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欢迎来到本站,最新资讯干货!
去个人中心 退出

行贿发审委委员,新股IPO背后隐藏着多少肮脏的交易?

摘要: 来源:曹中铭从江县法院关于韩建旻犯受贿罪的一审判决,牵出了创业板挂牌公司华虹计通的一段尘封的往事。以往,关于一家企业上市背后的肮脏交易市场上只有传闻,但韩建旻、华虹计通却将相关传闻予以证实。试问:新股

来源:曹中铭

从江县法院关于韩建旻犯受贿罪的一审判决,牵出了创业板挂牌公司华虹计通的一段尘封的往事。以往,关于一家企业上市背后的肮脏交易市场上只有传闻,但韩建旻、华虹计通却将相关传闻予以证实。试问:新股IPO的背后,到底隐藏着多少肮脏的交易?

行贿发审委委员,新股IPO背后隐藏着多少肮脏的交易?

一审判决书显示,2009年8月7日至2011年8月24日期间,韩建旻接受中国证监会聘任,担任证监会第一、二、三届创业板发行审核委员会专职委员,在审核拟上市公司的发行申请材料中,利用其负责审核企业上市的职务便利,多次收受申请企业的贿赂并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折合人民币共计3437871.78元,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

2012年初,华虹计通为了顺利通过发审委的审核,董事长与总经理亲自操刀,通过其保荐机构的人员再通过中间人向韩建旻行贿2万美元。当年1月10日,华虹计通成功过会。5月23日,证监会批复同意华虹计通公开发行并在创业板上市。虽然韩建旻犯受贿罪一案早于去年8月26日就作出了一审判决,但上市公司至今也没有发布相关公告。

华虹计通上市后,其业绩出现“高开低走”的情形。2015年与2016年则持续亏损,2017年实现盈利,2018年再次亏损,2019年又大概率将实现盈利。华虹计通业绩的飘忽不定,也被市场解读为是在人为地调节利润。作为创业板公司,只要不连续三年亏损,那么将能规避退市的风险。

此前,市场上就有一家企业上市,往往会额外花费数千万元的传闻。华虹计通的IPO,虽然没有行贿数千万元,但背后的肮脏交易却也让市场大开眼界。综合来看,韩建旻一案,至少曝光了新股IPO中的各种丑行。

华虹计通的上市,企业高管、中介机构、证监会发审委委员都置身其中,都扮演了非常不光彩的角色。实际上,在华虹计通上市后,除了业绩飘忽不定外,其上市7年来,居然没有启动任何形式的再融资,这同样显得很不寻常。

个人以为,华虹计通当年能够上市,行贿或在其中发挥了一定的作用。另一方面,该企业当年是否存在财务造假、包装粉饰等问题,是否符合上市的条件等问题,其实也值得证监会进行彻查。至少,对于这样一个存在诸多疑问的企业,对于一个为上市而行贿的企业,证监会也非常有必要给市场一个交代。

华虹计通上市所暴露出来的问题,实际上也曝光了新股上市的某些“内幕”。企业及高管为了上市不择手段,中介机构穿针引线,证监会审核人员拿人手短,或从中帮忙。如此,利益交换下,企业完成了上市,中介机构保荐成功,发审委委员也从中得利,却把某些不符合条件的企业推向了市场,进而坑害投资者。

一家企业上市成功的背后,涉及巨大的利益。中介机构能获得保荐收入,上市企业除了拥有便利的融资平台外,所有发起人股东所持股份,也可获得巨大的溢价。通过套现,将获益丰厚。客观上,这也是众多企业通过各种手段也要上市的根本原因。

而在A股市场上,造假上市案件多发,包装粉饰、欺诈发行已见怪不怪。虽然像云南绿大地、万福生科、欣泰电气等造假上市的企业,证监会通过调查认定责任在于企业本身,但其他上市的企业中,是否有行贿发审委委员的,是否存在造假上市情形的,显然还需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实际上,从韩建旻受贿案看,其受贿金额高达340余万元,个中又有多少企业从中获利?又有多少企业上市后损害了投资者的利益?此外,是否还有发审委委员因为受贿而没有被曝光呢?这一切,显然都值得一问。

个人以为,现行的退市机制门槛仍然太高。对于那些IPO过程中存在肮脏交易的企业,无论其是否符合上市条件,都有必要将其扫地出门。对于像华虹计通的保荐机构,也有必要对其进行追罚。对于违规的发审委委员,也应让其付出严重的代价。至少,严惩的高压态势下,无论是发行人,还是中介机构、发审委委员,其行为都会收敛许多。


说点什么...

已有 0条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010-63355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