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欢迎来到本站,最新资讯干货!
去个人中心 退出

理财违规,高管调整,资产质量下滑:浙商银行因贷款不合规屡收罚单

摘要: 2020年9月4日,银保监会披露,浙商银行(601916.SH)因违规发售理财产品实现资产虚假出表、同业投资接受金融机构回购承诺等三十一项违法违规行为,被处罚款1.012亿元,同时浙商银行7名负责人被给予警告并罚款30万的处

理财违规,高管调整,资产质量下滑:浙商银行因贷款不合规屡收罚单

2020年9月4日,银保监会披露,浙商银行(601916.SH)因违规发售理财产品实现资产虚假出表、同业投资接受金融机构回购承诺等三十一项违法违规行为,被处罚款1.012亿元,同时浙商银行7名负责人被给予警告并罚款30万的处罚。

 

对此,浙商银行回应称,原银监会于2017年对其展开为期三个月的现场检查,在监管机构指导下,浙商银行处罚所涉问题已整改完毕。

 

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至今,浙商银行被境内监管部门处罚50笔以上。从浙商银行的历次被罚案由来看,多涉及虚假出表、理财与贷款等业务不合规等问题。

 

商业观察发现,1亿罚款的背后,浙商银行高管违规受贿,理财业务踩雷,多笔巨额借贷回款,资产质量下滑,浙商银行上市第二天,就陷入破发的窘境,浙商银行是被高估了吗?

资产质量下滑

2020年8月28日,浙商银行公布2020年中期业绩报告,而浙商银行本次期中成绩不佳。

 

在资产规模方面,截至2020年6月末,浙商银行资产总额19906.06亿元,比2019年末增加1898.20亿元,增长10.54%。其中,发放贷款和垫款总额11297.60亿元,比2019年末增加995.89亿元,增长9.67%。

 

  在负债规模方面,负债总额18616.85亿元,比上年末增加1889.26亿元,增长11.29%。其中,吸收存款13542.90亿元,比上年末增加2105.49亿元,增长18.41%。 

 

在资本充足率方面,浙商银行2020年上半年的资本充足率13.43%、一级资本充足率10.26%、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9.05%,分别较2019年末的数据下降减少0.81个百分点、0.68个百分点、0.59个百分点。

 

2019年,浙商银行资产减值损失增长45.07%。而浙商银行计提信用减值损失的增长推动了营业支出增加,使得净利润增幅较营业收入增幅较小。该行营业支出为317.12亿元,同比增长26.54%,

 

其中,浙商银行2019年的计提信用减值损失189.02亿元,比上年增长45.07%;业务及管理费121.68亿元,比上年增长5.23%;所得税费比上年下降32.87%。

 

值得一提的是,浙商银行的盈利能力指标也是全面连年出现了下滑的现象。2017-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的销售净利率分别为32.06%、29.69%、28.35%、27.49%,净资产收益率14.67%、14.04%、12.92%、5.12%,净资产收益率-摊薄12.42%、11.39%、10.24%、5.33%,除了2020年一季度销售净利率有所回升外,三项指标出现连年阶梯式下滑。

 

资产质量方面,不良贷款率连续两年攀升,创近8年新高。根据公开资料显示,2012-2019年,浙商银行不良贷款率分别为0.46%、0.64%、0.88%、1.23%、1.33%、1.15%、1.2%、1.37%,呈现逐年上升趋势。

 

在拨备覆盖率方面,浙商银行罕见出现连年的下滑,风险抵御能力变弱。2017-2019年及2020上半年的拨备覆盖率分别为296.94%、270.37%、220.80%、208.76%,出现自2017年后就一路连续下滑的情况。

 

2020年浙商银行跟踪评级报告披露,该行部分客户还款能力下降,贷款出现逾期,其中部分大型民营企业风险暴露导致不良贷款增幅较大,逾期和不良贷款规模上升,信用风险管控压力加大。

贷款业务不合规

2020年6月11日晚间,涉北大方正破产重组事宜,浙商银行披露公告称,已向法院对相关方提起诉讼,提出判令相关方共同偿还借款本息20.45亿元。

 

浙商银行依约向北大方正放款20亿元,而北大方正一共归还本金2000万元,利息偿付至2019年9月20日,2019年四季度的利息未正常支付。

 

2020年3月13日,安信信托发布公告称,新增4宗诉讼案件,案件金额22.7亿元。上述4起诉讼已立案,处在审理阶段,其中,浙商银行诉讼金额达11.2亿元。

 

另外,2019年12月,豫金刚石近期新增20起诉讼,涉诉金额超28亿。而这20起案件中,涉诉金额最高是浙商银行,金额高达8.9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1月,浙商银行杭州分行向杭州仲裁委员会申请财产保全,请求冻结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与武威丝绸之路文化遗产博览城有限公司银行存款人民币1.4亿元或查封其相应价值的财产。

 

不仅如此,2018年8月3日,浙商银行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向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请求依法冻结乐视体育、贾跃亭、乐视控股和厦门章鱼互动共2.06亿元银行存款或者查封、扣押其他等值财产。

 

此前有媒体报道,中国城市建设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债券连续违约事件波及到浙商银行,浙商银行有超过6000万元债券本息能否顺利收回存悬念。

 

进入2020年,浙商银行因贷款等业务不合规而屡收罚单。

 

2020年8月3日,安徽银保监局公布的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显示,浙商银行合肥分行因贷后管理不到位等违规行为被罚65万元,两位相关负责人均收到警告处分。

 

2020年3月5日,中国银保监会温州监管分局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显示,浙商银行温州分行因贷款资金转作银行承兑汇票保证金,罚款55万元。

 

2020年2月21日,四川银保监局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显示,浙商银行成都人民南路支行因未严格执行受托支付规定、贷后管理流于形式,罚款20万元。同时,相关负责人对该行违规行为负有直接管理责任,给予警告,并罚款5万元。

 

2019年12月31日,无锡银保监分局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显示,浙商银行无锡分行因以不当方式吸收存款,没收违法所得29.1194万元,并处罚款55万元的行政处罚,罚没金额合计84.1194万元。同时该行两位相关负责人对该行违法行为分别负有管理责任,分别罚款5.5万元。

百亿理财涉嫌违规

万宝之争的幕后,浙商银行133亿理财资金投资宝能集团,浙商银行理财掀起巨浪。

 

据悉,根据《中国银监会关于进一步规范商业银行个人理财业务投资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商业银行理财资金不得投资于未上市企业股权和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或交易的股份。也就是说,浙商银行133亿理财业务可能涉嫌违规。

 

另外,2019年5月,据媒体报道,裁判文书网最近公开了一起案件,重庆建行的某支行行长,以建行的名义虚构了两款保本理财,忽悠了浙商银行西安分行、上海分行共计买了8亿元理财,实际是为地产公司融资。

 

值得一提的是,浙商银行总行一直没有发觉,直到银监会检查的时候,才发现上当了,原来自己买的理财竟是无备案、无编号、无真实投向的“三无产品”。

 

除此之外,2018年12月,浙商银行因存在投资非保本理财产品违规接受回购承诺、理财产品销售使用误导性语言等7项违规情况,被罚5550万元。

 

高管大换血

2020年6月12日晚间,浙商银公司董事会于2020年6月12日收到张鲁芸提交的辞职报告。张鲁芸因工作安排需要辞去公司执行董事职务,该等辞任自辞职报告送达公司董事会时生效。

 

事实上,这并不是近期浙商银行第一次人事调整。

 

2020年4月24日,浙商银行宣布,董事会建议委任汪炜为该行第五届董事会独立非执行董事。建议委任汪炜为独立非执行董事须经股东于即将召开的2019年股东周年大会上通过的普通决议案批准及中国银保监会核准其任职资格。

 

2020年2月6日,浙商银行发布公告,董事会于2020年2月6日收到夏永潮提交的辞职报告。夏永潮因其他工作安排需要辞去非执行董事职务,该等辞任自辞职报告送达董事会时生效。

 

2018年也有一位行长与两位副行长相继离开浙商银行。据了解,原行长刘晓春和副行长叶建清在2018年上半年先后辞任之后,作为“宝万之争”中的关键人物、在浙商银行排名第一的副行长张长弓也2018年下半年离职了。有趣的是浙商银行相关负责人对本次职务变动解释是正常的人事安排。

 

企查查数据显示,2018年11月22日浙商银行的历史变更有14个高管岗位退出,其中还存在6位监事。

 

除了高管换血外,浙商银行高管经济问题也不容忽视。

 

2018年3月8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张淑卿受贿二审刑事裁定书》。裁定书显示,浙商银行原董事会秘书、董事会办公室主任张淑卿贪污罪二审维持原判,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300万元。

 

据媒体报道,张、龚二人素来不和,明争暗斗已是公开秘密,因为内斗,分别于2014年7月中旬和7月22日双双离任。

 

张淑卿受贿二审刑事裁定的同年,浙商银行曾经的大股东浙江省金融控股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也因受贿被判刑。2018年10月25日,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浙江省金融控股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钱巨炎受贿案,被判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


撰文:任永丰

编辑:王小陌


说点什么...

已有 0条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010-63355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