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欢迎来到本站,最新资讯干货!
去个人中心 退出

富力地产:广州政府驰援 子公司陷受贿、纠纷

摘要: 1月7日,富力地产宣布将旗下富力兴盛置业的部分股权出质予广州市城投投资有限公司,出质股权数额162.5万元。富力兴盛置业成立于2004年,由富力地产持有75%股权。 而在1月4日,富力地产已经将所持有的广州圣景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25%股权、广州富景吉山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50%股权、广州天力建筑工程有限公司90%股权质押给广州市城投投资有限公司。 广州城投属广州市城市建设投资集团,为广州市国资委直接控股。2013年,为促进市城投集团转型升级,广州市城投集团联合广州基金组建该公司,主要业务包括资产管理、投资管理等。

/张垣

 

富力地产:广州政府驰援 子公司陷受贿、纠纷

 

 

1月7日,富力地产宣布将旗下富力兴盛置业的部分股权出质予广州市城投投资有限公司,出质股权数额162.5万元。富力兴盛置业成立于2004年,由富力地产持有75%股权。

而在1月4日,富力地产已经将所持有的广州圣景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25%股权、广州富景吉山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50%股权、广州天力建筑工程有限公司90%股权质押给广州市城投投资有限公司。

广州城投属广州市城市建设投资集团,为广州市国资委直接控股。2013年,为促进市城投集团转型升级,广州市城投集团联合广州基金组建该公司,主要业务包括资产管理、投资管理等。

此前恒大面临战投之危时,广州城投也曾伸出援手。据恒大公告,该集团394亿人民币战略投资者签订补充协议,其中有100亿人民币权益由广州城投持有。目前,广州城投持有恒大集团4.8%的股份。

有媒体分析表示,此次广州城投投资有限公司出手,代表的是广州市政府的态度,富力地产有望借此获得融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3月31日,广州圣景净资产16.64亿元,天力建筑净资产76.59亿元,两家公司净资产近百亿。

2020年下半年,三道红线政策发布以来,富力三条标准全部踩中。截至2020年9月末,富力账面货币资金359.5亿,短期借款93.47亿,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659.23亿,净负债率为179.73%。

按富力地产联席主席李思廉年初所称,到2020年底,富力要将净负债率降至约167%水平,将在国内外处理250亿到300亿债务,其中超过一半会有重组安排,其他的靠资金和销售来抵消。

2020年,富力权益合约销售金额约1387.9亿元,同比增长0.43%,销售面积约1153.09万平方米,同比下降8.1%。按其披露的1520亿元销售目标计算,富力今年业绩完成率约91.3%。

而在2019年,富力地产订立了1600亿元的销售目标,但当年仅实现了1381.9亿元的销售额,仅完成了目标的86%。

此外,2020年10月5日,富力完成2.57亿股新H股配售,配售所得款项净额为24.98亿港元,将用于偿还公司境外债务;10月12日,富力完成广州CBD某写字楼部分权益转让,交易规模近20亿元。

进入2021年,富力降负债更为迫切。1月6日,富力披露,已提前完成“16富力01”公司债券的全额支付工作,本金及利息共计64.32亿元。该债券发行规模60亿,付息日为计息期限的每年1月11日。

2020年12月,富力连续完成两笔债券的回售。12月4日,富力兑付“18富力08”公司债券回售本金39.99亿及全额利息2.63亿;12月30日,富力完成“18富力10”公司债券的回售工作,包括本金70.20亿及利息4.91亿。

另悉,富力地产“16富力03”公司债券将于1月22日到期,富力已准备好该债券全额本息共38.52亿,将按规定完成债券全额本息兑付。

据惠誉一份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9月,富力地产有360亿元的资本市场债务将在12个月内到期或可回售,其中包括192亿元人民币和86亿元人民币的债务分别将在2021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到期。

此外,富力地产的子公司——富力(北京)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富力北京公司”)近段时间则陷于司法纠纷之中。

据媒体报道,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公开信息显示,富力北京公司及其法人、董事长杨培军在2020年12月17日收到了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发出的一纸限制消费令。民事判决书显示,今年8月末,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针对富力北京公司和北京顺恒达停车设备科技有限公司之间的承揽合同纠纷作出一审判决,要求富力北京公司支付原告顺恒达公司质保金13886.38元及利息。

双方的纠纷始于在相关工程约定的质保期届满后,富力地产以顺恒达公司未办理“工程保修到期移交单”为由拒绝支付质保金。在法院判决富力地产违约后,富力北京公司迟迟未支付这万余元的质保金。富力地产未在指定期限内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富力北京公司法人被限制消费。

富力地产:广州政府驰援 子公司陷受贿、纠纷

除了被法院采取限制消费措施,在近日终审宣判的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原理事长王剑受贿案中,富力北京公司也扮演了十分不光彩的角色。根据裁决书内容,2002年至2013年,王剑利用担任共青团中央实业发展中心党组书记、主任,中青高新主任的职务便利在实业中心、中青高新与富力(北京)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合作开发“中国青年出版社印刷厂综合改造项目”过程中,为富力北京公司在项目合作上谋取利益,并于2010年9月,为其亲属以明显低于市场价格从富力北京公司购买商品房一套,其所购房屋支付的价格与交易时的市场价格差额为人民币368.8496万元。 

说点什么...

已有 0条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010-63355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