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欢迎来到本站,最新资讯干货!
去个人中心 退出

文华财经再闯创业板:曾引发期货公司“众怒” 多项数据出现下滑

摘要: 近日,深交所官网发显示,已受理上海文华财经资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文华财经”)的IPO申请。据悉,这是其第二次冲刺创业板IPO。 而文华财经此次要募集的新股数量不超过1334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比例不低于25%,预计融资6.5243亿元,保荐机构是华泰联合证券。 其实早在2015年11月24日,文华财经就曾递交过创业板IPO申请,2017年4月,文华财经提交第二版招股说明书申报稿,但是2018年4月被终止审核。此次申请IPO,与上一次相比,文华财经自身的经营状况以及所面对的外部环境已发生了巨大变化。 文华财经日前披露的2021年招股书显示,2018年、2019年、2020年营业收入分别为13406.49万元、20992.73万元、19207.84万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4580.06万元、7843.68万元和7577.47万元,出现小幅下滑趋势。

/张垣

 

文华财经再闯创业板:曾引发期货公司“众怒” 多项数据出现下滑

 

近日,深交所官网发显示,已受理上海文华财经资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文华财经”)的IPO申请。据悉,这是其第二次冲刺创业板IPO。

而文华财经此次要募集的新股数量不超过1334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比例不低于25%,预计融资6.5243亿元,保荐机构是华泰联合证券。

其实早在2015年11月24日,文华财经就曾递交过创业板IPO申请,2017年4月,文华财经提交第二版招股说明书申报稿,但是2018年4月被终止审核。此次申请IPO,与上一次相比,文华财经自身的经营状况以及所面对的外部环境已发生了巨大变化。

文华财经日前披露的2021年招股书显示,2018年、2019年、2020年营业收入分别为13406.49万元、20992.73万元、19207.84万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4580.06万元、7843.68万元和7577.47万元,出现小幅下滑趋势。

“在行业竞争愈加激烈和衍生品不断创新发展的趋势下,公司能否积极拓展新业务是能否保障经营业绩的重要标志。”文华财经在招股书上明确提出,未来要形成有效的新收入增长点。

此次IPO拟募集的资金,拟投项目主要是系统开发项目和科研建设项目,但能否形成持续盈利能力尚是未知数。

有媒体报道称,“云端量化概念”是本次IPO的一大亮点。文华财经拟将募集资金的30%,即1.95亿元投向“云端量化投资软件系统开发项目”。

但媒体在梳理此前的招股书时发现,2015年首次申报上市时,重点拟投放的“文华系列产品升级项目”早已提到相关概念,包括“建设量化策略和投资市场对接平台”“在云端部署量化交易平台”等。

 

实控人占股近八成

 

文华财经的起始最早可追溯到1996年。当年,在大智慧、指南针等众多炒股信息软件已占据市场大部分份额的情况下,文华财经的创始人尚守哲将把目光转向期货软件信息服务这一空白市场。

不到3年的时间,1999年文华财经在大连推出INTERNET期货行情信息系统,开始为期货投资机构和个人提供服务,成为了中国第一个通过互联网提供专业期货行情信息的公司。

2000年之后,文华财经与大商所、上海商品交易所、郑商所相继签署信息转发授权协议,并且与中粮、北亚等期货公司先后签约。随着文华财经软件的使用率不断上升,公司逐渐坐上行业“一哥”的地位。文华财经首次IPO时曾披露,其市场占有率高达97.32%。

自成立以来,文华财经在融资过程中亦获得谱润投资、兴富资本等5名私募基金投资方青睐,处于公司前十大股东之中。招股书显示,创始人尚守哲直接持有公司64.35%股份,并通过大连经一、上海经一间接控制公司13.95%股份,合计控股78.3%,为文华财经第一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除尚守哲外,持股9%的大连经一、持股4.97%的苏州中新位列第二、三。

文华财经作为经营多年的期货软件服务商,早在2015年11月就申请过在创业板上市,当时要发行的股票数量与现在这次相同,都是不超过1334万股。

2017年后,文华财经更新了招股书,证监会也给出了反馈意见。

当时证监会对文华财经历次增资及股权转让时股东的资金来源、股东背景等问题提出了疑问,最终证监会在2018年4月份终止了文华财经的拟IPO审查。

当时市场传言,文华财经IPO被“枪毙”的原因是公司存在违反国家外汇管理的规定和向香港关联公司输送利益。

 

“新盈利模式”被嘲吃相难看

 

有媒体报道,因为第一次上市对文华财经影响很大,可以说是伤筋动骨了。在推广初期,文华财经曾公开承诺手机端的随身行APP终身免费。但在终止IPO后不到半年,文华财经宣布启用收费制,个人投资者开始成为文华财经的核心客群。

文华财经在2021年招股书中表示,2018年至2020年,公司主营业务中基础交易软件服务是主要面向期货公司的机构业务(B2B业务),随身行软件服务和衍生增值软件服务是主要面向个人期货投资者的零售业务(B2C业务)。

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2019年、2020年文华财经产品服务由基础交易软件服务、随身行软件服务、衍生增值软件服务和其他产品及服务四部分组成,客户则由期货公司、其他企业、个人组成。

以2020年为例,2020年个人期货投资者在文华财经随身行软件服务、衍生增值软件服务和其他产品及服务中的收入比重分别为99.41%、75.95%、37.05%。

综合来看,在文华财经的总营收中,2018年期货公司、其他企业、个人组成占文华财经的收入比重分别为38.3%、8.55%、60.32%;2019年期货公司、其他企业、个人组成占文华财经的收入比重分别为31.56%、21.44%、63.08%;2020年期货公司、其他企业、个人组成占文华财经的收入比重分别为42.48%、4.42%、53.1%,个人期货投资者已经成为文华财经最重要的客户群体。

招股书显示,随身行APP仅2018年第四季度就贡献收入1479.31万元;2019年的收入达7871.96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近四成。

为了赚更多的钱,文华财经在2020年开始,将收费模式变为期间卡收费模式。从之前的客户每一手交易收0.2元费用,改成了直接包月收费,但这也导致了一部分小资金投资者弃用。此外,文华财经对外盘期货品种交易信息也开始收费,又引发了一波投资者的不满。

文华财经也被期货公司和投资者诟病其“吃相越来越难看”。

不过,在文华财经方面看来,收费之变实质上是开创新盈利模式。其在招股书上说:“公司在行业内率先实现了移动端软件直接向终端用户收取软件服务费的突破,在行业内开创了新的盈利模式。”

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尚守哲接受《经济日报》记者采访时提及:“文华随身行产品的收费也有坐实公司基础业务、增加公司利润的考虑,会对文华形成新的利润增长点。”

 

霸王行径遭遇行业抵制

 

不过,虽然占据着市场龙头地位,但文华财经在最近几年里,在市场占有率、客户数量等方面却出现里下滑,尤其是2020年销售收入和销售量出现了双双下滑。

这与2020年初期货公司集体“封杀”文华财经事件是分不开的,据悉,“封杀”事件过后,期货公司纷纷布局自设期货交易软件或寻找其他替代的第三方服务软件商。

2019年11月20日,国内四大期货交易所下发的《关于落实穿透式监管相关要求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其中要求客户通过交易终端软件下达的交易指令,期货公司应确保客户下达的交易指令直达其信息系统。

2020年初,包括永安期货、南华期货、国泰君安期货等在内的头部期货公司纷纷通过官网、微信等多种方式发布声明,将自1月17日开始,暂停或关闭接入文华财经交易软件,包括旗下文华随身行、文华赢顺等。

遭遇期货公司集体抵制的原因,是其操作系统不符合“穿透式监管要求”。

所谓“穿透式”的监管要求,是指客户通过交易终端软件下达交易指令的,期货公司应确保客户下达的交易指令直达其信息系统。而与其他交易软件有所不同,文华财经的交易终端不是直接将指令报送给期货公司,而是先通过文华财经的服务器中继,再由文华财经将指令发送给各期货公司。

值得玩味的是,监管部门之所以发出此项《通知》,同样与文华财经有着密切关系。

2018年10月15日,第一创业期货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一创期货”)在公司官网上发布“关于免费手机软件下载及文华停用的公告”。该公告表示,文华财经公告10月10日开始直接向用户收取“文华随身行”交易软件使用年费,为了维护广大投资者利益,一创期货决定自11月1日起终止与文华财经的合作。并另行推出博易大师、易盛手机及电脑交易软件免费供客户使用。

2018年10月26日,一创期货在一封名为《关于文华财经公司严重侵害期货公司合法权益的举报函》中披露,2018年10月19日,一创期货陆续接到公司客户电话,称在登录公司赢顺期货交易软件时,收到文华财经的弹出窗口通知,通知中引导一创期货客户至其他期货公司开户。由此,一创期货实名向中国期货业协会、北京证监局举报文华财经严重侵害期货公司合法权益。

彼时,一创期货曾向媒体表示,经多方渠道核实,文华财经之所以有如此动作,是由于一创期货决定在合同到期后与其终止合作,文华财经有恶意报复之嫌。

有媒体报道称,当时文华财经负责人尚守哲表示,文华财经给客户发送通知主要是提醒客户文华财经和一创期货的合同即将于10月31日到期,为避免客户交易中断,需尽到提醒义务,尤其是对10月10日以后已经向文华财经缴费的客户。

正是文华财经与期货公司之间的“对垒”让监管看到了第三方期货交易软件存在的数据风险。

文华财经不仅拥有巨大的客户流量,同时也掌控着庞大的客户基本信息和交易经济数据。这带来的隐患风险不容小觑,一方面,作为第三方商业公司,存在期货信息安全隐患较大;另一方面,期货公司无法对软件商所代理发出的指令信息进行事实审核,会存在一定的法律纠纷及管理风险。

交易数据是期货公司的核心命脉,然而长期以来文华财经却从中横插一杠,严重威胁了期货公司的权益。如果文华财经以这些数据为基础,开发出自己的交易系统,把自己掌握的这些客户作为对手盘进行交易,那么其他期货公司只有一败涂地。

再者,文华财经掌握了这么多的客户数据,如果把数据卖给其他期货公司,这又会有泄露个人信息的风险。

2019年12月,在《通知》下发后不久,文华财经就系统改造问题向多家期货公司提出了三种解决方案:方案一,期货公司自建文华云交易中台系统,期货公司需要投资约200万元;方案二,文华财经建设运维托管云方案,期货公司每年需缴纳18万至36万元使用费;方案三,是在方案一的基础上修改,期货公司自备机房、服务器和带宽资源,期货公司需要一次性投资130万元,每年还需要支付软件维护及线路费用约85万元。

很显然,监管针对交易软件平台C端业务存在的数据风险而下发的整改措施,文华财经却转嫁给它的机构客户期货公司来买单,文华财经此举让一边对自主开发交易软件APP有些想法,一边暂时又难以摆脱对文华财经流量“依赖”的期货公司下定决心。广州期货、美尔雅期货、西部期货等相继宣布,或将停用文华财经。

针对相关期货公司的反制措施,文华财经再次出手。2020年1月6日,文华财经发布公告称,最近市场上流传“文华财经交易软件存在不符合监管要求的情况及可能停用”的谣言。实际情况是文华财经新出了解决方案三,并且已经发到各个期货公司,但是因为穿透式监管的技术升级需要经济投入,有的小期货公司不想投入,拒绝升级而已。仅仅个别不想升级的小期货公司客户,会受到影响。

文华财经的“小期货公司”论调,彻底引发众怒。一些行业头部期货公司也纷纷调侃自己是“小期货公司”。2020年1月10日,20多家行业龙头期货公司相继宣布停用文华财经。2020年1月13日,文华财经开始放低姿态,宣布向各期货公司免费提供中台系统的全套软件产品和相关技术支持。

同时,文华财经在向多家期货公司发出的致歉信中表示,文华行情交易系统2021年不再涨价,以后年度的价格变动会参考物价水平和同行的价格变化;文华财经的手机版软件不再依据交易手数收费,也不再和交易账号挂钩,收费方式改为绑定手机标识号,按照月度、季度、年度来收费。

这着实是一场“起于收费,归于免费”的闹剧。

但在此过程中,文华财经的系统架构和商业模式显露,对其造成的影响还未得到缓解。

招股书显示,2020年各项服务所对应产品的平均价格均有所下降。其中,基础交易软件的平均价格从57.92万元下调至57.66万元,降幅达2600元。随身行APP取消了0.2元/手的收费模式,720元/年的售价也下调至30元/月。衍生增值软件服务涉及的睿期软件和量化软件,平均价格分别下降了180.44元和732.29元。

但客户的流失却无法挽回,随身行APP在大幅降价的同时,销售个数也从2019年的19.16万个下降到16.85万个,大幅减少了23099个,最终此项业务收入也减少了2564.56万元。

而2020年的中国期货市场则迎来大发展。全市场资金总量较2015年末翻了一番;有效客户数181.8万个,较2015年末增长69%。

更进一步的是,市场占有率也出现下降。截至2020年末,文华财经已与135家期货公司合作,占国内期货公司总数的90.60%。尽管仍是行业里绝对的龙头,但相比首次IPO时披露的97.32%的市场占有率,已有下滑。

说点什么...

已有 0条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010-63355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