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欢迎来到本站,最新资讯干货!
去个人中心 退出

非典时的“零号病人”:“毒王”隐姓埋名,下落成谜

摘要: 近期,网络流传信息称,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毕业生黄燕玲是所谓的最早感染新冠病毒的“零号病人”。

近期,网络流传信息称,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毕业生黄燕玲是所谓的最早感染新冠病毒的“零号病人”。

 

2月16日,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发表声明称,经查证,黄燕玲同学于2015年在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毕业获得硕士学位,在学期间的研究内容为噬菌体裂解酶的功能及抗菌广谱性,毕业后一直在其他省份工作生活,未曾回过武汉,未曾被2019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身体健康。

 

什么是“零号病人”?为什么寻找“零号病人”如此迫切?

 

“零号病人”,指的是第一个患某种传染病,并开始散播病毒的病人。在流行病调查中,通常被叫做首发病例。

 

资料显示,在传染病的发生发展和传播过程中以及传染病的认知、研究过程中首发病例一直是占有重要的地位,通过对首发病例的细致调查,能为疾病来源、病因分析、预测、控制措施采用、预警机制的建立提供大量宝贵信息。

 

在此次武汉肺炎疫情中,寻找“零号病人”对准确判断病毒潜伏期、确定传播方式、判定疾病来源并为试剂和疫苗研发提供样本都有重要科研意义。

 

然而,“零号病人”一旦被曝光,其承受的压力与歧视也让人绝望。2003年非典疫情的“零号病人”,如今已隐姓埋名,下落不明。

 

2002年12月,非典在中国广东出现,随后扩散到东南亚乃至全球,直到2003年年中,疫情才被控制住,这是中国人第一次经历如此大规模全球性传染病疫情。

 

黄杏初成为中国首例报告的非典病人。

 

                                             

非典时的“零号病人”:“毒王”隐姓埋名,下落成谜

 

2002年,刚刚成为深圳一间酒楼掌勺大厨不足一年的黄杏初突然病倒了。

 

起初,黄杏初身体不舒服,发热、畏寒、全身无力,只是感觉自己是发烧,到附近的诊所看病,医生也说问题不大。经过一段时间休息后,发现并未好转,就去医院打针,但收效甚微。

 

2002年12月15日,黄杏初病情加重,呼吸困难,家人把它送到了河源市人民医院。

 

2002 年12月17日,黄杏初家人给广州军区总医院打电话求助,就这样将高烧不退的黄杏初转到了广州军区总医院。

 

此时,黄杏初已经发高烧数日,39.8 摄氏度,不仅呼吸困难、全身发紫,同时还伴有神志不清、躁动不安,护士无法给其打针给药,医生无法采取治疗手段,只好叫几位医师来把他按住。

 

随后,和黄杏初接触过的医护人员,包括他的主治医生叶钧强,均开始发病。很快,广东省内接连出现同样的病症患者,表现均为持续高烧、畏寒、头疼、持续的咳嗽,甚至痰中带血,诊断后发现肺部出现炎症,阴影占据整个肺部,使用抗生素均不见效。

 

奇迹是,一个月后,黄杏初康复出院了。

 

然而,作为“零号病人”,黄杏初的名字却被媒体报道了出去,民众的恐慌和愤怒把黄杏初推到了风口浪尖,甚至有人称他为:“毒王”。

 

这个名称让黄杏初愧疚又自卑。黄杏初为了躲避舆论的关注与谴责,他前后换了五六个手机号,切断了和一切亲属的往来,甚至改了名字,消失在大众视野里。

 

“非典”结束后,黄杏初又回到深圳的酒楼上班,却不料因为他的回归,酒楼的生意一落千丈。这让他不仅丢了工作,连带着也影响了老板的生意。黄杏初离开酒楼后,再也没有人知道他的下落。

 

“本来活得好好的,可是现在一下子变成了一个逃犯一样。” 黄杏初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

 

“他今年才34岁,以前一个月的工资有1万元,现在连工作都找不到,人们都把他当瘟疫到处避让。社会这样对他,他为什么不能躲避?再这样下去,他今后几十年的日子怎么过?” 为黄杏初治好病的广州军区总医院呼吸科主任黄文杰曾气愤地说。

 

非典过去10年后,2013年有媒体曾寻访黄杏初,他老家的三层楼房已经弃置,一家人连过春节都没有回来。

 

黄杏初的下落成了一个谜。


撰文:成都

编辑:王小陌

说点什么...

已有 0条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010-63355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