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欢迎来到本站,最新资讯干货!
去个人中心 退出

王稳:结构性出口信贷和普惠金融的发展面临两个重大挑战

摘要: 中国网财经10月18日讯今日,2019中国银行保险业国际高峰论坛召开。会上,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首席经济学家王稳表示,结构性出口信贷和普惠金融的发展面临着两个重大挑战,一个挑战是全球风险形势的变化,像美国这样

中国网财经10月18日讯 今日,2019中国银行保险业国际高峰论坛召开。会上,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首席经济学家王稳表示,结构性出口信贷和普惠金融的发展面临着两个重大挑战,一个挑战是全球风险形势的变化,像美国这样的国达国家,政治风险显著上升,达到了常规的8倍之上。第二个挑战,是大数据、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对官方出口信贷机构运作及其对这类机构监管带来的深刻影响。

以下为部分文字实录:

尊敬的各位专家,各位新老朋友,大家下午好,非常荣幸有机会接受邀请来这儿向大家汇报一下关于金融科技,我引入一个新的概念,结构性出口信贷和普惠金融的一点思考。

我们今天讨论的话题有特别重要的意义,今年的诺奖授予研究普惠金融相关的减贫问题的三位学者,二是当前联合国推动可持续发展议程遇到了空前的挑战,三是17号我们论坛开幕的时候是“贫困日”,中国的减贫工作取得了成就。我想讲一点我们的实践,根据联合国的定义,普惠金融一般是指向国内弱势群体,比如小微企业,低收入群体,提供有效的适当的金融服务,大家可能常常忽视的一个地方,从普惠金融的国际实践来看,很大一部分是指发达国家,包括我们这样的大国,向联合国定义的中低收入国家提供发展与援助和结构性出口信贷的支持。结构性出口信贷这个工具起源于1919年,官方支持的出口信贷机构,英国出口信用保险局的成立,1934年随着伯尔尼协会的成立,保险市场不断发展,全球最大的政治风险保险的提供者有85个成员,包括中国信保,中国口行参与的伯尔尼协会,我所服务的机构,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目前是全球最大的官方出口信用保险机构。

大家可能不太了解这个机构,它是做什么的?从结构性出口信贷简单的一个含义说起,一般来说,结构性金融是非常广泛的术语,包括了许多可能的金融工具的组合,在国际金融市场上,结构性出口信贷已经成为贸易、资本市场和海外项目融资非常重要和通行的工具,也是WTO规则下允许的工具。当多个实体参与到出口贸易和海外项目融资过程中,就成为结构性出口信贷。一般是两个方面的业务,一是基于贸易风险结构的贸易保险,从保险业来讲叫纯粹的保险,与之相关的是贸易保险保单的融资业务,可以提供直接的贷款,担保和保险贷款融资服务,一般来说,这类的产品典型贸易融资的工具期限少于两年,由政府支持的信贷机构通过搭建贸易融资的结构来支持小微企业的货物和服务出口。中长期项目的信贷保险,长期以来,信贷融资一直是海外项目融资重要的资金来源,主要是通过直接为海外企业提供资金,为企业的商业风险,政治风险提供担保,或者为商业银行提供风险担保。海外项目融资一般分为出口买方信贷,期限最长可以到25年,比如像核电站。第三个特点,政府间的经贸合作,比如中国远见坦赞铁路等项目。

出口信贷跟普惠金融是什么关系?过去的20年来,相关的结构性金融工具和技术已经显著改变了银行的国际业务,从国际金融市场来看,这个领域的增长在2007年已经超过了传统银行存款的总和,这跟我们国家的情况不太一样,随意尽管有这样大的比例,很多人对这个领域知道的不是很多,而且也常常会低估与普惠金融和宏观经济稳定之间的关系。

一般来说,出口信贷在国内对小微企业提供普惠金融,一个是海外经营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的风险转移,截止到今年9月份,中国累计实现称保金额达到4.5万亿美元,为16家中国企业,其中小微企业12万家,提供了出口信用保险服务,累计向企业支付赔款136亿美元,最新数据是我们支持我们国家的小微出口企业7.8万家,比去年同期增长了8.1%。第二是我们为小微企业提供信用增信,常常会把小微企业的商业信用和微不足道的信用,通过我们的信用保险保单上升为国家信用。

再给大家报告一组数据,2013年以来支持我们国家企业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出口和投资达到8000亿美元,业务覆盖所有的沿线国家,支持的项目达到2300多个。第三个对小微企业的支持,可以用我们刚才说的两种工具,一个是短期工具,一个是长期工具,进行便利的融资,截止到2019年8月底,我们已经通过贸易保单融资,中长期项目融资,担保融资,达到了4万亿人民币,这是从国内来讲。从国际的普惠金融实践来看,中国对低收入国家,特别是中低收入国家,通过出口信贷工具,就业增长,为实现联合国的可持续发展,减贫目标,都贡献了我们中国的智慧和力量。比如由中国信保和口行组合的中国电建承建的老挝电站项目,扭转了老挝缺电的情况,对就业和移民问题也解决得非常好,联合国扶贫机构把中国承建的这个项目作为普惠金融或者减贫项目的典范。

困难和趋势是什么?我想谈三点。结构性出口信贷和普惠金融的发展,从我们的视角来看面临着两个特别重大的挑战,一个挑战是全球风险形势的变化,发达国家政治风险重要性的日益增加,过去我们在这个领域面临的主要挑战是不发达国家政治部稳定,风险非常显著,最近一段时间,发达国家,像美国这样的国家,政治风险也显著上升,达到了常规的8倍之上。第二个挑战,回到今天的主题,大数据、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对官方出口信贷机构运作及其对这类机构监管带来的深刻影响。第二是理解结构性金融工具风险属性,对于风险的看法,除了对风险建模之外,还要评估合同结构的相关风险,结构性金融评级虽然存在内在的局限性,依赖于第三方评级,信用风险评级技术是国家金融体系的芯片技术,我们在相关政府部门的支持下自主研发了国家风险评级模型,住群信用风险模型,海外买方评级模型,根据最新的评级结果,全球风险总体上较去年显著上升的。风险改善的国家只有3个,风险水平上升的国家有8个,今年12个国家发生了主权信用违约事件,还有12个国家出现了债务不可持续的信号。第三是目前我们这个市场上明显的趋势,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信贷工具往往都是官方支持的,最近一段时间,由于资金约束和主权信用压力,关于债务陷阱等等问题,给政府资源,给我们国家的出口信贷资源带来了很大的负担,其他国家政府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现在各个国家的政府越来越多的期望私营部门共同为新的全球项目建设提供资金。再给大家报告一个数据,据世界银行的报告,到2024年,全球基础设施建设的缺口会达到100万亿美元,这些年来,我们成立了18年才支持了4.5万亿,这个缺口从全球各国政府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

我就是给大家分享一点我们的经验,当然在座的有很多专家教授,希望大家多多关注我们这个领域对于普惠金融的贡献。谢谢大家!

说点什么...

已有 0条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010-63355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