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欢迎来到本站,最新资讯干货!
去个人中心 退出

农夫山泉赴港IPO:曾陷“毁林取水”舆论漩涡

摘要: “我们不生产水,我们是大自然的搬运工。”农夫山泉官网宣传视频上如是说。“搬运工”是这句耳熟能详的广告词给其自身的定位,也是国人对这家企业印象的汇聚点。



“我们不生产水,我们是大自然的搬运工。”农夫山泉官网宣传视频上如是说。“搬运工”是这句耳熟能详的广告词给其自身的定位,也是国人对这家企业印象的汇聚点。


《资本一线》了解到,“搬运工”农夫山泉要赴港上市了。北京时间4月29日,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农夫山泉”)正式向港交所递交招股说明书,中金公司和摩根士丹利担任联席保荐人,募资规模预计为10亿美元。


据招股书披露,农夫山泉2017-2019年收益分别为174.91亿元、204.75亿元和240.21亿元(人民币,下同),期内录得净利分别为33.86亿元、36.12亿元和49.54亿元,净利润率分别为19.4%、17.6%及20.6%。


同期,中国软饮料行业增速为5.8%,全球软饮料行业为3.1% ;国内外软饮料行业平均盈利水平不足10%。


在毛利率方面,相较过去三年公司整体56.1%、53.3%和55.4%的毛利率,包装饮用水和茶饮料两大产品类别的毛利率高于平均水平。其中在2019年,包装饮用水和茶饮料的毛利率分别为60.2%和59.7%。


资料显示,农夫山泉2012年至2019年,在中国包装饮用水市场市占第一。以2019年零售额计,其在茶饮料、功能饮料及果汁饮料上的市占均位列中国市场前三。包装饮用水产品、茶饮料产品、功能饮料产品和果汁饮料产品四类产品中,后三者取得了市占第三的成绩,四类产品2019年市场份额分别为20.9%、7.9%、7.3%和3.8%。


以2019年为例,上述四类产品贡献的收益占比分别为59.7%、13.1%、15.7%和9.6%,合计98.1%。其他产品贡献的1.9%则来自于农夫山泉近年尝试开拓的市场,包括咖啡饮料、苏打水饮料、植物酸奶产品及农产品。


不过,农夫山泉曾深陷“毁林取水”舆论漩涡。今年1月11日,武夷山当地居民强雯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举报农夫山泉(农夫山泉福建武夷山分公司)未经审批,在福建武夷山国家公园内施工,现场有大型器械设备施工,破坏植被。


对此,1月12日武夷山国家公园官方微信发布通报称,经核查,相关取水点不在武夷山国家公园范围内,距离公园边界有50多米;取水点附近修筑的施工便道所造成的毁林情况已由武夷山市森林公安部门在2019年11月18日立案调查。


武夷山政府办人士对澎湃新闻的回复中称:“林业局已经前往实地调查,得出的结论是毁了一颗杉木,其他53棵为杂木,对此林业局也立案调查,该怎么处罚会按规定处罚,但需要强调的是,这些树木当时并不在国家公园的范围内。”


据澎湃新闻的报道,举报者系大安源生态旅游有限公司。该事件牵涉到背后各方利益,武夷山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武夷山林业局、武夷山水利局均参与了调查,得出的结论是“农夫山泉项目与大安源景区不存在纠纷”。


巧合的是,农夫山泉的“兄弟”企业在同一天于上交所挂牌上市了。万泰生物实控人即为农夫山泉创始人钟睒睒,两家公司的母公司均为养生堂。


4月29日,万泰生物(603392)正式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发行价为8.75元/股。截至4月30日收盘,万泰生物报收13.86元/股,较发行价上涨58.4%,市值约为60.10亿元。



End)



撰文|赵筠

编辑|陈小鱼

 (文章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说点什么...

已有 0条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010-63355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