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欢迎来到本站,最新资讯干货!
去个人中心 退出

“研报风波”后续:爱康国宾配合深圳证监局调查 提供国信证券涉嫌违规材料

摘要: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作者:朱萍 11月19日,爱康国宾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了《爱康国宾配合深圳证监局提供国信证券分析师涉嫌违规的相关材料》。其中提到,应深圳证监局的约请,2020年11月17日上午,爱康国宾相关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朱萍

11月19日,爱康国宾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了《爱康国宾配合深圳证监局提供国信证券分析师涉嫌违规的相关材料》。其中提到,应深圳证监局的约请,2020年11月17日上午,爱康国宾相关人员专程前往深圳证监局现场反映相关问题,进一步提供国信证券分析师涉嫌违规的相关材料,配合深圳证监局的调查。

实际上,在上述公号文章里也提到,对于国信证券的前述回应,爱康国宾无法接受,该份研究报告的内容并非“文本的个别表述解读不一致”,而是存在明显的虚假及误导性陈述。

“研报风波”后续

事情起因源起于国信证券下属分析师谢长雁、朱寒青于2020年11月6日发布了证劵研究报告《大跌事出有因,探寻阿里战略》,并且转载于微信订阅号“GuoshenHealthcare”(该微信订阅号声称为国信证券经济研究所运营的唯一订阅号,版权归国信证券所有)。

鉴于上述研究报告存在诸多虚假内容及刻意编造误导性信息,爱康国宾于2020年11月8日向国信证券发送了《律师函》,要求国信证券对相关问题进行书面答复。

在上述公号中,爱康国宾表示,在收到《律师函》后,国信证券仅通过公开渠道含糊地表示“报告本身的逻辑并非讨论相关公司间存在合作等可能性。可能各方对文本的个别表述解读不一致,进而产生了一些误会”。对于国信证券的前述回应,爱康国宾无法接受,该份研究报告的内容并非“文本的个别表述解读不一致”,而是存在明显的虚假及误导性陈述。

在上述情况下,爱康国宾于2020年11月12日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证监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深圳监管局(“深圳证监局”)以及中国证券业协会进行实名举报,请求对国信证券分析师谢长雁、朱寒青涉嫌传播虚假信息、误导投资者事宜开展调查,并依法予以处理。

11月13日凌晨,对于爱康国宾在微信公众号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深圳监管局,中国证券业协会实名举报国信证券下属两名证券分析师一事,国信证券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回应:“国信证券一直以来依法合规开展发布证券研究报告业务,公司证券分析师在一份上市公司点评报告中提及到了爱康国宾,但报告本身的逻辑并非讨论相关公司间存在合作等的可能性。可能各方对文本的个别表述解读不一致,进而产生了一些误会。我们正积极与爱康国宾联系,以便就相关情况直接沟通,争取消除相关误会。针对爱康国宾向证券监管部门等的投诉,我们也会积极配合有关部门的工作。”

据了解,应深圳证监局的约请,2020年11月17日上午,爱康国宾相关人员专程前往深圳证监局现场反映相关问题,进一步提供国信证券分析师涉嫌违规的相关材料,配合深圳证监局的调查。

实际上,从爱康国宾的措辞中,爱康国宾对于此次国信证券的事情并不想轻举轻放。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也注意到,在上述公号中的文末,爱康国宾重点还提到了国家相关文件,表示,爱康国宾注意到,2020年10月9日,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的意见》。当前,中国证监会正在扎实推动提高上市公司质量工作。与之相应,今年以来,中国证监会修订了《证券期货违法违规行为举报工作暂行规定》,并就《证券期货违法行为行政处罚办法(草案)》向社会公众征求意见。2020年7月7日,中国证监会江苏监管局公布[2020]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对于某证券公司的两位证券分析师因其所撰写的研报相关内容无法确认信息来源,分析师未能尽到应有的谨慎、诚实和勤勉尽责义务,存在虚假陈述和信息误导行为,而对其做出行政处罚。

“爱康国宾的愤怒”

之所以爱康国宾对国信证券分析事件如此“愤怒”,重点是对方提到“爱康国宾与美年健康可能有合并和重组意向”。

爱康国宾强调,合并纯属子虚乌有,公司不存在与美年健康任何合并和重组意向。

爱康国宾一位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当前的经营环境下,监管部门对于行业垄断的危害性倍加关注,而垄断一定会损害消费者和客户的利益。

“爱康欢迎同行间的良性竞争,但是坚决反对各种恶意竞争,尤其是那些借助泡沫吹出来的虚高市值来扰乱市场环境的恶意竞争。”

之所以爱康国宾会比较愤怒,上述负责人表示,国信证券分析师在撰写报告过程中,从未向爱康国宾求证或进行咨询,且爱康国宾与美年健康之间不存在任何合并或重组意向,然后国信证券的分析师就编造虚假信息用以误导市场,该等误导性陈述与虚假信息会对爱康国宾的正常运营造成不良影响。

“鉴于美年健康的董秘就是国信证券的前首席分析师,是撰写研报的两位分析师的前领导。当其他券商的分析师没有一位提到所谓的合并设想,而只有国信证券的分析师编造了所谓的合并展望,这后面真正的动机不得不让人怀疑。”上述负责人表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过往经历发现,爱康国宾与美年健康除了竞争关系,二者之间还有一场持续了数年的侵权诉讼。

据了解,在2014年前,爱康国宾的一位王姓软件系统技术团队负责人受美年大健康招揽,离开爱康国宾跳槽至美年大健康及其相关企业,为美年大健康开发健康体检软件系统。

爱康国宾认为该王姓主要技术负责人在美年大健康及其相关公司期间,将从爱康国宾集团取得的软件及相关文档、源代码、目标程序、业务模型和数据库结构等资料稍加调整和整合后即成为美年大健康的健康体检软件并应用于日常运用,故爱康国宾认为,美年软件高度模仿爱康软件,侵犯了爱康国宾集团的计算机软件著作权。

而美年大健康则称其所使用的体检软件系统系美年健康现任副总裁张胜江先生及其团队自主研发。

2016年1月、5月,爱康国兵分别将美年健康告上了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上海知识产权法院。

在起诉中,爱康国宾表示,自2014年以来,爱康国宾陆续出现团体客户大面积异常流失的情况,在爱康国宾向新客户进行投标时,竞标成功率也远低于往年以及同期全国平均水平。在此期间,有部分客户透露,美年大健康的销售人员向其宣称已经完全掌握了爱康国宾的客户资料、销售价格以及销售策略等信息。爱康国宾因为美年大健康低价竞标等方式造成团体客户流失,损失巨大。经过爱康国宾的详细调查,发现美年大健康的管理人员牟元茂非法侵入爱康国宾的信息系统,盗取商业机密,导致了爱康国宾业务成绩的下降。

但针对上述诉讼,美年健康随后表示,公司一向坚持秉守商业伦理,历来反对也从未参与任何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也反对员工从事违背商业道德的行为,并指出爱康国宾所说的内容没有证据支撑,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牟元茂及美年大健康侵犯爱康国宾的商业秘密。

不过上述诸案最终在2018年由爱康国宾主动向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提和上海浦东法院提出了撤诉申请告终。

2020年1月,美年健康发布公告称,近日分别收到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上海浦东法院”)出具的《民事判决书》和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出具的《民事判决书》。根据《判决书》显示,美年健康等一系列涉案被告需共同赔偿原告爱康国宾一方律师费10万元。美年健康等还将共同负担约7%的案件受理费2万元。爱康国宾、广州爱康则负担剩余的27.18万元案件受理费。

有消息称,爱康国宾之所以撤诉,或是持有双方股份的“阿里系”调停有关。

(作者:朱萍 编辑:徐旭)

说点什么...

已有 0条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010-63355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