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欢迎来到本站,最新资讯干货!
去个人中心 退出

互金中概股危机时刻:业内人士详解局中局

摘要: “与上一轮中概股被做空多数是制造型企业因财务造假所不同,近年来互金中概股更是呈现出财务数据、股东人数、股票价格、融资金额等花样百出的造假嫌疑,引发了中概股新一轮集体信任危机。”具有20年从业经验、辅导多

“与上一轮中概股被做空多数是制造型企业因财务造假所不同,近年来互金中概股更是呈现出财务数据、股东人数、股票价格、融资金额等花样百出的造假嫌疑,引发了中概股新一轮集体信任危机。”具有20年从业经验、辅导多家中国企业海外上市的财富指数资本集团总裁黄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此前,路透社根据提交给监管机构的文件、企业高管和投资银行家的信息,纳斯达克正在通过收紧限制和放缓审批速度来打击中国小型企业的首次公开发行(ipo)。尽管消息并未被证实,但这依然被业内认为是中概股在海外市场遭遇信任危机。

据Wind统计,现有的230家美股中概股公司中,有93家公司市值在1亿美元以下,占比超过40%。近一年多时间里,去年和今年上市的中概股中,股价下跌数量占比达到七成。有业内人士分析指出,这一切与2017年后中国互联网金融产业兴起、纷纷赴美上市后,频频遭到做空机构“空”袭、上市前后涉嫌造假的行为被陆续曝光有关。

圣盈信的典型教训

在黄山看来,圣盈信一案相对典型。

“圣盈信(纳斯达克代码:CIFS)是一个毫无价值的骗子公司”,这是著名做空机构——美国浑水公司于北京时间2017年12月20日晚,在其官网发出的对这家中概股公司的指控。浑水曾经对辉山乳业、嘉汉林业、中国高速频道、绿诺科技、新东方、安踏等10多只中概股发起“空”袭,但罕见对圣盈信这般严厉、激烈的指控。

官网信息显示,圣盈信金服集团(以下简称“圣盈信”)成立于2014年,始于传统金融服务业务,2017年8月上市后开始业务转型,为客户提供创新金融服务、以大数据和AI技术为基础的金融科技产品以及行业应用解决方案。该公司董事会主席林建欣,1983年出生于福建,持股比例为65.75%。

美国东部时间2017年8月8日,圣盈信在纳斯达克全球市场正式公开交易。

上市后,这只互金中概股的股价一骑绝尘,三个月就窜升至66.1美元。而浑水在2017年12月20日晚上发布的报告指出,“圣盈信2016年年报提到,其47.3%的净利润来自喀什分公司。但是,这个分公司在2016年只存在了两天。”根据启信宝查询结果,喀什圣盈信企业咨询有限公司成立时间为“2016年12月29日”。

浑水调查团队发现,北京艾利瑞商贸有限公司(简称“艾利瑞”)是圣盈信伪造的合作方——因为艾利瑞注册的办公地址并未装修启用,艾利瑞2015年的年报中记录的联系电话,是圣盈信关联方鼎治泰达财富(北京)金融服务外包有限公司的联系电话。“这是因为注册成立公司后,工商部门会去电核实,电话不能无人接听,公司状况也不能对答不出,企业方须留下真实的电话号码应付检查。这让这只互金中概股在注册信息上露出了马脚。”一位投行业知情人士解释,相同的电话号码意味着,圣盈信与所谓的合作方有着关联关系的嫌疑。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圣盈信招股说明书表示,在2016年4月之前,曾从事直接贷款业务,向客户北京艾利瑞、厦门径速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厦门径速”)分别借贷了1.5亿元、2000万元。根据启信宝查询,厦门径速在工商登记中的联系电话,与圣盈信共用同一个号码;甚至圣盈信的交易对象——厦门贝瑞晨贸易有限公司、厦门鹭烨贸易有限公司,在工商信息中也同样登记了这一电话号码。

当记者拨打这两个号码时,一个已为空号,另一个听闻是记者采访,当即挂断。

在浑水发布做空报告次日,圣盈信股价大跌16%。此后,圣盈信股价一路狂跌不止。

面对浑水突如其来的狙击和狂泻不止的股价,圣盈信董事局主席林建欣一面紧急组织资金反击空头打压,一面聘请谢尔曼思特灵律师事务所为法律顾问,针对浑水报告中提出的指控进行独立调查。

事实上,中概股中曾有一家公司不仅躲过了浑水的狙击,还逃脱了香橼研究的做空,那就是新东方。被做空第二天,新东方董事长俞敏洪邀请了马云、柳传志、郭广昌等一批企业家朋友吃午饭。一顿饭下来,大佬们慷慨解囊3亿美元给予支援,最终击败了空方。

一位曾与圣盈信有业务关联、不愿具名的投行人士称,被浑水做空后,曾有中介机构向林建欣建言,多空双方会有一个博弈过程,应该沉住气观望一段时间,等到独立调查报告出来再反击。但林建欣为了尽快稳住暴跌的股价,并未采纳这一建议,自行筹集了3亿元人民币,试图与空方一较高下。

2018年4月30日,圣盈信发布公告称,由该公司独立董事SheveLiTay、杨步亭及黄洪组成的独立董事特别委员会,完成了对浑水公司做空报告提出指控的独立调查。

尽管这份独立调查表示,“圣盈信账面总收入与其上报SEC的收入基本一致”,但最终这份报告没能换来资本市场的采信,圣盈信也没能续写新东方神话,林建欣筹集的3亿人民币在股价狂跌之中尽数被空方吞噬。

圣盈信2017年7月发行价10美元,当年11月份就飙升至66.1美元,在被做空后股价一路向下,截至2019年10月16日,已跌至1.5美元。

财富指数资本集团总裁黄山说,从中概股被做空的案例来看,战胜空方者,首先是建立在真实的业务、业绩基础上的,如果一家上市公司充斥着造假行为,再多的资金投入也只会成为空方的猎物。

目前,圣盈信总部早已人去楼空;当地工商局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将其列入“经营异常”。当记者多次拨打圣盈信多个电话时,不是盲音,就是已停机。此前频频接受媒体采访的“80后财富新贵”、圣盈信董事局主席,也从此消失——在圣盈信作为被告的多起诉讼中,法院在判决书中均表示,“被告林建欣下落不明”。

冰山一角

遭遇做空的,不仅仅是圣盈信。

另一家中概股互金公司稳盛金融(WINS),2015年10月在纳斯达克上市,首日开盘股价为8.15美元,2017年2月飙升至465美元,跳涨4500%,被称为“中概股第一股”。由于股价与公司业绩严重脱离,纳斯达克一度计划让这只中概股摘牌退市,理由是稳盛金融违反了几条上市法规,公司却无法解释背后的原因。

随后,在被一家名为FuzzyPandaShorts的机构唱空后,稳盛金融的股价被打回原形,至今仅有11美元。

此外,宜人贷(YRD)、和信贷(HX)、点牛金融(DNJR)等互金中概股,股价也显现出大起大落的走势。Dealogic数据显示,在过去18个月里,募资额不超过2亿美元的中概股,平均交易价格下跌38%,同等规模美国公司股价仅仅下跌13.9%。

“这类互金中概股往往有一个共同特点——大多数股权都由大股东操控,真正的散户很少。上市后股价往往很容易被操纵,短时间内会呈现出迅速飙升的现象;可一旦遭遇做空,股价常常又会一溃千里。”一位投行业知情人士指出。

“这只是互金中概股涉嫌造假的冰山一角。”在业内人士看来,与上一轮中概股被做空多数是因制造企业财务造假不同,近年来互金中概股大量赴美上过程中,“呈现出财务数据、股东人教、股票价格、融资额等花样百出的造假嫌疑。”

2012年前后,中概股曾遭遇做空机构第一轮“空”袭。在黄山看来,当下这一轮互金中概股造假,却更加“高明”、更加大胆——企业的完税证明、银行对账单及交易过程,看似是真实的,只不过都是由互金中概股注册若干表面上毫不相关的公司,互相之间完成虚假交易,却按交易额交纳各种税金。要完成这些交易记录须很高的财务成本,一般生产型企业无力支付,互金公司却往往“财大气粗”,能够负担的起这一成本。而且,会计事务所对于这种手段很难审计出问题。

纳斯达克看重上市公司的流通性与公众性,在股东人数上有着400人的数量要求。对于一个真正的IPO企业来说,这也许并不困难;可对于企图造假的IPO企业,这却是一个一时难以达到的标准。

黄山指出,为了凑足400人的股东数量,有的中概股就委托承销商免费对外赠送股票,有的则去香港找家基金公司或证券公司开户,存上一笔资金,委托购买自己公司的股票,并让香港基金公司或证券公司开具一纸证明,证明这是几百个股东共同持有,以达到股东人数标准、满足上市要求。“部分互金中概股,就连融资也存在涉嫌造假的现象”。黄山指出,“此前中概股曾遭遇过信任危机,美国大多数投资机构与股民,对中国中小企业既不了解也不买账。可是,部分中概股名义上做互联网金融服务,暗中在境内开展的却是P2P业务,手头并不缺钱,没有境外融资的强烈欲望。他们通过地下钱庄将境内资金转移到境外,让自行拼凑出的股东进行代持。”

对于互金中概股千方百计赴美上市的真正原因,黄山认为,这类中国公司在境内往往是做P2P业务,海外上市可帮助其在国内取信于更多投资者,吸取更大的社会资本;面对大额债务,它们可以用自行炒作的高价股票进行抵偿;有的P2P业务暴雷,地方政府对于上市公司也会给予更多的政策倾斜。黄山指出,“这些小型证券公司融资能力普遍不强,所谓融资主要是互金公司自有资金,但这些中介挂个名,帮着寻找少许散户,却能享有所有融资的佣金。”

说点什么...

已有 0条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010-63355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