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欢迎来到本站,最新资讯干货!
去个人中心 退出

恒瑞医药虚开经费送礼 上海医药财务造假7736万被指管理混乱

摘要: 来源:长江商报作者:黄聪 财务造假成为医药行业的沉疴,监管部门的查处力度不断加强。

来源:长江商报 作者:黄聪

财务造假成为医药行业的沉疴,监管部门的查处力度不断加强。

4月12日,财政部发布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公告,依据会计法,对财政部有关监管局检查的19家医药企业作出行政处罚。公告显示,被处罚的19家医药企业存在着使用虚假发票、票据套取资金体外使用,虚构业务事项或利用医药推广公司套取资金,账簿设置不规范等违规行为。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财政部处罚的19家医药企业中,涉及复星医药、恒瑞医疗、上海医药、翰森制药、华润三九、赛诺菲等7家上市公司。

“我们将继续与国家医保局加强合作,切实履行财会监督职责,坚持‘强穿透、堵漏洞、用重典、正风气’,加大执法检查力度,切实提高会计审计质量,保障人民群众利益和重大改革实施。” 财政部监督评价局二级巡视员刘峰说。

复星医药乱开推广费用发票1.4亿

被查处的江苏万邦医药营销有限公司(简称“万邦营销”),是复星医药(600196.SH)的子公司。

公告显示,万邦营销2018年支付个人代理商销售推广费用,凭证后附部分发票由与该公司无实质业务往来的第三方公司开具,涉及金额1.4亿元。财政部依法对万邦营销处以5万元的罚款。

年报显示,复星医药2018年的销售费用为84.88亿元,同比提高46.58%,超过营业收入34.44%的增幅。其中,公司市场费用达66.23亿元,同比增长58.95%。

对于销售费用的快速上涨,复星医药2018年年报中表示,主要系报告期内部分产品销售模式调整,拟上市品种销售团队的筹备,新品和次新品的市场开拓及新并购企业影响所致。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复星医药的研发费用为14.8亿元,为销售费用的17.44%。

恒瑞医药(600276.SH)是此次直接被财政部“点名”的企业之一,该公司2018年以非本公司发生的机票等报销专家讲课费、点评费、主持费,涉及金额108.8万元。

而且,2018年,恒瑞医药还以非本公司发生的机票及过路费、咨询费、广告费等发票列支公司员工福利奖励支出,涉及金额214.91万元。所属连云港综合二办2018年以非本单位发生的过桥过路费发票报销办事处销售人员补贴、赠送客户礼品、学术活动餐费等费用,涉及金额96.19万元。

恒瑞医药此次被查处的经费造假共计419.9万元,财政部依法对公司处以5万元的罚款。

年报显示,恒瑞医药2018年的销售费用为64.64亿元,同比提高24.58%。其中,学术推广、创新药专业化平台建设等市场费用达54.24亿元,占销售费用的83.91%;差旅费达9.01亿元,占销售费用的13.94%。

诡异的是,2020年上半年,疫情之下,恒瑞医药销售费用达40.28亿元,同比提高10.31%。其中,学术推广、创新药专业化平台建设等市场费用达35.59亿元,同比增长10.25%;差旅费达4.46亿元,同比增长19.23%。

从财政部此次查处的情况来看,恒瑞医药2020年上半年销售费用是否存在“猫腻”,值得监管部门更加重视。

上海医药子公司花565万开假学术会

上海医药(601607.SH)是此次打击面最广的药企,旗下上海信谊联合医药药材有限公司(简称“上海信谊”)、上海上药新亚药业有限公司(简称“上海上药”)、上海信谊天一药业有限公司(简称“天一药业”)、山东信谊制药有限公司(简称“信谊制药”)均被罚5万元。

上海信谊所属信谊医药事业部2018年虚增差旅费2003.36万元,以加油发票列支,但无法提供充值卡号明细、费用审批单等资料。抽查发现,部分发票为假发票。公司所属信谊联合事业部2018年在业务推广费中列支调研咨询费用的后附部分资料不实。经抽查,存在调研报告抄袭、咨询合同签订日期早于咨询公司成立日期、调研内容与合同约定不一致等问题,涉及金额631.62万元。

上海上药2018年列支会议费的后附部分资料不实,存在不同推广会议照片存在雷同,伪造会议地点、签到表,同一时间不同地点召开的会议的记录人为同一人等问题,涉及金额840.39万元。 公司2018年列支市场调研费用的后附部分资料不实,存在调研报告为抄袭、不同地区市场分析报告雷同等问题,涉及金额1318.32万元。同时,公司2018年列支差旅费的后附部分资料不实,存在无出差人员外勤登记、审批表、交通费,部分会议签到表空白,不同会议照片相同或签到表相同等问题,涉及金额1239.4万元。

天一药业2018年列支学术活动费的后附部分资料不实,部分学术会议存在邀请函无具体的参会对象、交通食宿安排信息和详细议程资料,所列会议地址为无效地址,会议签到表无实名签字等问题,涉及金额565.72万元。

信谊制药2018年列支兼职业务员费用、办公租赁费用,凭证后附为加油发票、运输发票,涉及金额1137.3万元。

统计显示,上海医药旗下四家企业造假金额合计约7736万元,而且还是财政部通过“抽查”发现。

上海医药2018年销售费用达110.58亿元,同比提高49.21%。其中,市场推广及广告成本达30.22亿元,同比提高43.84%;差旅和会议费用达14.9亿元,同比提高21.62%。

资料显示,上海医药的核心价值观是“创新、诚信、合作、包容、责任”,这一下子就将诚信与责任抛之脑后。

资产管理分析师刘广文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从上海医药被查的细节来看,该公司会议资料“连作业都不会抄”,表明其内部管理混乱,财务审计制度不合规范。

翰森制药开假发票1.29亿

深圳华润三九医药贸易有限公司(简称“深圳华润”)是华润三九(000999.SZ)子公司,该公司有1.64亿元费用被查不实,被罚5万元。

公告显示,深圳华润2018年列支视频拍摄项目制作费不实,涉及金额1323.7万元。2018年列支物流监管项目费不实,涉及金额320.2万元。

同时,深圳华润本部及广东片区2018年列支会议费不实,涉及金额8848.12万元。该公司本部及广东片区2018年列支调研费不实,涉及金额5952.17万元。

被处罚的企业还包括美股上市公司赛诺菲(NYSE:SNY),该公司2018年列支医学领域的学术研讨或经验交流会议费1.49亿元。经对部分会议参会人员进行延伸访谈,相关医生表示会议不真实或未参加会议,涉及金额93.82万元。

江苏豪森药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豪森药业”)是翰森制药(03692.HK)的子公司。

检查发现,豪森药业2018年列支咨询评审费、广告宣传费,后附部分发票经查询国家税务总局全国增值税发票查验平台,结果为“查无此票”或“不一致”,涉及金额1.29亿元。公司2018年虚列27家信息咨询服务部的咨询评审费1600万元。

同时,豪森药业2018年列支会议费的后附部分资料不实,涉及金额274.06万元。2018年虚增办公用品费481.71万元,后附发票显示购买产品为笔、本子等,经查,实际并未购买。

综合来看,豪森药业被查出造假金额约1.53亿元,财政部依法对该公司处以5万元的罚款。

据了解,此次公布的行政处罚结果,来自财政部会同国家医保局实施的会计信息质量检查。2019年,针对人民群众长期反映的药价虚高顽疾,两部门对77家医药企业实施了会计信息质量检查,检查聚焦医药产品成本费用结构,摸清了药价虚高成因。

财政部监督评价局二级巡视员刘峰表示,此次检查震慑了医药企业带金销售、哄抬药价等违规行为,保障了药品集中带量采购等重大改革的顺利推进。

说点什么...

已有 0条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010-63355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