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观察旗下网站
资本市场权威媒体
今天是:2019年07月18日  星期四
你的位置:首页>正文

银亿 “路在何方”?

微信图片_20190625161327.jpg

6月21日,银亿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ST银亿”,000981)最新公告称,公司因资金周转困难,致使发行的“银亿房地产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面向合格投资者公开发行公司债券(第一期)”(以下简称“16银亿04”)未能如期偿付应付回售款本金及利息,应付未回售部分利息共计约5.72亿元人民币。

这是ST银亿继控股股东母公司银亿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亿集团”)、控股股东宁波银亿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亿控股”)向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宁波中院”)申请重整后的第二份债务公告。

而就在20日,ST银亿已经对外公告公司到期未清偿债务合计约为27.15亿元人民币。这样看来,截至目前,ST银亿欠债金额已经近33亿元人民币。ST银亿表示正在全力筹措资金,积极寻求解决途径。但并未透露具体的筹资方案。

既然公司已经申请重整,必然要有相应的重整计划。ST银亿目前除了债务,是否还有其他危机可能阻碍公司的重整?作为宁波房地产企业中的龙头老大,ST银亿是如何被负债“压垮”的?针对上述问题,资本观察(www.zgzbgc.cn)采访ST银亿,截至发稿未收到相关回复。

破产抑或重整?

6月17日,ST银亿发布公告,银亿集团和银亿控股已于2019 年 6 月 14 日向宁波中院申请重整。理由是银亿集团和银亿控股不能彻底摆脱其面临的流动性危机。

而ST银亿的这场债务风波开始于去年年底,2018年12月24日,ST银亿公告称,银亿房地产股份有限公司 2015年面向合格投资者公开发行的规模为3.00 亿元的公司债券(第一期) (以下简称 "15 银亿 01 ")未能如期偿付应付回售款本金。

其实,在此之前,ST银亿也做过一些“挣扎”,临近“15银亿01”2018年回售期,ST银亿上调了债券的票面利率150个基点至8.78%,以期望持债者延期兑付。但是事与愿违,几乎所有的持债者都选择了回售,ST银亿最终因为资金困难未能偿付。

持债者没有被高利率吸引,而毅然选择回售的一部分原因与ST银亿此前的惨淡经营密不可分。

首先是公司的业绩表现,2018年这一年,ST银亿的净利润亏损了5.73亿元人民币,扣非净利润更是亏损了15.16亿元人民币,净资产收益率为-3.52%。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仅为1.24亿元人民币,远远低于其2017年的12.08亿元人民币。

其次是公司股东也不“省心”,2018年12月开始,ST银亿的控股股东银亿控股陆续几次出现股份被动减持的情况。彼时,银亿控股持有ST银亿股份数为 954,072,354 股,占公司总股份数的 23.69%,其中累计质押的股份数为 791,353,407 股,占公司总股份数的 19.65%。    ST银亿当时多次公告称银亿控股部分股份被动减持,截至2018 年 12 月 7 日,银亿控股的证券账户“中国银河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客户信用交易担保证券账户”(以下简称“银河证券信用账户”)被动减持数量已达 22,459,721股,银亿控股被动减持数量已过半。

业绩亏损严重,控股股东股份大部分质押且多次出现被动减持,确实令其持债者难以选择继续相信。所以即使ST银亿上调债券利率,也很难留住这些持债者们。

债券无法兑付的消息一出,ST银亿的债务危机可谓是彻底“爆发”。就在ST银亿发布债券无法兑付的公告当天,中诚信证券评估有限公司将ST银亿的主体信用等级下调至C。

此后,ST银亿的股东股份质押与减持的情况仍在发生,甚至控股股东的股份和公司银行账户被冻结,以及关联方资金占用和债务到期不能清偿等问题也相继出现。最终,ST银亿无奈选择“破产重整”。

破产重整不同于破产清算,当债务人企业出现破产之虞时可以申请重整,重整申请被批准后,包括有担保债权人在内的所有债权人都必须停止对债务人企业的一切诉讼和要求。如果银亿重整申请能够通过,也不失是对企业危机的一次缓冲。

目前,ST银亿的重整申请还在宁波中院的受理中,最终能否进入重整程序还需进一步观察。

“汽车”来背锅?

ST银亿可以说是宁波地区最大的房地产企业,成立于1998年,中国现有的龙头房企如碧桂园、龙湖、恒大等都是在这年的前后成立的,ST银亿可以说是中国房企的“元老级”企业。而且,ST银亿仅仅成立2年后就在深交所上市。

据公开资料显示,银亿集团2017年实现销售收入783亿元,位列全国500强第215位,民企500强第61位,宁波市百强企业第3位。由此看出,ST银亿的实力自是不容小觑的。

而如今露出这样的颓势,使很多投资者十分困惑。而外界第一时间将“矛头”指向ST银亿近年来的“扩张”与“转型”。自2016年,ST银亿的创始人熊续强谋划转型,试图在银亿集团目前单一的房地产基础之上,将业务拓展到“汽车零部件”领域。

产业经济观察专家梁振鹏对此表示赞同:“银亿出现债务危机,最主要是盲目地多元化扩张,原来做房地产,后来又做汽车。但是汽车行业对资金的需求量是非常高的,而且技术、资金门槛都非常高。汽车行业就算砸进去几百亿元人民币的资金,只是一个起步资金,后续的资金仍然要很多。也就是说,银亿在从房地产迈向汽车行业的过程中,房地产行业的利润不足以支撑其在汽车行业的亏损,导致资金链断裂。”

而事实好像也确是如此,在2017年的1月、10月,ST银亿分别购买了西藏银亿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银亿”)的宁波昊圣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昊圣”)以及宁波圣洲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圣洲”)的宁波东方亿圣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亿圣”)100%股权。此后ST银亿将主营业务增加了“汽车零部件的生产、研发和销售”。

与此同时,西藏银亿承诺宁波昊圣 2017 年度、2018 年度和2019 年度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人民币 1.68亿元、2.62亿元和3.26亿元人民币;宁波圣洲承诺东方亿圣 2017 年度、2018 年度和2019 年度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 7.52亿元、9.17亿元和11.18 亿元人民币。

而这两个公司都未能实现 2018年度承诺业绩。从这点来看,银亿的汽车业务发展似乎并不顺利。但究竟是不是汽车业务“拖累”了银亿,资本观察(www.zgzbgc.cn)采访ST银亿,截至发稿,未收到相关回复。

虽然银亿的重整申请还未批准,但银亿终究是要解决问题的。未来的银亿该如何走出困境?

梁振鹏认为:“如果银亿能够将汽车产业及相关公司全都出售,回笼的资金用来偿还债务和发展自身的房地产业务,公司还有可能起死回生。也就是说,银亿必须放弃汽车行业,因为汽车行业太烧钱了,在汽车行业总是看不到回报,把公司给拖垮了。”

同时,梁振鹏表示,未来,银亿仅靠自身的造血能力走出债务危机的可能性是非常小的。最有可能的是一个比较大的房地产企业或者汽车企业将银亿收购,给他的房地产和汽车行业都注入更多的资金,这样是可以支撑其产业发展的。因为银亿涉及到的汽车和房地产行业都是赚钱的,只不过现在房地产行业拿地成本太高,行业利润降低,汽车行业又有强劲的竞争对手,而银亿的自身实力又很有限,所以其没有自身造血能力。

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除却宁波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ST银亿的前8位股东的股份几乎全部质押,其控股股东银亿控股的股份大部分也已经被冻结。自5月开始,ST银亿的股价就持续下跌,截至6月24日,ST银亿的股市收盘价跌至1.66元/股,与往昔近10元/股的股价水平相差甚远。
收藏 打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文章,登录注册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