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欢迎来到本站,最新资讯干货!
去个人中心 退出

房多多赴美IPO能否扭转“战局”?

摘要: 资本观察网根据凤凰网财经10日发布的消息,北京时间10月9日早上,深圳市房多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招股书,拟进行首次公开募股,计划交易代码为“DUO”。以下为原文:

北京时间10月9日早上,深圳市房多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房多多”)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招股书,拟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计划交易代码为“DUO”。 根据招股书,房多多拟公开募集1.5亿美金,用于增强研发、销售、营销和品牌推广以及潜在投资和收购等其他一般企业用途。房多多并未公布发行数量和发行价格等信息。而外界则称若是房多多此次能成功上市,则是中国产业互联网SaaS(通过软件提供服务)第一股。

2019年3月,房多多将业务模式调整为做经纪平台的生意,向中小型中介派单,还向他们提供新房通、平台通、经纪通、网商卡、闪佣宝等数据分析产品。并承诺,做独立平台,不自雇一个经纪人,不开一个线下店。

5年来,坊间一直传闻房多多要IPO,终于落下“实锤”。但市场有分析认为,目前房多多虽然在营收、利润、对中介商的渗透率表现不错,但未来势必将会有更多的对手进入这一市场,这对房多多未来发展或为不利。且从财务、房源、以及技术角度来看,房多多依然难以对抗链家和安居客,迄今并没有构建出独特的护城河……

1、陷入“模式之困”的背后真相

公开资料显示,房多多成立于2011年,当时中国楼市正处于黄金时代,公司成立之初便开始飞速壮大。2012年,房多多已进入10个城市,累计实现平台交易额40亿元;2013年,进驻城市已拓展到40多个,实现平台销售额400亿元。

2014年,房多多迎来成立以来的“高光时刻”,交易额高达2000亿元,还获得了5250万美元B轮融资,公司将业务延伸至二手房交易。2015年房多多继续获C轮融资2.23亿美元,估值达到10亿美元,同年公司宣布进军互联网金融,推出房地产相关的金融产品。

不过从2016年开始,房多多的命运便急转直下,当时正逢楼市迎来史上最严调控,新房交易业务量明显下滑。更为雪上加霜的是,七部委的一纸“中介机构不得提供或与其他机构合作提供首付贷等违法违规的金融产品和服务”的规定,让房多多的金融梦碎。

此后,房多多开始全力发力二手房交易,期望抵御下行周期的冲击,但正是这一步使房多多陷入了模式之困。

2、对手强劲,再次转型依然未找到“护城河”

与房多多直接对标的主要是安居客和链家旗下的贝壳找房。与两者相比,房多多显然并不具有优势,在市场热度上,链接和安居客也远远高于房多多。房多多目前最大的问题可能是缺乏护城河。一个是房源问题,一个是经纪人问题。

房多多再次开启转型之路,APP标语变成“全网经纪人直卖平台”。房多多突围方向是转换服务思路,从普通人变成经纪人,为经纪人提供增值服务、协助完成交易,从而实现多赢局面。简而言之,做一个新房、二手房代销的超级服务平台。

其实,这个算盘,不止房多多在打,链家也在打。2018年4月,链家(注:自营平台)旗下的贝壳找房就上线了,定位就是开放平台,以吸引中小地产中介加盟,共享市场蛋糕。相比房多多,链家的优势为,其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

3、依赖经纪人 流量增长的不确定性较大

看起来,房多多实现了在线房产交易的突破,实现了超过千亿的交易额;房多多也希望借SaaS概念吸引美国投资者。这一概念下的互联网公司在美国市场方兴未艾。

不过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房多多的盈利模式仍然存疑。虽然2017年以来已实现小幅盈利,但房多多的盈利主要来自于经纪人对其增值产品的付费,以及在新房领域与经纪人共分佣金提成,在这一模式下,平台对经纪人的依赖导致后续流量增长的不确定性较大。

4、接连亏损6年 财务基础欠佳

尽管房多多自2017年至今保持盈利,但其仍在招股书中指出,房多多过去曾发生净亏损,未来可能无法维持盈利能力。

根据招股书提示的风险因素,房多多称,“我们自2011年至2016年成立时发生净亏损,2016年曾净亏损人民币3.321亿元。我们最近的增长和盈利能力主要受到市场交易量增长的推动以及我们的创新计划和其他增值服务业务。我们可能无法继续增长或维持历史增长率或盈利能力。”

房多多称,其可能无法与现有和新的行业参与者有效竞争,这可能会大大降低其市场份额,并对其现有业务、财务状况和经营业绩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5、诉讼缠身 因合同纠纷等被起诉近60次

值得注意的是,除无法保证维持盈利能力等经营风险因素外,房多多的自身法律诉讼风险也引发关注。

天眼查风险信息显示,房多多自身风险高达91条,其中,房多多部分股权已处于出质状态,且该公司有25项开庭信息,曾因不当得利纠纷、合同纠纷、侵权纠纷等被他人或公司起诉次数近60次。同时,房多多子公司多家分公司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同样身缠多起法律诉讼及开庭公告信息。

此外,除法律诉讼问题外,房多多还因个人信息保护等问题被工信部点名整改。今年7月,据央视财经报道,工信部一季度对100家互联网企业106项互联网服务进行抽查,18家互联网企业互联网服务存在未经用户同意收集个人信息,未公示用户个人信息收集、使用规则,未明确告知用户收集、使用信息的目的、方式和范围,未告知查询、更正信息渠道,误导用户同意收集使用个人信息等问题。其中,房多多被指出存在未公示用户个人信息收集、使用规则,未提供账号注销服务问题,被工信部责令整改。

6、“技术革命”巅峰已过 故事如何续讲?

当新房代销市场从红海变成蓝海时,房多多2015年将突围方向定为二手房市场,渴望找到公司真正的“护城河”。段毅斗志高昂地宣布:“我们开创了二手房‘直买直卖’模式,打破信息壁垒,实现房源精确匹配。”

公开资料显示,房多多的“直买直卖”模式,就是买卖双方直接相约看房、约谈价格,避免被中介吃差价,而房多多面向买主只收取2999元的交易费与房价×0.3%的交易保障费,大大低于传统中介2%的收费。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房多多的“直买直卖”模式叫好不叫座,有市场人士指出,二手房市场鱼目混珠,用户需要中介帮助筛选房源,且多数优质房源在中介手中。只坚持了一两年,房多多就向市场妥协了,“直买直卖”模式悄然变味,在用户与中小地产中介之中穿针引线。

如上,房多多平台依赖经纪人,未来增长存较大不确定性;“技术革命”高光时刻已过,面对强劲对手,多次转型仍无护城河; 此外涉合同纠纷被起诉近60次;加之此前接连亏损6年财务基础欠佳;陷入模式之困的房多多或唯有IPO续命来续写故事。

距离房多多上一次融资已过去三年半,当前如何弯道超越起点更高的贝壳找房?拿什么挑战行业霸主安居客?

“不管房多多准备如何搏命,都离不开资金的大力支持,这也是坊间不断传闻上市的重要缘由。”一名私募人士称。

补充1:公司股本情况

在首次公开募股之前,房多多的董事和高管合计持有公司785123434股普通股,占总股本的47.3%。其中,房多多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段毅持有329021793股普通股,占总股本的19.8%;董事兼首席运营官曾熙持有161396567股普通股,占总股本的9.7%;董事兼首席技术官李建成持有129519698股普通股,占总股本的7.8%。

房多多赴美IPO能否扭转“战局”?

在公司前九大股东当中,段毅为公司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9.8%;曾熙为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9.7%;Greyhound Investment Ltd.为第三大股东,持有136402044股普通股,持股比例为8.2%;李建成为第四大股东,持股比例为7.8%;Merlinano Limited为第五大股东,持有127089187股普通股,持股比例为7.7%。

房多多赴美IPO能否扭转“战局”?

数据来源招股书

补充2:公司财务指标

2017年房多多收入为18亿元人民币,2018年增长至23亿元人民币,增幅为26.9%。在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6个月内,房多多的收入同比增长55.4%,由2018年同期的10亿元人民币增长至16亿元人民币。

盈利方面,招股书信息显示,2018年房多多的净利润为1.04亿元人民币(1515万美元),在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6个月内,净利润为1.003亿元人民币(1461万美元)。

房多多赴美IPO能否扭转“战局”?

图表数据来源招股书


说点什么...

已有 0条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010-63355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