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观察旗下网站
资本市场权威媒体
今天是:2019年08月21日  星期三
你的位置:首页>正文

喜马拉雅否认董事退出为上市,真的吗?

11.jpg

喜马拉雅股东出现大地震。

小米旗下创投公司——天津金星创业投资有限公司退出股东行列,十二位董事也一同退出,喜马拉雅FM这次的股权变动引起了业界内外的极大关注。一边是谋求上市的猜测,一边是对知识付费行业的唱衰。喜马拉雅的变化,将带来公司在资本市场的更进一步吗?

喜马拉雅董事出现变更

5月24日,上海证大喜马拉雅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发生多项工商变更,小米旗下创投公司——天津金星创业投资有限公司退出股东行列,公司注册资本减少314余万元,缩减5.22%,包括小米副总裁洪峰在内的12名董事退出,霎时间,喜马拉雅CEO余建军变成“孤家寡人”。
12.jpg

(喜马拉雅创始人联席CEO余建军)

5月26日,针对此前喜马拉雅FM股东退出新闻,喜马拉雅FM回应称,此次变动是因为公司搭建VIE结构,所有境内VIE公司的董事皆变更为境外母公司的股东,属于VIE标准结构。喜马拉雅FM目前没有明确的上市计划,若有会尽早和大家通报。
13.jpg

据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8年12月,喜马拉雅FM总用户规模突破4.8亿,包括车载、穿戴、音响智能设备用户及3500万海外用户,活跃用户日均收听时长达135分钟。平台内共有600万主播,覆盖财经、音乐、新闻、商业、小说和汽车等328类上亿条有声内容,行业占有率超过73%。如今,喜马拉雅FM不仅共享阅文集团的所有版权,还与中国出版集团和中信出版集团达成合作。目前,喜马拉雅FM已经占据了市场上70%畅销书的有声版权。
14.jpg

互联网行业分析师梁振鹏认为,作为一家互联网公司,喜马拉雅FM的发展是比较快的,这就使得它容易在资本市场上获得比较高的资本估值。此次喜马拉雅董事集体退出,一方面有可能像他们自己说的,是为了搭建VIE结构,因为现在很多公司上市的时候都会选择先成立一家公司,再通过协议控制的方式来控制国内的业务实体。而这样做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避税。其实,真正的企业控制人还是这些管理层,股东也基本还是这些人。另一方面是为了获得外资公司的优惠政策,不过,随着我国相关政策的调整,这样做能得到的实惠越来越少,所以主要目的还是在避税上。

而对于小米旗下的创投公司——天津金星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的退出,梁振鹏对中国资本观察(www.zgzbgc.cn)表示:这只能证明其已成功套现。作为参股公司,只要其到了适合套现的时机,股东退出是很正常的。

上游财经专家顾问江瀚在接受中国资本观察(www.zgzbgc.cn)的采访时表示,虽然我们可以理解喜马拉雅所解释的因为VIE架构变动而导致的董事变更,但是根据投资界的数据显示,喜马拉雅的VIE架构早在2018年8月22日就已经完成,但却一直拖到快一年后的今天进行董事变更,这样的速度实在是太慢了,而这也让人对喜马拉雅的股权产生疑惑。另外,在此之前,喜马拉雅曾出现过大批量的股权变动特别是股权质押,这其实也是喜马拉雅市场不稳定的外在表现。

而针对喜马拉雅否认赴港上市的说法,梁振鹏表示:这在企业运作中是十分正常的,因为其中可能牵扯到保密协议、股东风险及投资人的利益。根据风险投资人的要求,很多公司都不会透露自己的上市计划,即使外界已有猜测,他们也会选择对外否认或不承认。梁振鹏告诉中国资本观察(www.zgzbgc.cn):其实股东才是最关心喜马拉雅何时能够上市的,因为只有上市后有了高估值,股东才有可能套现离场。

知识产权成“达摩克利斯之剑”

除了股权风波,知识产权则成为了喜马拉雅FM的另一个令人关注的焦点。

喜马拉雅是一个业务非常明确的内容平台,它所面临的最大的风险就是内容版权问题。根据相关数据显示,喜马拉雅涉及著作权的各种判决文书已经达到了799项。江瀚认为,随着中国版权意识的逐渐觉醒,涉及版权购买的资金将会越来越多,但是在喜马拉雅没有上市之前,其资金来源又是相对有限的,由此可见喜马拉雅资金压力的巨大。

梁振鹏也认为,版权问题将会对喜马拉雅的发展产生制约。他认为:“如喜马拉雅FM和蜻蜓FM之类的有声平台,在初期的野蛮生长时期,必然会出现大量的盗版或没有经过授权的产品内容。随着这些平台不断地融资上市,在平台发展后期,他们都会开始洗白,尽可能快地提升正版化比率,规范产品内容。”

而提及喜马拉雅未来的发展,江瀚则表示:“其本身的发展风口就是知识付费,然而我们通过最近几年的市场发展就会发现,原先我们所认为的知识付费的风口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伪风口。知识的贩卖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仅仅是一种缓解焦虑的安慰剂,脱离学校高强度、大密度的学习之后,知识付费对于大多数都市白领来说都是缓解焦虑的一种渠道。对于知识付费来说,大多数普通人依然不能依靠知识付费解决问题,所以知识付费日益出现了几大弊端:一是复购比例极低,二是好内容严重匮乏,三是盈利模式不清晰。”

他认为,对于知识付费来说,其编辑传播成本和盗版成本都是极低的,在这样的情况下,知识付费的维权成本极高,这就导致知识付费模式存在着较大的盈利难问题,无论是喜马拉雅还是其他知识付费平台,不赚钱都是经常遇到的事情。

不过梁振鹏则认为,知识付费已经是大势所趋,从长远来看,付费购买正版产品的听众会越来越多。这就好像视频领域的腾讯、优酷和爱奇艺等平台,五六年前还没有多少人愿意购买其vip,可现在付费的用户已经越来越多了。

对于喜马拉雅FM和蜻蜓FM,这些有声平台也完全可以复制这样的道路,一方面不断壮大用户规模,另一方面,在平台做大之后再拿出一部分的优质内容或是独家内容开始收费。而此时,用户已经培养出了收听的习惯,用户黏性变高后也会逐渐接受收费行为。
收藏 打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文章,登录注册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