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观察官方网站
资本市场权威媒体
今天是:2019年03月23日  星期六
你的位置:首页>正文

臧氏“三兄弟”长袖善舞,四通新材重组背后分分合合的“大戏”

兄弟同心,其利断金。河北保定臧氏“三兄弟”长袖善舞,在河北四通新型金属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通新材”)上市仅一年,便开启了重组计划,上演了一番分分合合的重组大戏。

值得一提的是,“蛇吞象”式重组的同时,配套募投项目的募资规模也是一减再减,累计减少3.2亿元。一变再变的资金需求,是不是有点像“讨价还价”。

上市三年业绩平平  毛利率多垫底

从事中间合金类功能性合金新材料研发、制造和销售的四通新材,于2015年3月登陆A股市场。

2013-2017年,四通新材营业收入分别为5.37亿元、6.96亿元、7.46亿元、8.99亿元、11.5亿元,2014-2017年分别同比增长29.54%、7.19%、20.46%、27.97%。到了2018年第三季度,四通新材实现营业收入8.93亿元,同比增长10.56%。
净利润方面,2013-2017年,四通新材分别实现净利润4,430.71万元、5,830.16万元、6,212.66万元、6,991.64万元、10,477.93万元,2014-2017年分别同比增长31.59%、6.56%、12.54%、49.86%。2018年前三季度,四通新材实现净利润5,804.74万元,同比增长-17.95%。

不仅盈利状况步入负增长的尴尬境地,四通新材的毛利率也低于行业平均水平。2015-2017年,四通新材行业毛利率分别为13.01%、14.17%、11.95%,2018年第三季度毛利率10.55%。
反观同行,2015-2017年及2018年前三季度,南京云海特种金属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海金属”)的毛利率分别为10.99%、15.35%、12.57%、14.43%;江苏常铝铝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常铝股份”)的毛利率分别为18.33%、18.37%、18.61%、15.06%;西部金属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部材料”)的毛利率分别为5.63%、18.8%、18.1%、19.15%;中国有色金属建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色股份”)的毛利率分别为14.9%、22.19%、23.26%、13.8%。前述4家同行业的平均毛利率分别为12.46%、18.68%、18.14%、15.61%。

业绩平平的四通新材,却一路执着于资本运作,只是略显“蹩脚”的运作手法,令人唏嘘不已。

“蛇吞象”式重组  分分合合有“故事”

上市仅一年,四通新材便于2016年开启重组计划,上演“蛇吞象”一幕。彼时,四通新材的净资产为6.46亿元,而天津立中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立中”)的净资产为9.91亿元。

不过,2016年6月14日,四通新材同时祭出了募资规模高达9亿元的年产400万只轻量化铸旋铝合金车轮和100万套汽车高强铝悬挂零部件项目(以下简称“汽车高强铝悬挂零部件项目”),而该项目成为日后备受“诟病”的源头。

图片1-1.png


2016年11月21日,四通新材以市场环境不好等原因为由,终止了上述重组计划。

戏剧性的是,与四通新材尚未“分手”之前,天津立中便早已“身在曹营心在汉”。2016年8月,天津立中通过直接和间接全资控制的天津立中车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立中车轮”),整体变更为天津立中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立中股份”),于2016年12月取得营业执照。

经过一番“倒腾”,天津立中脱离四通新材,旗下立中股份开启了IPO之旅。2017年5月25日,立中股份提交申报稿,开启冲击上市之路,并于同年12月22日更新预披露。

不济的是,立中股份的上市申请在2018年1月16日被发审委“毙掉”,问题林林总总可归五大类之多。

谁说好马不吃回头草,只要能达到目的,“分手”后还是可以“复合”的。2018年7月11日,四通新材的新一轮重组预案显示,天津立中计划重新投向公司的“怀抱”,并于同年12月18日获批。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2018年5月31日,天津立中的净资产为19.81亿元,而四通新材在2018年三季度末的净资产仅不到7亿元。

募资规模一减再减  累计减少3.2亿元

《壹财信》注意到,天津立中出入四通新材的两次重组,四通新材除了标的资产之外,募资规模确是一再“打折”。

2016年6月14日,四通新材祭出的募资规模高达9亿元的汽车高强铝悬挂零部件项目,在2017年立中股份IPO申报时,该项目募集资金减少至减少为8.8亿元。
图片2-1.png


在2018年年初,立中股份的上市计划梦碎后,四通新材在同年下半年又将汽车高强铝悬挂零部件项目作为重组配套募资的“由头”,只是募资规模缩减至5.8亿元。
图片3.png


也就是说,汽车高强铝悬挂零部件项目从当初9亿元的募资规模,缩减至5.8亿元,整整缩减了3.2亿元,一变再变的资金需求,似乎有点像“讨价还价”。

值得一提的是,最新重组计划里的募投项目还有工业4.0智能工厂改造投资项目(以下简称“工业4.0项目”),募资规模比立中股份冲击上市之时的募资规模少了2亿元。

需要指出的是,天津立中的实际控制人为臧氏家族,而臧氏家族也是四通新材的实际控制人,因此无论是天津立中,还是立中股份,都是四通新材关联方,他们身后精彩的“故事”,值得我们进一步研究。

注:本文为《壹财信》原创,转载须注明完整来源,违者必究!
收藏 打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文章,登录注册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