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欢迎来到本站,最新资讯干货!
去个人中心 退出

弘康人寿去年保费净利双双下滑 受困偿付能力

摘要: 来源:每日财报作者:郜融莲 原标题:保险透视|弘康人寿去年保费净利双双下滑,受困偿付能力

来源:每日财报 作者:郜融莲

原标题:保险透视|弘康人寿去年保费净利双双下滑,受困偿付能力

弘康人寿去年保费净利双双下滑 受困偿付能力

为了提高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弘康人寿增资方案四更仍未获批。

节前,弘康人寿发布了2020年第四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公司全年业绩也随着浮出水面。公开数据显示,弘康人寿2020年保费规模和净利润较2019年均有所下滑。

同时《每日财报》注意到,弘康人寿2019年4款分红险产品占公司原保费收入超九成,而业绩下滑或与去年7月监管新出台的分红险新规有关。

保费净利双双下滑,或与分红险新规有关

在66家非上市寿险公司中,弘康人寿2020年的排名由26名下滑至41名,下滑幅度较大。其2020年全年的净利润也由2019年的1.75亿元下滑至0.22亿元,保费规模也下滑了34.9%至82.58亿元。

弘康人寿去年保费净利双双下滑 受困偿付能力

《每日财报》了解到,弘康人寿2020年业绩表现不佳或与公司的分红险业务有关。

2019年,分红险是我国寿险市场上保费收入最高的产品,而分红险中销量最大的则是分红型两全保险。而弘康人寿一直以来都以分红险业务为主打。据年报显示,2019年,弘康人寿前五大保险产品中4款为分红型两全保险,合计实现原保费收入114.35亿元,占公司原保费收入的90.17%。

弘康人寿去年保费净利双双下滑 受困偿付能力

《每日财报》注意到,2019年弘康人寿的保单红利支出增势迅猛,较2019年同期增长了两倍还多。

弘康人寿去年保费净利双双下滑 受困偿付能力

弘康人寿与分红险的缘分从其刚成立时就结下了。据公开资料显示,弘康人寿缔造了首年即实现盈利的神话,便是得益于其押宝分红险、投连险和银保渠道。

然而,因分红险增速太过迅猛,投诉量也与日俱增。监管在去年7月正式就分红险产品出台了收紧新规:“保险公司报送人身保险条款和保险费率审批或备案的,最近季度末责任准备金覆盖率不得低于100%;同时,不符合本通知要求的分红险产品说明书不得继续使用。”

受此影响,弘康人寿的去年保费规模从一季度开始下滑。2020年一季度,弘康人寿保险业务收入19.1亿元,与去年一季度的88.52亿元相比,减少了69.42亿元,同比下降78.42%,这种下滑趋势一直延续到2020年年底。

偿付充足率较低,增资方案四年四改

在投连险、分红险的激进扩张下,弘康人寿的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一直下滑严重,2016年仅为167%,2017年再度下滑至123.63%。

根据公开数据,2016-2019年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67%、123.63%、123.63%、130.55%。截至2020年末弘康人寿的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上升至157.41%。

弘康人寿去年保费净利双双下滑 受困偿付能力

尽管略有上升,但根据银保监会7月17日发布的险资权益投资新规,保险公司上季末综合偿付能力在150%以上但不足200%的,权益类资产投资余额不得高于本公司上季末总资产的25%。目前弘康人寿的偿付能力水平制约了其权益投资的比例。

弘康人寿早就注意到了公司偿付能力不足这一缺陷,2016年便提出了增资方案。2016年8月,弘康人寿公告,拟增发2亿股,引入新股东大族控股集团、卓尔发展(现更名为卓尔智联),将注册资本由10亿元提高至12亿元。双方分别买入1亿股,各持股8.33%。

然而,此增资计划并未成行。2017年1月,弘康人寿再次更改增资方案,股东南通燃料拟将1.2亿股中的4300万股转让给句容国盛建材贸易有限公司,此后不了了之。

当年6月,弘康人寿的增资方案再次更改,2亿股均由汉口北商贸认购,如获批其将成为第一大股东,持股16.67%,而汉口北商贸为卓尔智联的孙公司。

2018年4月,弘康人寿增资方案再次发生更改,拟新增3家股东,增发14340万股股份,注册资本由此前的10亿元变更为11.434亿元,其中,汉口北商贸、美年大健康、三宝科技股份拟分别认购5500万股、5440万股、3400万股。

2018年底,弘康人寿的增资方案第四次被修改。原计划增资5500万股的汉口北商贸退出增资,美年大健康和三宝科技则继续增资5440万股、3400万股。然而截至目前,弘康人寿的这笔增资依旧未有下文。

此前“湘辉系”卢德之卸任法人代表

弘康人寿成立与2012年,法人代表兼董事长为李安民,彼时公司有7家原始股东,分别是黑龙江中兵矿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紫石矿业、如皋市亚雅油脂化工有限公司、天津津鹏世纪实业有限公司、上海制皂(集团)如皋有限公司、南通燃料股份有限公司、南通城中园林工程有限公司。

此后,弘康人寿经历了一系列的增资和股权转让,2015年10月,弘康人寿法人代表兼董事长由李安民变更为卢德之。据《每日财报》了解,卢德之与卢建之并称为“卢氏兄弟”,其所持有的产业被称为“湘晖系”。

“湘晖系”在2013年以1.4亿的代价快速控制万福生科,在资本市场一战成名。2年多后,又以11.33亿元的价格将万福生科股份转让给联想控股旗下的佳沃集团,爆赚近10亿。

本以为卢德之能带领弘康人寿做一番大事业出来,没成想卢德之却悄悄卸任了弘康人寿的法定代表人。

据企查查显示,弘康人寿法人代表于2020年6月5日由卢德之变更为周航宇。与此同时,独立董事孙瑾以及董事桑立伟、张亚明、韦学礼纷纷退出,新增独立董事唐功远和董事方宇、郝苏荃、苏媛。

弘康人寿去年保费净利双双下滑 受困偿付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以上退出的高管部分来自弘康人寿的股东中,其中,桑立伟是紫石矿业财务部长,紫石矿业是弘康人寿第二大股东。而张亚明间接控股涤诺皂业,涤诺皂业是弘康人寿第五大股东。

弘康人寿去年保费净利双双下滑 受困偿付能力

巧合的是,卢德之卸任法人代表、第二、五大股东的董事均在同一日退出弘康人寿。密集的高管人事变动是否意味着弘康人寿增资有所进展呢?《每日财报》将持续关注。

说点什么...

已有 0条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010-63355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