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欢迎来到本站,最新资讯干货!
去个人中心 退出

蛋壳公寓暴雷风波愈演愈烈

摘要: 随着蛋壳公寓暴雷风波加剧,在房东、租客、工作人员和合作方共同讨伐蛋壳公寓的同时,房东和租客的矛盾日益尖锐了起来。 印有抖音标记的一则短视频也引发了不小的刷屏,内容是房客与房东间的博弈合辑。 网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陈述他们被房东扫地出门的经过,大多背负着“租金贷”的他们一边流离失所一边可能还要继续为蛋壳公寓支付贷款。

/张垣

 

随着蛋壳公寓暴雷风波加剧,在房东、租客、工作人员和合作方共同讨伐蛋壳公寓的同时,房东和租客的矛盾日益尖锐了起来。

印有抖音标记的一则短视频也引发了不小的刷屏,内容是房客与房东间的博弈合辑。

一位中年男子从阳台上跳进卧室,气势汹汹地跑到大门处换锁,看上去像租客的年轻男孩子拦也拦不住。有女孩儿穿着居家服站在大门口,拎着一把小刀,声嘶力竭地对抗一屋子的大汉与女人,小刀始终没举起来,倒是拍视频的女人翘着腿,气定神闲地坐在客厅凳子上。有房东断了水电,一个小伙子就着月光,在乌黑的阳台上吃着泡面。

网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陈述他们被房东扫地出门的经过,大多背负着“租金贷”的他们一边流离失所一边可能还要继续为蛋壳公寓支付贷款。

据山东商报报道,11月23日中午11点38分,山东商报突然接到来自一个北京的电话,来电备注显示的是记者之前的采访对象马女士。接通电话后,电话那头的马女士带着哭泣声告知记者,她现在在蛋壳公寓北京总部大楼的楼顶,称自己“可能要永远地离开这个世界了”……记者苦心劝说其保持冷静,不要冲动做傻事,同时当即向北京警方反映了情况。

马女士跳楼的原因,跟蛋壳公寓有关。因为自己明明交了8千多租金,但是蛋壳公寓却不给房东付费,房东来赶人。

蛋壳公寓暴雷风波愈演愈烈

 

11月24日消息,据媒体报道,蛋壳公寓南京、成都办公室已经人去楼空。

一位现场维权的房东对媒体表示,之前办公室还有几位工作人员帮用户登记投诉,现在已经没有工作人员了。

据报道,参与维权的不仅有房东、租客,还有蛋壳公寓工作人员。一位工作人员对媒体称已经很久没有发工资了,各种事项都在等北京总部的消息。


蛋壳公寓暴雷风波愈演愈烈


此前蛋壳公寓官方声明没有破产,没有跑路,但并未给出具体解决方案,房东、租客和供应商都在等蛋壳公寓答复。

针对蛋壳公寓引发的混乱局面,11月19日,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北京市住建委称,已针对蛋壳公寓成立专办小组,希望能平稳解决此事,后续处理方案会及时公布。

此外,近日,深圳、重庆、成都、杭州、西安等地相继就规范住房租赁企业经营行为发布通知。深圳要求住房租赁企业不得“高进低出”“长收短付”;重庆、成都等地将住房租赁企业收到的租金和以房屋租赁贷款方式获得的资金纳入专项监管账户。

而作为我国首部专门规范住房租赁的行政法规,今年9月公开征求意见的《住房租赁条例(征求意见稿)》也提出,将“高进低出”“长收短付”等高风险经营行为的住房租赁企业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加强对租金、押金使用等经营情况的监管。

北京大学房地产法研究中心主任楼建波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一方面,租赁企业可能会以租金优惠、分期还款等名义,鼓励承租人在租房时使用一年期的租金贷款。另一方面,租赁企业通过承租人获得了一年贷款,付给房东的租金却是按月或季付的。这也就是所谓的‘长收短付’。”

他指出,租赁企业通过这种方式控制了更多资金和房源,用于扩张和周转。在租赁市场长期稳定的情况下,弊端暂时看不见,一旦市场出现短期波动,租赁企业资金链条断裂“跑路”,房东和承租人就都成为了受害者。目前,各地出现“爆雷”的租赁企业基本属于这种情况。

因此,无论是深圳强调不得“高进低出、长收短付”,还是重庆、成都等地要求对承租人支付周期超过三个月的租金和以“租金贷”方式获得的资金进行监管,都是针对此类情况提出的监管举措。

楼建波提出,要防范住房租赁企业尤其是托管式租赁企业高风险经营,或可要求租赁企业经营规模应和自有资金相匹配。

北京市房地产法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赵秀池也表示,对容易“爆雷”的轻资产住房长租企业需进行资金监管,但高进低出本身就是长期亏损状态,不可能长久持续。因此,从源头上,不应片面鼓励轻资产长租企业发展,除非其有低成本房源,能够稳定地赚取低收高租的差价。

其实早在去年底,住建部等六部门就曾联合发文,明确加强对采取“高进低出”“长收短付”经营模式的住房租赁企业的监管,并要求住房租赁企业不得以租金优惠等名义诱导承租人使用“租金贷”。

说点什么...

已有 0条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010-63355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