有限公司(以下间称“百某供应链”)借款。资料显示,2016年8月,李某与百某供应链签订了《借款合同》,借款金额3000万元,每月利息为225万元,借款期限自2016年8月5日至2016年11月4日,超出借款期限则承担每月2%月息。

按此测算,在借款3000万元、月息225万元的情况下,月利率为7.5%合算成年利率为90%,是名副其实的“高利贷”。

不仅对企业借款人,对出借人,人众金服亦有非常手段。在宣布延期兑付后,人众金服又向出借人抛出打折债转方案,折扣一度高达4折,有网贷天眼用户对此评论称“多少投资者欲哭无泪”。

事实上,追溯人众金服的壮大,扯不脱非法集资的阴影。人众金服官网显示,2016年10月,该平台成交金额突破30亿元,而到了2017年1月,人众金服成交额突破40亿元,2个月后该平台成交额突破50亿元,直至2017年11月,该平台成交突破100亿元大关。

水涨船高之下,李本人也一度荣升为浙商全国理事会常务理事,收获其他诸多荣誉和社会身份成交额迅猛增长的背后,是人众金服抛出的高息理财诱饵。天眼查披露的信息显示,人众金服在产品描述中,一度称投资者可获得“15%+年化收益,是一款“15%年化理财投资神器


秋林集团实控人“失联”七个月幕后:3亿元“驰援”资金或涉非法集资


人众金服产品资料中曾出现“15%+年化收益”的描述 来源:天眼查

在该公司官网首页,历史最高年化15%收益率的字样仍然醒目可见。

不仅如此,人众金服还通过邀请返佣和红包赠送的方式,进行病毒营销拉拢投资人,截至20189月,该平台累计出借人数量超过15万人,人均累计出借资金超过9万元,足见高收益承诺的影响力。

而承诺高额回报,正是非法集资的特点之一。事实上,人众金服和非法集资之间的关联,在李等人进行工商运作后,形迹更加明显。

根据监管要求,P2P平台需披露完整的审计报告及合规性审查报告等文件,而在人众金服官网,上述文件仍处于出具中

商业观察》记者注意到,人众金服董事长李担任法人的34家公司中,仅有8家处于存续状态,其余26家公司皆以注销,其中不乏与人众金服关联密切的公司。


秋林集团实控人“失联”七个月幕后:3亿元“驰援”资金或涉非法集资


李敏名下34家公司中,26家已经注销。来源:天眼查

作为法人及董事长,李持有人众金服70%股权,剩余30%股权则由高管赵元持有。赵元也是人众金服官网,除李之外唯一被披露的高管。

天眼查显示,赵元名下7家公司,已有6家公司注销。


秋林集团实控人“失联”七个月幕后:3亿元“驰援”资金或涉非法集资


人众金服高管、持股30%的股东赵某元名下6家公司注销 来源:天眼查

而在坊间,被传言为李丈夫和人众金服幕后控制人的邱文,从所有任职的公司中撤离。在人众金服及关联公司中,已难寻觅其踪影。


秋林集团实控人“失联”七个月幕后:3亿元“驰援”资金或涉非法集资


与李敏关系密切的邱高文从多家公司抽身而退 来源:天眼查

值得一提的是,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及人众金服通过吸收公众存款进行放贷,早在2018年即被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区分局认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但至今并未立案,原因未明。



说点什么...

已有 0条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010-63355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