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欢迎来到本站,最新资讯干货!
去个人中心 退出

进击的王海

摘要: 在事件广受关注之后,王海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辛巴和罗永浩其实在我这里也是个骗子,只不过老罗是个智商比较高的骗子。他对社会危害更大、欺骗性更强”。 王海说道,直播带货最大的问题在于,监管部门没有认真履行职责,平台没有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消费者不尊重常识。 他表示,虽然自己经手的大部分打假案都成功了,但仍然感觉到社会对职业打假的观念陈旧,根深蒂固。 法律设立惩罚性赔偿的目的,就是让每一个消费者都成为吹哨人,通过索赔来叫停制假、售假和其他的欺诈行为。现实是,韭菜还在疯长,镰刀都不够用了。我们打假打得都疲劳了。很多人还是希望什么事都是政府、监管部门来解决。但监管部门资源是有限的。

/张垣

 

过去的两个月里,在直播带货的领域里占据C位的不再是李佳琦和薇娅,而是沉寂多年的职业打假人——王海。

2020年10月25日,辛巴团队的主播“时大漂亮”在直播时向粉丝推荐了一款燕窝产品。11月4日,有消费者质疑辛巴徒弟“时大漂亮”在直播间售卖的即食燕窝“是糖水而非燕窝”,并要求辛巴对此作出解释。具体涉及的产品,是10月25日“时大漂亮”在直播间售出的茗挚牌“小金碗碗装燕窝冰糖即食燕窝”。

随后,辛巴现身猫妹妹直播间进行回应,为了验证品牌的真实性,辛巴连开数罐新燕窝进行演示并拿出了产品检验报告自证清白。在直播中,辛巴表示,自己有录音,对方需要加价格才要下架视频,这样看来就是赤裸裸的敲诈勒索了,辛巴称:“倾家荡产也要告这些人诽谤”。

11月6日,辛选官方微博还发布律师声明,称“时大漂亮"在直播间推广销售茗挚品牌“小金碗碗装燕窝冰糖即食燕窝”均为合格正品。公司和“时大漂亮”对部分网络用户对原视频进行于剪辑和修改后发布诋毁评论的侵权行为,将委托律师调查取证,采取法律措施,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

11月9日,打假人王海在微博中发布中广测出具的检测报告,直指辛巴所售的即食燕窝产品“就是糖水”,且“该糖水不含蛋白质和氨基酸,检测结果唾液酸含量高达万分之一点四”。

事件发酵后,11月27日,辛巴发布声明,表示确实存在夸大宣传,辛选直播间将召回全部出售产品,并退一赔三,共退赔近6200万元。

12月15日,南沙区综合行政执法局发布的投诉举报答复称,对投诉举报的事宜进行了核查,经核查,涉诉公司涉嫌违法,予以立案。对于燕窝品牌方广州融昱有限公司,12月16日,南沙区综合行政执法局发布关于广州融昱贸易有限公司涉嫌不正当线索的答复称,“我局12月11日对广州融昱贸易有限公司涉嫌不正方竞争行为已作出立案查处,目前正在调查处理中。”

12月23日,微信公号“广州市场监管”发文称,近期,“辛巴直播带货即食燕窝”事件引起社会关注,广州市场监管部门第一时间介入,依法依规对相关当事人进行立案调查。

根据调查结果,市场监管部门拟对涉事直播间的开办者,广州和翊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作出责令停止违法行为、罚款90万元的行政处罚;拟对“茗挚碗装风味即食燕窝”品牌方,广州融昱贸易有限公司其作出责令停止违法行为、罚款200万元的行政处罚。

上述调查处理情况出来后,职业打假人王海评论称,"避重就轻,应该追究刑事责任。"

此前,王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辛巴不应该只判 15 年,而应该是无期徒刑。在微博上,王海称,《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 诈骗公私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王海举出 2018 年山东聊城化妆品涉假案例为例,这家公司员工利用眼线笔在脸上画斑点,然后涂上产品再擦掉,产生能够使用该化妆品立即祛斑的效果,拍摄虚假视频在快手、抖音等宣传该化妆品有祛斑效果,在微信上以1280元左右一套的高价向全国各地出售。

王海认为,目前,聊城已被抓到的 9 个人有 7 个人已经被批准逮捕,2 人取保候审,这个团队的总销售额为 160 多万,跟辛巴团队的销售额不能相提并论。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曾与王海因商品质量问题进行过几轮口水战的直播“新秀”罗永浩在12月15日下午发出微博称,其“交个朋友”直播间直播售出的部分羊毛衫为假货。

2020年11月,王海就曾在网上喊话老罗,说他销售的“皮尔卡丹”羊毛衫材质不对。罗永浩方面称,商品售出后,有消费者反馈,他们在收货后怀疑收到的衣服不是纯羊毛,是假货。罗永浩回收了五件,分别送到两家专业机构检测。12月15日下午,得到的其中一家的检测结果是,送检产品为非羊毛制品。

罗永浩称,该羊毛衫的供货方,上海围寻科技有限公司和桐乡市腾运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涉嫌伪造文书,涉嫌伪造假冒伪劣商品,涉嫌蓄意欺诈。其将马上向公安机关报案。

对于售出的羊毛衫,罗永浩称将联系所有购买该产品的消费者,进行三倍赔付。共有两万多名消费者,为此其损失了450万。

12月22日晚,王海通过社交平台实锤罗永浩涉嫌销售虚假产品,点名老罗直播间销售的某漱口水包装上标注的厂家与实际不符,厂家表示这款漱口水自2020年3月份起就停止生产了,可老罗直播间售出此款商品上的生产日期竟然是今年5月的。王海预估了这款漱口水销量可能达到了50万单,如果按照退一赔三的原则,旧债还没还完的老罗恐怕又得新添2个多亿的债务。

进击的王海

 

而在事件广受关注之后,王海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辛巴和罗永浩其实在我这里也是个骗子,只不过老罗是个智商比较高的骗子。他对社会危害更大、欺骗性更强”。

在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王海说道,直播带货最大的问题在于,监管部门没有认真履行职责,平台没有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消费者不尊重常识。

他表示,虽然自己经手的大部分打假案都成功了,但仍然感觉到社会对职业打假的观念陈旧,根深蒂固。

法律设立惩罚性赔偿的目的,就是让每一个消费者都成为吹哨人,通过索赔来叫停制假、售假和其他的欺诈行为。现实是,韭菜还在疯长,镰刀都不够用了。我们打假打得都疲劳了。很多人还是希望什么事都是政府、监管部门来解决。但监管部门资源是有限的。

说点什么...

已有 0条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010-63355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