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欢迎来到本站,最新资讯干货!
去个人中心 退出

治理非法采砂副镇长成“黑社会老大”? 江苏“嵇玉东涉黑案”多人上诉

摘要: 近日,江苏省宿迁市宿豫区人民法院对社会各界关注的“嵇玉东涉黑案”公开宣判,共31名被告人获刑,组织者、领导者嵇玉东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二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余30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

治理非法采砂副镇长成“黑社会老大”? 江苏“嵇玉东涉黑案”多人上诉

近日,江苏省宿迁市宿豫区人民法院对社会各界关注的“嵇玉东涉黑案”公开宣判,共31名被告人获刑,组织者、领导者嵇玉东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二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余30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十三年六个月及以下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经审理查明,嵇玉东纠集人员擅自强行对运砂船只收取费用,逐步形成黑社会性质组织。以暴力、威胁等手段实施聚众斗殴、寻衅滋事、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活动,致多人受伤,给400余名被害人造成经济损失,并且垄断采砂船的柴油销售,对非法采砂行业形成重要影响,造成当地非法采砂活动更加猖獗。


这是一起全国扫黑办挂牌督办的重大涉黑案件,引发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不过该案一审宣判后,多名被告表示不服,纷纷提起上诉。


案件一审宣判后,微博上名为“@宿迁嵇玉东冤案”的喊冤文章再度引发社会关注。该微博上标明,为嵇玉东案当事人父亲。


副镇长成了“黑社会老大”?


江苏省宿迁市沭阳县颜集镇砂矿是一家镇办企业,成立于1968年。工商登记信息显示,颜集砂矿登记时间为1990年,性质为集体所有制企业,颜集乡政府为大股东、实际控制人、最终受益人,法定代表人为嵇玉东。


2000年,颜集镇党委政府研究决定,任命嵇玉东任颜集砂矿厂长,作为实际经营者,对企业全面负责。同时,还任命魏文兵为总账会计,冯汉东任副厂长、现金会计。2002年,嵇玉飞等三人分别任副厂长。


2005年,应颜集镇党委、政府针对打击新沂河颜集水域非法采砂的要求,从各村和相关单位抽用了一批人员,成立了打击非法采砂的组织。


嵇玉东任颜集镇黄砂厂厂长的同时,还挂职颜集镇副镇长,并曾在颜集镇辖区的四个村中担任村支部书记,还曾多次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


新浪微博@宿迁嵇玉东冤案 介绍称,该企业的主要任务是承担镇政府组织的打击非法采砂行动,同时配合沭阳县砂矿、新沂市邵店镇砂矿向正常的河砂经营者收取管理费。


2013年1月17日,嵇玉东与颜集镇政府代表卢军签订了《颜集镇砂矿经营管理责任书》。该责任书明确规定了颜集砂矿的责、权、利各项条款,同时指令颜集砂矿要极积配合、集中人力物力、坚决服从指令、对非法采砂者进行严厉打击、砸毁机具、拆除设备、没收车辆、凿通船只沉于水底等。


期间,嵇玉东带领一些成员,协助镇政府等部门,对非法采砂进行执法。


2019年6月2日,宿迁市公安局湖滨分局以打击新沂河流域非法采砂为由,将嵇玉东以涉嫌敲诈勒索罪、强迫交易罪被监视居住。同年10月16日,宿迁市宿豫区人民检察院以嵇玉东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批准逮捕,并被确认为中央扫黑办挂牌督办案件。


2020年9月,宿迁市宿豫区人民法院对“嵇玉东涉黑案”公开宣判。至此,曾经的砂矿厂长、副镇长成为了“黑社会老大”。


是否存在刑讯逼供?


该案中,引起社会关注的是,嵇玉东亲手写了一份刑讯逼供的鉴定申请书,请求对伤残进行鉴定。


这份手写的材料中提到七项鉴定部位,还分别记录了鉴定的身体部位和受伤经过,嵇玉东描述的主要情况有以下方面:


2019年6月18日,专案组规定早晨6点起床,因起床速度偏慢,被特警带到卫生间狠狠的打了一顿,并说“再不老实,打死你”。特警还将一个玻璃杯扔向我摔碎说“想死你就死吧!”我伤心的捡起一片玻璃碎片,犹豫了一下,想到每天都被警察打的皮肉之苦,心中难以忍受,随手将玻璃扎入脖颈,用力割向我颈动脉,28针的口子,流了很多很多血,半小时后才打120急救,延误有三个小时左右,没有得到及时救治,导致颈部神经收缩,没有及时连接,脸部、头部半边成天麻木、疼痛,申请伤残鉴定。


2019年6月,原水警支队副支队长张某,因为我谈话速度慢,影响他工作进度,将我双手背拷,连续向上提拉有20多次,折磨我生不如死,两只手血肉模糊,疤痕累累,申请伤残鉴定。


2019年7月初,专案组谭某和靳某,白天将我带到市水警支队谈话,做口供,因我实事求是谈话,他们很生气,说我不老实,晚上带回医院房间,谭某让我“开飞机”,先将我双手背拷,向上猛拉,腰部垫上其他重物,不让手回位,折磨我死去活来,多次休克。2019年7月1日至2019年8月30日,没有被专案组谈话做口供的期间,都被“毒打”和“开飞机”度过的,至今双手抬不起来,申请伤残鉴定。


2019年7月至2019年8月30日,在市人民医院一楼传染病房,专案组罗某某民警晚上值班,将我双手背拷,安排特警彭某、夏某、孙某等人拽手铐向上拉,罗某某民警用钢丝炸我肩膀内侧双腋处,每晚都扎200针以上,导致双腋处疤痕很多,申请伤残鉴定。


对此,法院依据看守所入所健康检查表、谈话材料、讯问笔录,以及诊断证明、住院记录、病例记录等病案资料、同步讯问录音录像等证据,认定并非侦查机关非法取证,公安机关讯问人员并无刑讯逼供等行为。


不过,嵇玉东的辩护律师则认为,案件应当提供全程录音录像,而在第一人民医院的传染病房审讯长达 56 天,没有任何同步录音录像,无法排除刑讯逼供的合理怀疑。


镇政府眷养“黑社会”?


2020年9月21日,宿迁市宿豫区人民法院公开宣判被告人嵇玉东等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


经审理查明:2006年初,被告人嵇玉东纠集冯汉东、魏文兵、魏巍、徐永等人在新沂河沭阳县颜集段水域擅自强行对运砂船只收取费用,逐步形成以被告人嵇玉东为组织者、领导者,以冯汉东、魏巍、魏文兵、徐永为骨干成员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2006年至2015年间,该组织以暴力、威胁等手段有组织地多次实施聚众斗殴、寻衅滋事、敲诈勒索、强迫交易、非法采矿、非法侵入住宅、故意伤害、诈骗、行贿等违法犯罪活动,致多人受伤,给400余名被害人造成经济损失,攫取经济利益1800余万元,在新沂河颜集段水域内,垄断了采砂船的柴油销售,对非法采砂行业形成重要影响,造成当地非法采砂活动更加猖獗,多次干扰、破坏沭阳河道管理局等部门打击非法采砂工作,致使上述单位不能正常行使管理职能,矿产资源遭受严重破坏。


该组织还利用组织成员参与村委会管理活动,在征收税费过程中随意殴打村民,破坏基层群众自治组织工作秩序,侵蚀基层政权,在沭阳县颜集镇境内称霸一方,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


据判决显示,2006年初,嵇玉东与冯汉东等人,拦截过往运砂船只擅自强行收费,为收费提供暴力支持,形成违法犯罪团伙。同年5月31日,嵇玉东为打击不交费船主,带领冯汉东等多人,来到宿豫区佟庄渡口,实施聚众斗殴犯罪。为进一步扩大影响,聚集招募更多人员,在新沂河颜集段水域及沿岸大肆实施敲诈勒索、寻衅滋事、强迫交易等违法犯罪活动。


2008年至2015年4月,以收取“管理费”名义向采砂船主、运砂船主等收取费用647.31万元;以砸船为由,向蒋某、吴某等人索要钱财。在新沂河悦颜大桥以西向采砂船主销售销售高价劣质柴油5096.9万元。此外还有骗取国有资金、行贿等行为。


法院认为,黄砂开采权来自行政许可,嵇玉东及颜集黄砂厂既无河道采砂许可证,也无采矿许可证,不能基于河砂开采权取得对新沂河流域采砂行为的承包权、转包权、收费权。另外,新沂河沭阳段水行政管理权归属沭阳河道管理局,颜集镇政府无自主打击非法采砂的职责,更无权也未委托颜集黄砂厂行使相关职责,嵇玉东不具备自主打击非法采砂的职责。因此,嵇玉东实施的收费、自主打砸或利用参与联合执法行动,是为其组织利益实施的违法行为。


而嵇玉东的辩护律师对此则认为,颜集黄砂厂是镇政府所属一个几十年的老企业,与采矿权无关,与河道管理局也无关,也无需办理采砂许可证。收费等行为,是历年来延续已久的做法。没有对颜集镇政府的承包行为以及非法打砂办成立的性质进行认定,直接将实施者定性为黑社会性质组织违法行为而承担责任,认定事实不清楚、证据不足。


该律师称,按照这个逻辑,恰恰成了“镇政府眷养了黑社会性质组织”、“非法采砂者竟然变成了合法的被害人”,非常可笑。


多数犯罪行为疑与政府公务关联


该案判决中还提到,该组织在新沂河颜集段水域内,垄断了采砂船的柴油销售,向采砂船主销售销售高价劣质柴油5096.9万元。


对此,律师辩护意见称,合伙销售柴油是正常的商业行为,没有以暴力、威胁手段强买强卖商品,强迫他人提供服务或者接受他人服务等,因此不存在嵇玉东强行向采砂船主销售柴油的事实。


2008年1月,嵇玉东酒后乘坐嵇玉飞驾驶的车辆,行驶至颜集街时,遇到孙某停车卸货挡住道路,嵇玉东与孙某发生争执,嵇玉东用拳头击打孙某面部,致其鼻部受伤构成轻伤二级。


2010年11月,时任梁庄村书记的嵇玉东,带人向村民周某收取“一事一议”费用,欲将周某电动车推走迫使其交费,在阻止中发生拉扯,致使周某骨折。经鉴定,伤情构成轻伤二级。


律师认为,两起案件均经公安机关调解结案,签署了和解协议,嵇玉东积极履行协议并赔偿了被害人全部损失。而且,其中一起案件的司法鉴定报告的真实性令人质疑,时隔 8 年之后,在没有病历档案、无法客观活检的情况下出具的司法鉴定报告,无法排除二次伤害的可能性,不能作为认定伤残的有效证据。因此,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不清楚、证据不足,嵇玉东不构成故意伤害罪。


判决书中,黑社会性质组织违法犯罪的聚众斗殴事件,2006年5月,嵇玉东安排冯汉东等人去宿豫区侍岭镇与颜集镇交界处的新沂河附近,向采砂船主收费,船主宋某等人拒绝后,嵇玉东带领魏文兵、冯汉东等十余人,对采砂船和物体进行打砸,并导致宋某轻微伤。


律师辩护意见称,该事件是由邵店镇时任分管副镇长王亚苏统一安排,经颜集镇人大主席乔增兵同意,并派遣镇上汽艇,共同保护黄砂资源、打击非法采砂的政府行为。并且,是政府组织的统一行动,手持械具都是政府统一采购用于打击非法采砂。因此,不属于嵇玉东个人组织的打砸或报复行为,不存在嵇玉东组织人员持械具斗殴的事实。


嵇玉东为谋取非法利益向非法采砂船主收取“保护费”的事实,实际是按照政府的要求和通告收取合法费用。如该费用不合法,就不会有相应的票据。因此造成一个非常啼笑皆非的局面:“政府既收费,也提供票据作为财政收入依据,又将负责收费的主体作为违法犯罪人员。”


记者注意到,嵇玉东涉黑案中,多数涉及收费、计生、“执法”等因素相关联,因此律师认为是为了保证完成政府交办的任务,不是黑社会犯罪的需要。那么,政府部门收取的承包费,是合法还是非法的?


而就此案记者采访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宿迁市公安局、宿迁市人民检察院等相关部门,得到的回复均是此案是上级挂牌督办案件,不便对此接受采访和作出任何回复,建议向上级部门了解情况。

说点什么...

已有 0条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010-63355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