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欢迎来到本站,最新资讯干货!
去个人中心 退出

蘑菇街聚焦直播电商,高管离职、裁员140人

摘要: 4月17日,有网友在某职场社交平台爆料称,电商平台“蘑菇街”裁员140人,占比在10%左右。


417日,有网友在某职场社交平台爆料称,电商平台“蘑菇街”裁员140人,占比在10%左右。对此,蘑菇街官方回应:“该消息属实,这是公司特别艰难的决定,除了N+1.5赔偿之外,公司还为这些同事积极寻求解决方案。”有相关人员表示,此次裁员就连2019年毕业的应届生也未能幸免:“整个小组只剩下组长,校招员工也不例外。”

对于如此大刀阔斧的裁员,让投资人不禁对公司运营状况产生疑问,公司方面则表示,“本次优化主要集中在技术部门,这是基于业务结构的正常调整,蘑菇街将更加聚焦直播电商行业,所以优化掉部分非强相关业务。目前市场部、运营部仍在招聘。”

对于此次裁员,被裁员工的态度也各不相同。

在疫情影响下,有部分员工对于被裁员也有了更高的容忍度,表示能拿到合理赔偿已经是一个“不错”的结果。在微博上,有网友评论:宣布裁员后,蘑菇街楼下的咖啡厅是生意最好的一天,蘑菇街被裁的员工都忙着庆祝,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蘑菇街给出的补偿非常慷慨——N+1.5“哺乳期”2N+1.5。甚至有内部员工调侃,被裁员的员工比没被裁的员工幸运。

更多的员工,则是流露出在被裁员后对于未来生活的担忧。

除了疫情,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蘑菇街在这个时刻大幅度裁员呢?
 
转型直播阵痛

蘑菇街算得上是中国电商的鼻祖级平台,2011年成立后,逐渐发展定位于为年轻女性提供衣服、鞋子、配饰、美妆等平价商品,深受大学生群体追捧。2016年起,蘑菇街开始发力电商直播业务,该业务逐渐成为公司业绩增长主要发力点。然而,从财报数据看,蘑菇街的直播电商虽然发展快速,但公司尚未达到盈亏平衡点。

截止至20191231日,财报显示,在过去的12个月,蘑菇街活跃买家数2660万,同比下降22.9%;第三季度蘑菇街直播业务营收增长低于100%。主要原因是在从电商向直播转型期间,因为在与抖音、快手等大流量直播平台的强力竞争中,蘑菇街在直播业务上并无核心优势,显得没有“存在感”。有媒体报道称,因为蘑菇街APP本身在电商APP中就显得缺乏差异化,导致在激烈竞争中岌岌可危。虽然早在2016年就转型直播,但是并没有达到先发制人的效果。据悉,目前蘑菇街除了少数头部主播还在正常工作,很多腰部主播都在寻求出路。
 
市值缩水严重

此次疫情让蘑菇街的消费者购买力和产品供应链都受到严重影响;美股因疫情导致大幅下跌,也使得蘑菇街受到波及,供应链出现问题,加上股价大跌,成为此次大裁员的诱因。

截至420日收盘时,蘑菇街股价为1.04美元,涨幅5.57%,总市值1.11亿美元,相比较蘑菇街上市之初的14.97亿美元市值,以及2018年年底27.5亿美元的最高值市值,缩水超九成。

并且据企查查所示,自从2015年收到平安创新投资基金和天图投资的超2亿美元D轮融资后,再到2018年美股上市,此后蘑菇街再未收到任何战略投资。

没有充沛的资金支持,加上低迷的股价,这也让其在与抖音、淘宝等重量级直播平台的对战中显得默默无闻。
财报显示,蘑菇街去年第四季度实现营收2.695亿元,同比下降26.6%;净亏损达16.346亿元,较上年同期净亏损人民币4220万元,相比扩大37.7倍,主要原因是20162月收购美丽说产生的商誉减值;调整后净亏损为9560万元,2018年同期净利润为1370万元。
 
高层人事变动

近来,蘑菇街不仅是对基层人员进行优化调整,高层人事也在经历震荡。短短一个月内,已有至少3名高管离职。228日,蘑菇街发布公告称,高级副总裁曾宪杰因个人原因离职。随后,331日,公告称公司CFO吴婷辞职,辞职原因与高级副总曾宪杰相同。

在蘑菇街all in”的电商平台,其资深副总裁、直播业务负责人金婷婷(花名洛伊)也已于331日离职。而她本人也于331日发朋友圈表示“过去暂告一个段落”。有媒体称,金婷婷将加盟蘑菇街的竞品公司“小红书”并负责电商直播业务。对此,小红书方面作出回应称“消息不实”。

(End)




撰文|李佳路
编辑|陈小鱼
 (文章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说点什么...

已有 0条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010-63355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