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观察旗下网站
资本市场权威媒体
今天是:2019年07月19日  星期五
你的位置:首页>正文

泸州老窖再展金融触角 孙公司疑涉“白酒证券化”交易

1.jpg

最近,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泸州老窖 000568.SZ)有点忙。

近日,跨境通宝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002640,以下简称“跨境通”)对外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可能变更为四川金舵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金舵投资”) 。而金舵投资控股股东为泸州老窖集团,其实际控制人为泸州市国资委。

根据泸州老窖的披露,除了持有泸州老窖部分股权外,金舵投资还以自身或发行基金等形式参与投资了多家上市公司,其中包括科新机电、南钢股份、鸿利智汇等。

随着近年来不断开展多元化业务,泸州老窖的“触角”已经伸入金融、大健康、食品、贸易、物流等多个行业。目前,泸州老窖旗下A股上市公司有泸州老窖、华西证券、鸿利智汇三家。若本次入主成功,泸州老窖将坐拥4家上市公司。

然而,《商业观察》(www.zgsygc.com.cn)梳理发现,泸州老窖旗下公司还是存在一些经营上的问题亟待解决。看来,要重回行业前三,以及销售实现破千亿的目标,泸州老窖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 

 酒交中心疑似做“白酒证券化”交易

此次泸州老窖间接对跨境通的投资,令市场再次把目光投向了公司的金融业务板块。在大力拓展多元化的当下,泸州老窖集团也不缺乏金融创新之举,其中,中国白酒产品交易中心的创立和运营就有颇受争议之处。

国务院38号文指出,“除依法设立的证券交易所或国务院批准的从事金融产品交易的交易场所外,任何交易场所均不得将任何权益拆分为均等份额公开发行,不得采取集中竞价、做市商等集中交易方式进行交易;不得将权益按照标准化交易单位持续挂牌交易,任何投资者买入后卖出或卖出后买入同一交易品种的时间间隔不得少于5个交易日;除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外,权益持有人累计不得超过200人。”

然而,泸州老窖集团控股孙公司四川中国白酒产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酒交中心”),其APP上在线交易的品种涉及权益拆分、电子盘等情况,以代码为“900001”的“国窖1573瓶贮年份酒”为例,该产品以50ML为单位进行拆分,采取像发行股票的形式“打新股”上线发行“年份酒”。明显与监管政策相悖。
2.jpg

据工商资料显示,四川中国白酒产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大股东系泸州老窖实业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占股98.33%,是泸州老窖集团的全资子公司。

《商业观察》(www.zgsygc.com.cn)从公开报道了解到,酒交中心2017年10月13日拿到批文,2017年10月16日就上线进行年份酒的份额化交易。截至2018年10月11日,中国酒交中心名酒收藏交易平台2018年三个季度累计成交额突破11亿元,单日最高成交额更已超过1400万元。

虽然,其最低交易一手为10批,也就是500ML一瓶,但从酒交中心对外宣传的口径来看,其更多是将这些年份酒当作投资品种来进行交易。看起来,这种模式更像是把年份酒作为资产证券化了,但此种方式是否合规?在酒交中心官网上,其所列出的相关政策法规栏目里,大多是关于大宗商品交易与电子商务相关的法规,但实际上酒交中心每交易份额小到50ml,这与大宗商品相去甚远。

值得注意的是,在酒交中心网站上显示,上海通衍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为酒交中心的合作商。根据企查查显示,上海通衍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8月17日,注册资本800万元,法人为尹满华,公司经营范围里没有“可以提供商品线上交易”的内容。
3.jpg

另外,泸州港川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沈阳普惠商品交易有限公司的法人都是尹满华。并且,上海通衍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泸州港川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沈阳普惠商品交易有限公司这三家公司的控股方均为香港金融资产交易有限公司。
4.jpg

与行业前三差距加大

在2018年5月15日,公司对外披露2018年国窖1573销售额要超过100亿元,2020年销售超过200亿元,在销量上,国窖1573未来要达到2万吨以上。

据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国窖1573销售仅为63.77亿元,显然离公司100亿的规划相去甚远。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泸州老窖的销售费用高达33.93亿元(其中广告费用26.4亿元),在总营收中的占比约为26%,相较于2017年24.12亿元,增幅在41%左右。其中,上半年公司销售费用11.9亿元(其中广告费用8.9亿元),也就是说,公司下半年投入了约为上半年2倍的销售费用,但取得的成绩并不能令人满意。而同一时期,该公司研发费用仅6217.22万元,不及销售费用的一个零头。

就此,泸州老窖在公告中称,这主要系为了提升品牌影响力促进销售,本期继续加大广告宣传和市场促销的力度影响所致。

早在2016年,公司对外宣称2017~2019年要重回白酒行业前三甲。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近年来,泸州老窖却被洋河股份远甩身后。

据公开数据梳理发现,2018年洋河的营收是泸州老窖营收的1.8倍,净利润是泸州老窖的2.3倍以上。

据证券时报报道,在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会上,泸州老窖已修改回到行业前三的提法,泸州老窖董事长刘淼多次提到,要向贵州茅台、五粮液以及洋河股份学习,泸州老窖要跟上“茅五洋”这些优秀品牌的发展。

今年以来,白酒涨价的声音不断,多家酒企纷纷上调白酒价格,市场也逐渐形成了一股“涨价风”。

据了解,我国白酒消费正处在由低到高的转型期,中高端白酒正契合这一升级趋势,市场空间大。从2018年业绩来看,二线白酒像泸州老窖、舍得、酒鬼酒等向中高端市场发力,直接拉动了企业的业绩增长。

5月14日,在泸州老窖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会上,有投资人提问“6月份,五粮液新品上市后,价格会越走越高,国窖的价格是否会跟上”的问题。泸州老窖方面回应,价格方面,公司肯定会紧跟五粮液。此外,公司在保证渠道充足利润的前提下,也会考虑择机提升终端零售价。

不可否认高端白酒景气度高,提价能带给公司更高的收益。然而,通过持续涨价来不断提升业绩的方式虽能在中短期内给这些企业带来业绩的快速增长,但从长远角度来看,则很可能为这些企业积聚着各种不利影响。

或许也正是在这种仅靠白酒主业发展不及预期的背景下,泸州老窖近年来不断在拓展多元化经营的边界,但类似酒交中心这样游走在是否合规的边缘地带的“金融创新”,仍然令投资者们为公司捏了一把冷汗。
收藏 打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文章,登录注册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