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观察官方网站
资本市场权威媒体
今天是:2019年03月20日  星期三
你的位置:首页>正文

一字10000元?你打的不仅仅是字……

前几天,“方正字体”事件在微博上引发热议。网友纷纷议论,没想到大多数人日常工作中都会用到的“微软雅黑”,有一天成为了收费产品,否则即构成侵权,一个字最高赔偿竟达到10000元。
微信图片_20190314104312.jpg

实际上此次方正事件并非偶然,此前不少电商平台入驻商户、广告企业、实体企业都收到过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发来的《字体使用提示函》,甚至有些企业收到了《律师函》。基于此,中国资本观察(www.zgzbgc.cn)多方搜索,尝试为大家整理出方正事件的来龙去脉。

早有前科,并非偶然

据了解,微软雅黑是美国微软公司委托中国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专门为Vista系统设计制作的一套字体,这种字体由于全面支持ClearType技术,每个字体的造价成本达到了100美金,可以说微软是斥巨资开发了这套字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受委托创作的作品,著作权由委托人和受托人在合同中约定。打开我们的微软雅黑字体属性,可以看清版权归微软公司和方正共同所有。微软花费了巨大的字库制作费用,版权却是公用,微软当初是基于何种考虑签订了此“不平等条约”呢?
微信图片_20190314104339.jpg

此后,不少使用了微软雅黑作为设计元素的设计师都收到了来自方正公司的律师函。2007年,方正诉暴雪字体侵权索赔1亿元,2009年索赔金额被追加至4.08亿元,引发了各界广泛争议。2012年,最高人民法院判决暴雪公司等停止侵权并赔偿北大方正公司经济损失200万元及诉讼合理支出5万元。

2008年,方正起诉广州宝洁因其飘柔等产品包装上使用了倩体字,索赔134万元,然而一审法院认为要确认字库中的每个字都具独创性依据不足,故判决方正败诉,在提起上诉后,二审法院从合同法的角度认定用户使用字库单字的行为属于用户的“合理期待”和字库商的“默示许可”,从而彻底否定了侵权的成立。

2018年,又有不少天猫淘宝商家接到方正的投诉,要求在规定时间内改掉所有方正字体,或者购买字体库,不少商家为了省钱选择了掏钱。

百度搜索企业信用,在法律诉讼一栏,可以看到这些年来方正连绵不绝的诉讼案件。据庞门正道的设计师微博爆料,这些年微软雅黑为方正每年带来过亿收益。但是由于方正目前没有向外披露财务报表,每年过亿的收益,到底多少来自销售,多少来自侵权赔偿,外界并不知晓。
微信图片_20190314104411.jpg


微信图片_20190314104414.jpg


微信图片_20190314104421.jpg

字体侵权,如何应对?

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对于字库产品中具体单字的使用主要有三种方式,一是电脑屏幕上的显示行为;二是非商业性的使用行为,如为个人或家庭使用目的调用字库中的单字进行文件编辑;三是商业性的使用行为,如在经营过程中在计算机上进行文件编辑,并将编辑的文件打印输出为客户进行广告设计,将编辑的文件进行公开展示,将广告设计结果许可广告客户进行后续再利用等。一般来说,非商业性的使用行为一般不涉及侵权问题,只有商业性使用行为才可能构成侵权。

商业性使用行为还要根据汉字使用主要目的区别对待,如果是使用汉字表达思想、传递信息等功能,且权利人没有证据证明该项使用行为结合字库软件共同进行,则侵害字库软件著作权的侵权行为举证不足,侵权行为无法判定成立。而如果汉字使用主要目的为审美意义使用(如海报、包装装潢等),在该汉字被审判机关认定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的美术作品时,则将构成对美术作品著作权的侵权;权利人如果同时能够举证证明汉字系结合字库软件运行生成,则构成对字库软件著作权的侵权。

面对字体侵权问题,中国资本观察咨询了相关法律人士,对于潜在的法律风险,提供了以下几点应对策略:

一、使用拖延战术,在核实自身是否确实侵权的基础上,及时删除并保全证据,如有机会可以争取和解;

二、加强事前预防,例如在任何对外的图片或其他文件中,尽量使用开源字体,或购买字体使用权,不使用版权不清晰的字体;

三、平时要多加审慎,在各种平台使用或者制作图片等素材时,多留意字体是否有提示可以商用。这种提醒一般是小字,因此要更加谨慎,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利益撕扯还是价值较量? 

在舆论一边倒认为方正如某些“钓鱼”公司一样利欲熏心时,也有人质疑,方正为何在如此大的舆论压力下仍“顶风作案”?或许在侵权与维权的背后不只是利益的撕扯,更是对创意和知识保护观念的价值坚持。

在方正诉暴雪字体侵权的案件中,方正前前后后折腾了5年,虽然最终胜诉获赔200万元,但是与最初的1亿元索赔诉求相差甚远,甚至无法弥补一审、二审付出的400多万元诉讼费。

时任方正副总裁的刘晓昆曾十分感慨:侵权的《魔兽世界》在其他国家发行时,使用其他国家的文字字体都标注了著作权人,为什么在中国不这样做呢?

中国资本观察从业内人士处得知,事实上,单纯设计一款字体十分不易,一个字库少则需要五六千字,多的能达到一两万字,每个字都需要设计师一笔一画地仔细勾勒、调整,通常设计一套风格字库需要设计1万左右的字符加标点符号,几个人的团队少则半年,多则两三年才能开发出来。

漫长的开发过程和昂贵的开发费用必须要依赖后期的大量销售,一款字体才能赚钱。这似乎不得不让人们想起《我不是药神》这部电影,艰难而漫长的药物研发过程,高昂的研发成本让药物价格高企,以盈利为天职的药企定价似乎也无法诟病,但是亟需药物拯救的病友们根本无法负担,于是印度仿制药厂出现了,药神程勇出现了,站在不同的角度,处在不同的环境,利益的冲突、价值观念的碰撞不可避免。

作为字体的使用者,人们理应给予版权方应有的尊重和理解;作为版权方,在实现自身盈利的同时承担起更多的企业社会责任,少一些利欲熏心多一些远见卓识,或许双方才能在利益冲突中找到一个价值平衡,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法规的不断细化,制度的不断完善,更是不可或缺的。
收藏 打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文章,登录注册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