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欢迎来到本站,最新资讯干货!
去个人中心 退出

守得云开见月明:家乡防疫小记

摘要: 截至2020年1月30日24时,江西省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240例,其中重症病例33例,出院病例7例。

截至2020年1月30日24时,江西省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240例,其中重症病例33例,出院病例7例。目前追踪到密切接触者6842人,解除医学观察275人,尚有6567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

早在1月25日,江西省卫健委发布公告,确定赣州市2例输入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其中一例便是来自记者的家乡宁都。

事实上,在患者确诊之前,宁都老表各种“传言”就已经满天飞了。县城药店从20号开始,花30元也买不到一包10只装的一次性医用口罩,可谓是“一罩难求”;就连记者所在的村庄,村医疗所的口罩也早已抢购一空。

恐慌的情绪逐渐从县城弥漫到乡下。大年初二伊始,亲戚给笔者家里打电话,取消之后一切春节期间走亲戚活动。村里原本要为某老人庆生的20桌宴席取消,已经买好的数箱烟花堆放在房间内,原本联系好屠户用猪的要求也随之取消。

白岩松在1月27日的“新闻1+1”节目中指出,农村防疫存在着生活习惯与卫生条件两个短板,并非只是这次疫情中存在的问题。那么,在记者的家乡,村里都为这次防疫作出了哪些努力呢?又有多少问题仍未引起重视呢?下面请跟随笔者走访村落,从几个横截面观察村民在此次疫情中的生活。

卖菜阿婆照常,未戴口罩上街

农历正月初七,按照往年是车头圩的赶集日。今年春节由于疫情,镇政府下发公告到各村,暂停开圩和赶集日活动,具体恢复时间另行通知。并且张贴公告的商店,往年是村里聚众赌博的主要场所之一,目前处于无人冷清的状态。

 

(记者 温庆林摄) 

但公告仍然挡不住卖菜阿婆的“热情”。在往年,春节期间蔬菜需求旺盛,许多菜农一天的收入是平常赶集日的数倍,但今年由于疫情,拜年走亲戚的人群数量锐减,加上许多村民家里都有小菜园,尚能满足自家供应,人们对于蔬菜的需求也随之大减。

这一点从卖菜阿婆车上剩余不少蔬菜就可见一斑。更让人值得注意的是,阿婆并未按要求佩戴口罩上街。近期一些村庄严控疫情“硬核”的做法引得广大网友称赞,如下图南京市某村有专人把守村口,即使是省委书记也得吃“闭门羹”。

 

但就观察到的情况而言,记者所在的村里,由于临近县道和通往另一个村的马路,呈现开放式的格局,专人把守村口无从谈起,但是村里也未见有村干部进村宣传防疫知识。但随着国家在新闻中不断重申“待在家中不走亲戚”就是“对疫情最好的帮助”,加上各大村民爱好的短视频平台中呼吁“家里蹲”的内容不断增加,许多村民纷纷选择家中度过春节,仅与隔壁邻居串门拜访。 

(村庄图,记者 温庆林摄) 

第一次“家里蹲”的春节,村民的娱乐活动如何? 

亲戚不能走了,许多原本以为在家只要“熬”过七天,就能回去上班上学的人们开始按捺不住内心的躁动,不再停留在“客厅散心”的活动,随着天气转晴,许多人走出家门,在家门口开始自己的娱乐活动。 

(记者 温庆林摄) 

记者走访村落发现,一些村民就拿出家里的羽毛球拍、乒乓球拍,脱下厚厚的冬衣,在家门口的空地、乒乓球台打起了“小球”。

同济医院感染科副主任医师马科公开表示,晒太阳并不能杀灭新型冠状病毒。虽然冠状病毒对热较为敏感,但必须达到一定温度且超过相应的时间才能灭活病毒。杀灭病毒需要的环境是56℃高温且维持30分钟,紫外灯照射60分钟。两个条件要同时满足才行,这在外界普通环境是很难实现的。太阳的照射温度不能达到56℃,日照紫外线的强度也达不到紫外灯的强度。

尽管专家再三呼吁,晒太阳并不能杀灭冠状病毒,但村民在知晓村中尚未出现病毒性肺炎感染者的情况下,还是玩得不亦乐乎。其他村民也多搬出小板凳,在家门口晒太阳、唠家常,甚至有小孩开始驾驶家里刚买的电动车,在村里道路上试行。

有些村民则在宽带进村家中有网的情况下,刷短视频、玩游戏等聊以娱乐,同前几天谈“疫情”色变的光景不同,这个村庄好像恢复了往常的平静。这种情况在县城似乎也不例外,在宁都县某车站旁,也是同样的情景。

 

(宁都县某汽车站旁,三吉同学摄) 

班车停运,人们推迟行程,“黑车”有可乘之机 

近期各省市均下发了推迟开学、开工的行政命令,大多数集中在元宵节后开工。作为赣南地区的松山村,大多数村民外出务工主要流向福建、广东地区。

但是也不乏需要在元宵节前到达上班地的村民,或是由于耽误公司进度需要自行调休补进度,或是担忧在家办公存在“扣工资”的现象,需要尽早到达上班地点。

尽管人社局三令五申,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疑似病人、密切接触者在其隔离治疗期间或医学观察期间以及因政府实施隔离措施或采取其他紧急措施导致不能提供正常劳动的企业职工,企业应当支付职工在此期间的工作报酬,并不得依据劳动合同法第四十条、四十一条与职工解除劳动合同。 

记者所在的赣州市宁都县,从2020年1月27日始,县汽车站就停运了。事实上,27日早上12时前的班次也都停运了,大山同学(化名)在朋友圈中表示:“我早上九点半的车都停运了,还要去车站办理退票。后面搭亲戚的私家车到赣州坐高铁,才顺利抵达南昌。”

 

(记者 温庆林摄) 

作为农村客运系统不可或缺的一环,记者所在的松山村里到宁都县城的班车也停运了,班车停放在司机家门口,等待上面恢复通行的通知。值得注意的是,在班车、客车停运后,仍存在外出到赣州、南昌等地坐车返程的需求,由于私家车在高速上仍可正常通行,仅需测量体温,确定正常便可放行,这就给了一些“私家车”“顺风车”可乘之机,借机大幅涨价。

 

记者从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私家车司机那里了解到:“这几天每天都有车到南昌,车费比平常贵一点,大概是两百的样子,可能要涨到两百八。元宵节的车费我还没有确定,现在也没法跟你说。”可能是怕留下文字聊天记录,司机均在语音中回复消息,且都是家乡话(宁都话)。据了解,宁都县汽车站到南昌的大巴价格为100-110元,私家车的车费几乎是客运站正常票价的两倍。但“大过年的”,还是会有人为如期顺利返程买单。 “待春暖花开,春姑娘最美的时候,疫情结束,你我可以摘下口罩,肆意欢笑,补上春节缺失的问候。”这是记者对于此次疫情的期盼。但在那之前,尽管我们需要付出相当的代价,还是需要做好防护,外出戴好口罩,守得云开见月明。

(End)

撰文|温庆林

编辑|陈雨 

(文章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说点什么...

已有 0条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010-63355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