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欢迎来到本站,最新资讯干货!
去个人中心 退出

分众传媒市值缩水严重 一季度净利同比跌92%

摘要: 美国当地时间4月2日盘前,瑞幸咖啡自爆造假,而作为将瑞幸咖啡推向消费者的重要推手,与“神州系”交集颇深的分众传媒,更是被迫站到了各界聚光灯下。

关闭

美国当地时间4月2日盘前,瑞幸咖啡自爆造假,而作为将瑞幸咖啡推向消费者的重要推手,与“神州系”交集颇深的分众传媒,更是被迫站到了各界聚光灯下。


4月15日,分众传媒披露了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预告,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800万元-4200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87.66%-91.77%。没有出现亏损,已经让很多投资者释怀了,因此一季报发布后的两天时间里,分众传媒股价出现强劲反弹。回顾分众传媒回归A股后的股价走势,市值出现严重缩水。

一季报同比大降

4月15日,分众传媒披露了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预告,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800万元-4200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87.66%-91.77%。

如此大的净利降幅,分众传媒披露的报告中称:一是2018年底开始国内广告市场增长疲软,广告点位快速扩张导致成本快速上升;二则是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国内广告市场需求较去年同期有较大幅度下滑,致使公司营业收入同比减少。

实际上,分众传媒这些年经历的危与机远不是报告能披露清楚的。对于分众传媒来说,瑞幸咖啡曾是它最经典和引以为傲的案例之一。分众传媒与陆正耀的“神州系”有着深度合作。瑞幸事发以来,截至4月9日午间收盘,分众传媒的股价累计下跌7.26%。同时,各方对于其帮助瑞幸虚增广告费用、虚开发票的质疑也屡屡传出。

尽管分众传媒的董秘再三保证,在瑞幸事件中,公司完全恪守了相关法律法规,但与此同时分众传媒与“神州系”撇清关系的一系列迷之操作却让人觉得“此地无银三百两”。

一方面,分众传媒对外声明称从2018年开始公司就积极进行客户结构调整;另一方面,分众传媒在其官网上删除了与瑞幸相关的信息。但是,瑞幸正式自曝之前,浑水已经出具了对其做空的报告。所以,分众传媒的反驳和行为显得有些苍白无力。

市值缩水

2003年,分众传媒创始人江南春在全世界首创了电梯传媒这条广告渠道。从2003年到2018年,15年的时间里分众传媒在经历了美股上市、私有化、借壳上市、兼并收购失败、回归主业等重重波折后,分众传媒终于成为了楼宇和影院广告的寡头。其主要产品为楼宇媒体(包含电梯电视媒体和电梯海报媒体)、影院银幕广告媒体和终端卖场媒体等。


分众传媒所拥有的媒体资源一直都是增长状态,但从2018年开始,受宏观经济的影响,广告主需求低迷,造成了市场的下滑。分众传媒收入也难免下滑,收入端萎缩的同时,成本反而升高。

2018年分众电梯展示终端数量相较于2017年增长了78%,为历史最高增速,总的媒体点位达到260万个,而分众传媒的计划是达到500万个展示终端。租赁、维护、折旧成本都在急速攀升。此外,因为新冠疫情和瑞幸的“传闻”,都直接影响了收入,会出现业绩和毛利率大幅下滑的情况。

在股市方面,阿里2018年150亿入股分众传媒成为第二大股东,阿里的入股可以说是进一步增强了其在广告行业中的地位,引得不少投资者纷纷入股。股价在一定程度上是公司经营的晴雨表。业绩低迷,股价也随之一路下滑。

相比刚回A上市时的2700亿市值巅峰,如今分众传媒市值仅剩600多亿。并且,今年以来,在疫情影响下,广告业普遍遭遇行业冰冻期,分众传媒年初至今股价重挫40%,创近年来新低。

电梯媒体的竞争


分众传媒在电梯媒体市场份额一直是一家独大,主要把持着商务楼宇的优质媒体资源,而在社区媒体广告领域崭露头角的新潮传媒,有着成都高新区、百度、京东等各路大神加持,与之展开竞争。

对此,市场上出现了两种声音,一种是认为分众传媒作为行业标杆,无法比拟和超越,倒向分众传媒,甚至提出“新潮传媒的点位资源在农村,广告客户也都是地方小广告”的说法;另一种声音认为梯媒行业垄断已打破,电梯媒体出现变局,随着新潮传媒近几年的飞速增长和在技术上的不断突破;未来,梯媒的竞争格局还将进一步改写。


(资料来源:CTR 前瞻产业研究院整理)

分众凭借着先发优势,通过一个正循环的商业模式,逐步构建起电梯媒体广告的商业模式,并且形成了规模效应,也就是所谓的分众护城河,获取了丰厚的利润。


而新潮传媒主要从抢占电梯剩余空间,增加梯内广告屏幕的方式和提供更高的租凭费用入手。另外,新潮从三四线城市以及社区做起,这是分众还未占领的地盘。并且伴随的消费市场的日益更迭以及流量时代,竞争只会愈演愈烈!

 

(End)



撰文|陈小鱼

编辑|陈小鱼

 (文章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说点什么...

已有 0条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010-63355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