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观察旗下网站
资本市场权威媒体
今天是:2019年09月16日  星期一
你的位置:首页>正文

工程款三年未结清,中国铁建子公司分包工程是诱因?

4.jpg

李保新和姜书华为中国铁建港航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铁建港航局”)做了吹填造陆工程后,至今已有三年时间了。在这三年里,两人为了讨要工程款,像无头苍蝇似的在各部门和各公司之间碰撞,但始终无果。“三年里,我们找南港开发公司(全称为‘天津市南港工业区开发有限公司’)、中铁建港航局和裕波公司(全称为“天津裕波市政工程有限公司”)的次数已经数不清了,但到现在还是没给我们结清工程款。”李保新告诉中国资本观察(www.zgzbgc.cn),他们多年未能要回工程款的主要原因是:他们做的工程项目存在层层分包行为。

分包行为是否合法?

据李保新和姜书华介绍,他们所做的工程项目名称是天津南港工业区红旗路南侧公用走廊用地吹填造陆工程项目(以下简称“天津南港造陆工程”),该项目由南港开发公司发包,总包方为中铁建港航局。中铁建港航局成为该项目的总包方后,又将部分工程分包给了裕波公司,该项目的部分工程分到李保新和姜书华手里时已经是第三包。“我们是经人介绍,从裕波公司拿到的工程。”

据公开资料显示,中铁建港航局由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601186)独家以货币方式出资组建,注册地在广东省珠海市横琴新区,注册资本为人民币10亿元,享受特区的“五减一免”和土地优惠政策。该公司于2011年8月8日在珠海正式揭牌成立,其主业为:港口与航道工程施工,水利、水电、能源工程项目施工,桥梁工程施工,公路、市政公用工程施工等。该公司于2012年通过投标中得天津南港造陆工程的两个标段项目,两个标段总造价16亿元人民币。

中铁建港航局是否存在分包问题呢?南港开发公司相关负责人接受中国资本观察(www.zgzbgc.cn)采访时表示,他们并不知道中铁建港航局在此项目中存在分包行为,如果“他们分包的话,要经过我们备案的,目前我们没有接到任何备案。而且我们当时跟他签承包合同时,他们出具了一个承诺书,就是说他们将妥善处理承包问题。我们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承包,而是一个BT项目。”

至于南港开发公司为何没有从李保新等人多次讨要工程款一事中发现中铁建港航局存在分包行为的问题,南港开发公司工作人员告诉中国资本观察(www.zgzbgc.cn),他们了解到的是劳务分包,劳务分包不需要向他们备案。“农民工的劳动合同,包括他们服务单位的东西,他们都没给我们提供出来。”

既然是劳务分包,为何李保新和姜书华会认为是工程分包呢?李保新告诉中国资本观察(www.zgzbgc.cn),他们除了工人之外,还提供了相关的施工设备。“实际上我们就是承包了其中的部分工程。”

而南港开发公司负责信访的杨部长也表示,如果在施工中除人力之外还提供了相关设备的话,就不能排除有工程分包的可能。

那么,这种分包行为是否合法呢?经过中国资本观察(www.zgzbgc.cn)向南港开发公司相关人员反复确认,如果中铁建港航局将该工程分包的话,必须向他们备案;同时,南港开发公司也表示,他们并未收到过中铁建港航局的任何分包备案。

如果说,中铁建港航局将该工程分包给裕波公司的行为,只是没有向南港开发公司进行备案的话,那么裕波公司又将该工程的一部分,分包给没有资质的李保新和姜书华的行为又是否合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第二十九条规定:建筑工程总承包单位可以将承包工程中的部分工程发包给具有相应资质条件的分包单位;但是,除总承包合同中约定的分包外,必须经建设单位认可。施工总承包的,建筑工程主体结构的施工必须由总承包单位自行完成。建筑工程总承包单位按照总承包合同的约定对建设单位负责;分包单位按照分包合同的约定对总承包单位负责。总承包单位和分包单位就分包工程对建设单位承担连带责任。禁止总承包单位将工程分包给不具备相应资质条件的单位。禁止分包单位将其承包的工程再分包。

工程款为何一拖再拖?

“我们是通过朋友介绍从邢玉波手里拿到的部分工程,人员和设备都是我们自己的。工程已经完工近三年了,还欠我们五十万左右。”欠款虽然不多,但近三年的时间都没能结清工程款,这让李保新和姜书华感到非常苦恼。姜书华告诉中国资本观察(www.zgzbgc.cn),他们是经人介绍从裕波公司拿到一部分吹填造陆的工程。

关于天津南港造陆工程项目欠姜书华等人钱款一事,发包方南港开发公司工程部吴部长表示,该项目目前还未进入结算期,应该由中铁建港航局负责工程建设及全部后续事宜。但是由于中铁建港航局资金紧张,造成多人次到南港开发公司讨要欠款的事情。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南港开发公司提前退还中铁建港航局两千万元的二类费用,用于解决相关问题。

“退还前需要中铁建港航局出具相关承诺。”吴部长告诉记者,他所说的解决方案,是南港开发公司与中铁建港航局开会后商定的。

南港开发公司提前退还中铁建港航局两千万元的二类费用,是否能够真正的解决李保新等人遇到的问题呢?李保新向中国资本观察(www.zgzbgc.cn)也表示了他们的无奈,“我们不知道其他人拿到工程款没有,但我们没有拿到。”

“二千万,得从南港公司到中铁建港航局,再从港航局到裕波公司,然后裕波公司才能给我们。”李保新认为,该工程项目被层层分包,是造成他们要钱难的主要原因。

2019年春节前,李保新等人曾向南港开发公司提出过帮忙解决工程款的问题。春节过后,李保新和姜书华收到了裕波公司给他们开具的两张面值10万元的支票,可是支票却取不出钱来。“收款人的名字也给写错了,再就是出票人的账号看不清楚。我问了银行上班的人,他们说取钱需要把名字改过来。”
5.jpg

(两张写错收款人姓名的支票)

两张名字错误的支票让李保新等人空欢喜一场,无奈之下,他们又拿着两张废支票和裕波公司交涉,多次交涉后,裕波公司又于4月份给他们开具一张面值20万元的支票,余款需要到年底才可以全部结清,裕波公司还向他们出具了一份“南港中铁建项目余款确认单(以下简称‘余款确认单’)”。
6.jpg

(余款确认单)

这份余款确认单上明确写着:“甲方(天津裕波市政工程有限公司)承建的天津南港工业区红旗路南侧公用走廊用地吹填造陆工程二标段(6标段软基处理项目)6-4合同段,因工程施工需要由乙方(李保新)负责真空预压施工,经双方友好协商,确认真空预压施工尾款如下……”

一张支票加一份余款确认单,让李保新等人稍感安慰,但他们也担心支票和余款确认单到期后再生枝节。因为裕波公司法人邢玉波告诉他们,如果中铁建港航局给不了裕波公司,裕波公司也就无法付给他们。

中国资本观察(www.zgzbgc.cn)就李保新谈到的问题,向裕波公司法人邢玉波进行了确认,邢玉波在电话中表示:“我们双方是达成一致共识的,但是中铁建港航局如果给不了我的话,我还是给不了他们。中铁建港航局说我吹的沙料不够,扣了我500多万,我都认可了,他还是不给我钱,就是这样的一个情况。”

中铁建港航局在该项目中是否存在分包行为呢?李保新认为裕波公司给他们出具的余款确认单就能够解释这一问题。

中国资本观察(www.zgzbgc.cn)曾就工程分包及欠款问题,向中铁建港航局进行了采访,但截至目前,尚未收到该公司的答复。
收藏 打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文章,登录注册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