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观察旗下网站
资本市场权威媒体
今天是:2019年08月25日  星期日
你的位置:首页>正文

【深度】续命保壳18年,*ST皇台走向没落

1月下旬,甘肃武威。通往皇台酒厂仓库的道路上还残存积雪,46岁的林华小心地挪着步子,去提领价值2000元的皇台酒——这是他近10天以来第一次卖出酒。

临近春节,武威市皇台酒厂已累计拖欠了他10个月的工资,公司提出“以酒抵薪”。林华所在酒厂的员工,不少人和他一样,在技术岗上干了“一辈子”,现在却为多卖一瓶白酒多方奔走。

连续亏损的甘肃皇台酒业股份有限公司(*ST皇台,000995.SZ)已经行走至退市边缘,而林华和同事们的社保费也已欠缴近三年。

2019年1月初,因大股东没能在规定时间完成付款,*ST皇台没能完成资产出售,“双保”(保净利润为正、保净资产为正)目标宣布失败。

“我们也盼着企业早倒闭,给老职工赔些钱”,林华将烟头插进路边的雪堆,“不用再这样熬着了。”

界面新闻记者来到武威皇台酒厂时,距离酒厂规定的春节假期还有一个多礼拜,酒厂却少有员工在岗。“没放假,多数员工也都不来了”,林华说。贴着“皇台酒业”字样的货车安静地停在酒厂,酒品仓库大门紧闭,十数名未穿着酒厂工作服的清洁工人清扫完道路上的积雪后,站在一起交谈。
154883442145112900_a580xH.jpg

这家甘肃的酒企也曾风光过,甚至有过“南有茅台、北有皇台”之称。但近两年来,从*ST皇台身上看到的更多是“獐子岛第二”、诉讼缠身、大股东成“老赖”、保壳遇阻等消息。

*ST皇台内部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道出了该公司更多的信息:*ST皇台资金链早已断裂,目前无融资进款、贷款入账,多桩民事诉讼缠身,皇台酒厂自2018年以来基本处于间歇性停产状态。目前,甘肃省武威市公安局已成立“4.19”专案组对上述案情进行调查。

偏居西北一隅的*ST皇台,昔年销售盛况早已一去不返,股权角力后一地鸡毛,多次风格迥异的重组殊途同归——走向失败。这个寒冬之后,*ST皇台或将成为A股首家被暂停上市的白酒企业。
154883456461786400_a580xH.jpg

100万瓶酒“不翼而飞”

*ST皇台走向暂停上市,现有高管将矛头指向前实控人卢鸿毅。

2018年1月,这家公司在进行存货盘点中发现,公司成品酒存在库亏约6700万元。“库亏”事件引发轩然大波,*ST皇台也因此被冠上“獐子岛第二”的称号。

这个信息随即引发深交所关注,深交所于2018年2月1日向*ST皇台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存货构成情况、存货管理情况、存货审计的有效性、披露的及时性以及相关补救措施等。

2018年3月7日,*ST皇台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承认,公司存在内控不严的问题,按照相关规定,存货应每月盘点一次。但近三年来,公司并未按月进行实际盘点,仅是由仓储保管员与会计人员核对当月出、入库数量。参照皇台酒业产品价格,“库亏”的金额可对应约100万瓶酒。

*ST皇台董秘谢维宏在1月21日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在年终存货盘点中发现“库亏”,并于2018年2月6日向武威市凉州区公安局报案。

不过,2018年3月30日,武威市凉州区公安局针对此案下发《不予立案通知书》称,*ST皇台提出控告的财产被侵占案,不予立案。

投资者好奇,为何*ST皇台仓库中的100万瓶酒会“不翼而飞”?有业内人士直指*ST皇台“库亏”事件的真相系“监守自盗”或“财务造假”,那么此种违法行为又是如何发生的?

1月下旬,界面新闻记者走访了甘肃省武威市皇台酒厂。上述内部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武威市凉州区公安局通告“库亏”事件不予立案后,公司几名高管曾在近一年时间内“摸出”该案件的蛛丝马迹——“原本公司对接经销商都以现款现货的方式进行”,卢鸿毅等人为掏空公司资产并变现,“跟经销商说好,通过代销,配合起来把审计人员也蒙骗了”。

上述内部人士称,*ST皇台巨额“库亏”事件的种种迹象,皆指向公司原董事长卢鸿毅。

针对此种说法,谢维宏回应称,公司曾因“库亏”事件在2018年2月6日首次报案,历时8至9个月后,甘肃省武威市公安局已成立“4.19”专案组对“库亏”及相关案件进行调查,缴获了犯罪嫌疑人藏匿的账本,会计凭证等,初步查清了武威、兰州两地的涉案金额,掌握了卢鸿毅等人侵占和掏空上市公司的大量证据。但鉴于主要犯罪嫌疑人还未抓捕归案,案件具体情况尚未对外公布。

公开信息显示,卢鸿毅,1971年生,2010年就任*ST皇台董事长,其在任期间,*ST皇台历经三次重组失败。2017年1月,卢鸿毅辞去*ST皇台董事长职务,“德隆系”旧将胡振平接盘,正是在公司新的财务部牵头下,查出了库存成品酒出现严重亏库的问题。

上述内部人士向记者细数*ST皇台目前面临的种种困境,“上市公司资金断链、多桩债务缠身,一堆民事诉讼中都有卢鸿毅的影子,而卢鸿毅在立案之后、抓捕前期逃往国外。”
154883460056331800_a580xH.jpg

按照上述内部人士的说法,*ST皇台前董事长卢鸿毅在职期间,以多种方式大肆“掏空”和“侵占”上市公司财产,涉案数额或超3.6亿元;此外,在卢任职时,*ST皇台所涉的多桩民事纠纷及债务,在账目上存在瑕疵。

针对上述侵占上市公司资产事宜等,界面新闻记者致电卢鸿毅的私人手机号码,但该号码显示不属于卢鸿毅。记者随后致电卢鸿毅曾实际控制的上海厚丰投资有限公司官方电话号码,但接通后显示号码已不再属于该公司。

神仙打架,百姓遭殃。和其他多数皇台酒厂的老员工一样,林华对“库亏”事件的内情并不清楚,“前一个老总把厂子挖空了,现在的老总接管后库存不多,就和前一任老总打官司,也打不清楚,几个亿也不可能回得来”。

品牌市场已被做烂

皇台酒厂仓库中“不翼而飞”的100万瓶酒,最终流向了市场,又“失去了市场”。

林华眼下正在为“以酒抵薪”而头疼,“酒不好卖,周围都是亲戚朋友,没销路”,他每个月的工资大约1800元,10个月的欠薪18000元要靠卖出等价的酒才能拿到。林华跑了武威市内数家烟酒商行,才售出价值2000元的皇台酒。

界面新闻记者走访武威市和兰州市多家烟酒商行发现,街头大部分烟酒商店早已不再销售皇台酒,甚至数年未听闻皇台酒。

“皇台现在没人做了,早就不行了。”兰州市城关区一家烟酒商行的老板告诉记者,“前几年我们也做这个酒,但是已经有四年多没进这个酒,也再没在圈子里听说过皇台了,以前做(皇台酒)的供应商都改行了。”

在兰州市城关区另一家冠名“皇台酒业”的品牌专卖店中,界面新闻记者看到了两款皇台酒产品,价格均在200元左右。老板称,“(皇台酒)就剩几瓶了,2018年初进过货,后来业务员跳槽了,厂家也没有新的人过来”,前几年皇台酒曾有较好的销售状况,高端产品价格在600元左右。
154883462862611400_a580xH.jpg

公开资料显示,作为西北地区最大的白酒、葡萄酒制造企业之一,皇台酒也曾享誉省内外。在1993年国家统计局首届中国糖酒工业企业评价中,皇台酒业被评为中国饮料制造业最佳经济效益500强之一,1994年在时隔80年的第二届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皇台酒与茅台酒双双荣获金奖。

白酒行业专家孙延元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因公司连年业绩亏损,目前业界少有专家仍在关注*ST皇台。

在退市边缘艰难维持的*ST皇台,为何失去了其最后一块领地——本土酒品市场?

皇台酒的“市场已经丢掉了”,*ST皇台内部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卢弘毅辞职之前已将皇台酒产品的价格体系整体打乱,“酒要急于变现,300多元的酒买一赠一,消费者大呼上当。”而与卢鸿毅同时期离职的公司多名高管也投资了新的白酒品牌,“自家人说皇台的坏话,杀伤力很大。”

上述内部人士称,由于“以前的经销商不惜成本的低价变现”,目前,*ST皇台切断了多数低价销售途径,“(公司)已经没钱投入市场运营,价格乱了,投入对市场效果不大。”

上市18年4次带帽

自上市以来,*ST皇台就一直在艰难维持壳资源。

*ST皇台主发起人为甘肃皇台实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注:现变更为甘肃皇台酿造(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法人代表为张景发)是由始建于1985年的甘肃凉州皇台酒厂改制而成的国有独资公司。

2000年8月,*ST皇台登陆深交所,彼时酒类企业上市者寥寥无几,贵州茅台(600519.SH)也是一年之后才登陆上交所。

2001年11月,*ST皇台控股股东变更为北京皇台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皇台商贸),该公司实控人为武威市凉州区国有资产管理局。2007年1月17日,北京鼎泰亨通有限公司(下称鼎泰亨通)成为皇台酒业控股股东,当时的鼎泰亨通处于张景发第三子张力鑫的控制之下。

在上述控股股东变换期间,*ST皇台并未惹上太多纠纷,但公司业绩发展低迷,经历先后两次戴帽:分别在2002年、2003年亏损1190万元和1.16亿元迎来第一次戴帽,2004年凭借一千万的净利润成功摘帽;2007年、2008年分别亏损5083万元和5881万元并二次戴帽,并在2009年再度扭亏。

2010年2月9日,鼎泰亨通与上海厚丰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厚丰)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上海厚丰受让*ST皇台19.6%的股权成为新的第一大股东,合同金额总价为2.21亿元。据媒体报道,上海厚丰成立于2010年2月2日,实控人为卢鸿毅。也就是说,当时上海厚丰在成立7天后就斥资2亿元收购了*ST皇台股权,成为其第一大股东。

上海厚丰获得公司控制权之后,曾两次试图通过定增,提升其实控人卢鸿毅对上市公司的控制力。值得注意的是,大股东两次提出定增议案之时,鼎泰亨通提请仲裁,导致两次定增均陷入停滞。

财报显示,*ST皇台因2013年和2014年连续亏损2930万元和3929万元,迎来第三次戴帽。

为力挽持续亏损颓势,2014年6月,*ST皇台拟向上海厚丰的关联方发行不超过1.9亿股,募资14亿元进军保健品行业并补充营运资金,此次重组又遭二股东皇台商贸否决。

此外,*ST皇台还曾多次尝试“跨界”重组。2014年,皇台酒业计划与浏阳河重组,却因自身官司缠身,浏阳河又被曝“资金链面临断裂”而不了了之;2015年,*ST皇台进军番茄业务,但番茄业务经营近2年并无起色;2016年,*ST皇台谋划与游戏类公司飞流九天重组未果;2017年,公司又打算以现金增资的方式购买深圳市中幼国际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部分股权,因标的存在多项违规行为未有结果。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据公开报道,从*ST皇台进军大健康产业,到转投番茄业,国资股东皇台商贸都持反对意见,与大股东上海厚丰意见相左。

有业内人士认为,股东内讧导致企业高层不稳,是*ST皇台管理体制失效、产品升级开发全线崩盘的根源。

据媒体报道,*ST皇台的股权之争可上溯至“张氏家族”的旧日恩怨。张力鑫控制的鼎泰亨通将*ST皇台的股份转让给上海厚丰,但以其兄弟张立生为代表的家族另一方却并不接受这个转让股权决定。此后,张氏家族部分成员联手皇台商贸开始了与大股东上海厚丰长达数年的话语权之争。据悉,皇台商贸及其控股股东甘肃皇台酿造(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先后10次将皇台酒业告上法庭,涉案金额达2.2亿元。

2018年后,*ST皇台第四次戴帽,在2016年至2017年分别亏损1.27亿元、1.88亿元,并于2018年5月3日起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

涉多桩诉讼

卢鸿毅退出后,*ST皇台迎来了新疆润信通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新疆润信)接盘,新疆润信总经理名为“沈巍”,与德隆旧将沈巍同名。

2015年,上海厚丰原股东刘静、卢鸿毅、赵泾生将所持全部股权,合计作价1亿元转让给新疆润信,由此后者间接持有皇台酒业19.6%股权,成为上市公司间接控股股东。这较卢鸿毅获取控制权时花费的2.21亿元,“便宜”了1.21亿元。

不过,等待着新股东新疆润信的,却是早已一团乱局的*ST皇台。

据界面新闻记者不完全统计,2018年,*ST皇台共发布民事判决相关公告16次,其中9份公告涉及证券虚假陈述,所有判决对应的都是群体诉讼。其中,有部分案件的赔偿金额达到了100万元以上

*ST皇台似乎掉入了民事诉讼的漩涡之中,“能有多少案子,公司自己也搞不清楚”,*ST皇台内部人士说道,“但公司所涉多桩民事纠纷及债务在账目上存在瑕疵”。

*ST皇台公告显示,2018年7月份,由于*ST皇台拖欠无锡市梅林彩印包装厂(下称无锡梅林)货款,被法院判决支付1411万元的欠款,同时还需按照同期央行贷款利率支付利息。

上述内部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公司对无锡梅林相关欠款皆已结清,据公司账目显示,卢鸿毅早已将货款付给无锡梅林厂长吴梅林,而吴梅林将其中部分账款打至卢鸿毅私人账户,此后,卢鸿毅“利用职务之便拟了付款承诺,成了诉讼依据”,“我敢说,最后无锡面临的债务是不存在的,因为1000多万加上利息,这件事最后肯定是卢弘毅侵占掏空了”。

据*ST皇台1月3日公告,根据江苏省无锡市锡山区人民法院的《执行裁定书》裁定,强制执行无锡市梅林彩印包装厂的到期债权1362.29万元。

谢维宏称,目前*ST皇台所涉多桩“债权债务的甄别问题是急需要的,而且这事急需要和公安进行配合”。武威刚下过一场大雪,董秘办公室暖气不足,寒气从脚底蔓延。

界面新闻记者随后致电无锡梅林在企查查官方平台公布的电话号码,电话彩铃显示该号码确实为无锡梅林销售热线,但接通后工作人员称该号码已是其他公司在使用。

“存在瑕疵”的民事诉讼不仅仅限于无锡梅林欠款案一桩,*ST皇台内部人士称,公司账目显示,*ST皇台目前所涉多桩债券诉讼中,绝大多数存在细节和金额错误。

新任大股东新疆润信不得不“背锅”,2018年5月,受多起诉讼影响,*ST皇台董事长胡振平已经被法院执行限制消费令。据*ST皇台2018年12月7日公告,公司新增4个银行账户被冻结,冻结金额约1020.9万元,2018年9月,*ST皇台因涉民事诉讼,其中国建设银行武威西街支行设立的基本银行账户被司法冻结,冻结金额为352.74万元。

最后的挣扎

2018年底,谢维宏和公司同事们筹划数月的重组方案宣告失败。

2018年12月24日,为了保壳的*ST皇台发布公告,拟作价1.57亿元,将甘肃唐之彩葡萄酒业有限公司69.55%的股权转让给控股股东上海厚丰。此前,已将全资子公司甘肃凉州皇台葡萄酒业有限公司100%的股权以象征性对价人民币1元的价格出售给上海厚丰。

如果上述交易顺利完成,*ST皇台将成功甩掉亏损的葡萄酒业务,交易产生的溢价也可帮助公司2018年度实现扭亏。

然而,剥离了葡萄酒业务后,*ST皇台却没能如期等来上海厚丰的“救命款”。

*ST皇台1月2日发布晚间公告称,截至本公告披露日,控股股东上海厚丰尚未向本公司支付转让价款。本公司2018年“双保”(保净利润为正、保净资产为正)目标已不能实现。根据相关规定,在本公司披露2018年年度报告后,深圳证券交易所有权决定暂停本公司股票上市交易。

此时,上海厚丰的境遇也并不怎么好。

据*ST皇台1月28日晚间公告称,上海厚丰持有的公司3477万股股份已被轮候冻结,此次轮候冻结数量为上海厚丰持有公司股份的100%,占公司总股本的19.60%。不仅如此,据*ST皇台2018年10月31日公告,上海厚丰股权被司法冻结及公司被纳入失信执行人名单。

1月22日,*ST皇台发布2018年业绩预告。公告显示,2018年,*ST皇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7000万元-9000万元,和2017年亏损1.88亿元相比,减亏幅度在52%-63%之间。

在同一日,深知已经无法扭转亏损局面的皇台酒业,也发布了《关于公司股票存在暂停上市风险的提示性公告》。公告显示,皇台酒业已经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和其他风险警示,公司股票已被实施*ST风险警示特别处理。
15488346597713000_a580xH.jpg

背负大量纠纷,沦为空壳的*ST皇台现在怎么办?

*ST皇台内部知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公司已制定了大致的发展方案,由大股东、二股东及政府管理部门共同商议探讨。但上述内部人士认为,*ST皇台再依靠酒业作为企业主业的可能性不大,“皇台酒的市场已经没有了,企业现在能做的就是保住一个壳,做好新的优质资产注入的准备”。

留给新疆润信及*ST皇台的时间不多了,在借壳上市标准严格执行IPO标准政策环境下,走向暂停上市的*ST皇台命运难测。

已在酒厂工作20多年的老员工陈莉回忆,在皇台酒业最鼎盛的时期——90年代前期,那时候“厂子效益特别好,高考落榜生作为‘代培生’去外面学习两年,进场就是职工,一月工资300至400元”。

“这在那时候已经是高工资了”,陈莉说。如今,他们却不得不通过卖酒来拿回一点工资。

(文中林华、陈莉为化名)
收藏 打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文章,登录注册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