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欢迎来到本站,最新资讯干货!
去个人中心 退出

“平战结合”让医疗资源 疫时供得上 平时用得着

摘要: 2021年初,全国疫情出现多点、零星、散发病例,个别地区突发聚集性疫情,多地上升为中风险地区,疫情防控形势依然严峻。随着国内春运正式启动,疫情防控工作面临更多挑战。

2021年初,全国疫情出现多点、零星、散发病例,个别地区突发聚集性疫情,多地上升为中风险地区,疫情防控形势依然严峻。随着国内春运正式启动,疫情防控工作面临更多挑战。

2月4日,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院长蔡秀军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称,对公立医院来说,疫情防控工作始终不能有丝毫松懈,要紧绷“平战结合”这根弦。

回顾2020年全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战,湖北武汉作为疫情的主战场,其整体的医疗资源相比同类城市来说比较充足,但面对突如其来的重大疫情,武汉医疗机构仍力有不逮。

“究其原因,定点医院容量不足,其他医疗机构又无法迅速隔离轻症患者,导致疫情没有被很好地控制。”蔡秀军分析认为,直到后续全国各地医疗队驰援武汉,一方面,增加定点医院比例,医疗队整建制接管重症患者;另一方面,建造方舱医院为大量轻症患者提供集中隔离点,武汉新冠肺炎疫情才出现拐点。

如何构建“平战结合”的防疫体系?新冠肺炎疫情向我国公共医疗卫生服务体系抛出了一个必答题。

“去年我到浙江多地调研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工作,发现很多地方政府、医疗机构为了维护所储备的应急医疗资源,需要承受不小的经济负担。”蔡秀军介绍,绝大多数地方均建立了传染病大楼或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在疫情紧张期间,发挥着定点收治新冠肺炎重症病人的重要作用。但随着疫情得到缓解,这些建筑的空置造成了一定的资源浪费。

“大多数综合医院的建筑布局,并不具备收治呼吸道传染病病人的能力。”蔡秀军说。因不同年代医院建筑布局造成的局限,在突发疫情时,综合医院很难临时改建成符合“三区两通道”要求的隔离病区(清洁区、半污染区、污染区及患者通道、工作人员通道)。

“去年疫情期间,我们在邵逸夫医院五期建筑原设计的基础上,在每个楼层加装了一扇门,即达到符合‘三区两通道’的传染病区要求,开展‘平战结合’病房的创新尝试。”蔡秀军解释道,一旦战“疫”打响,合起这道门,普通病房就能快速切换成传染病房,相关病区马上进入隔离状态,时刻应对不时之需;没有重大疫情时,医院相关单元仍然各司其职。这样就可以巧妙化解“战时床位供不应求、平时资源无辜浪费”的尴尬局面。

蔡秀军建议,针对常态化疫情防控,医院还应加强复合型公共卫生人才的培养,培养“平战结合”卫生人才。比如,加强公共卫生系统建设,优化大学阶段课程设置,完善公共卫生专业学生的知识结构。通过交叉培养,培养一批既具有临床经验又有公共卫生背景的复合型人才。

说点什么...

已有 0条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010-63355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