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观察官方网站
资本市场权威媒体
今天是:2019年01月20日  星期日
你的位置:首页>正文

耗资十亿三度举牌海利生物,股价暴涨130%,牛散章建平看中它哪一点?

1月9日,海利生物(603718.SH)开盘迅速涨停,收于12.69元,涨幅9.97%,封单1.4万手。

1月8日晚间,海利生物公告称股东章建平及其一致行动人方文艳、方德基、方章乐,通过大宗交易和集中竞价交易,累计增持公司股份9898.73万股,占总股本的15.37%,本次增持3220.02万股,占总股本的5%,交易价格区间为11-15.56元。
154700482912795900_a580xH.png

耗资十亿举牌,恰逢控股股东解禁

公告称,上述增持是基于对海利生物目前的投资价值判断而作出的商业行为。在去年11月二度举牌时,章建平等人表示拟继续增持2000万元-6亿元,此次增持金额为4.34亿元,尚未达到上限,后续将继续实施该增持计划。保守估计章建平通过三次举牌成为海利生物的第二大股东,累计耗资超过十亿元。

根据披露,章建平与方文艳为夫妻关系,方文艳与方德基为父女关系,方章乐为章建平与方文艳儿子,故四人构成一致行动人。

从2018年6月开始,章建平等人便已开始买入海利生物。4个月后首次举牌,2018年10月16日,海利生物公告称章建平等人增持公司股份322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0007%;2018年11月1日再度举牌,当晚公告称获章建平持股达10.37%。
154700488116994900_a580xH.png

海利生物成立于1981年,其前身为上海松江生物药品厂,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服务于一体的专业化兽用生物制品生产企业,超过99%的收入来源于动物疫苗。公司于2015年上市,最新市值81.72亿元,第一大股东为上海豪园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上海豪园),实际控制人为张海明,张海明、张悦与上海豪园之间存关联关系,合计共持股54.72%。

章建平的增持首先对股价形成利好:海利生物的股价从2015年开始一路走低,在2018年9月17日走出最低点7.02元,但从2018年9月开始,因章建平的增持持续上涨,出现V形走势,从2018年9月17日的低点上涨至11月8日的16.16元,不到两个月内上涨130%。

154700493597843100_a580xH.png

控股股东超过50%的股权,再加上对于公众股东的持股比例要求,很显然章建平通过增持获得控制权的可能性并不大。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5月,首发股东上海豪园和张海明的股票迎来解禁,目前尚未减持,控股股东是否有意转让控股权?

业绩不佳,高管离职

从业绩来说上述猜测是有可能的:海利生物上市以来业绩并不佳,2015-2017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17亿元、3.43亿元和3.0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91万元、0.7万元和0.95万元,2018年三季报显示,营业总收入1.96亿元,同比去年下降17.93%,净利润为4649.15万元,同比去年下降44.55%。

从盈利能力来看,净利率一路下跌,成本一路上涨,各项周转率也在持续恶化,反映在净资产收益率的下行,今年更是糟糕:按照三季报4.27%的ROE测算得出2018年全年的ROE约为5.69%,只有2017年的一半左右。“牛散”章建平为何大笔买入这家公司?

154700491390381000_a580xH.png

另一方面,公司的管理层似乎也并不热衷于公司主业,2018年1-9月,公司用于经营活动的现金支出为2.55亿元,长期资本开支为8300万元,相比之下却用巨额资金用于投资:2018年1-9月用于投资支付的现金9.38亿元,收回投资的现金10.82亿元。

不仅业绩下滑、管理层经营不积极,公司募投项目的缓慢、延迟也引起了对于其主营业务的疑问。

海利生物于2015年上市时募集资金4.8亿元,用于动物疫苗产业化技术改造项目、市场化技术服务体系项目、补充营运资金。公司分别于2017年4月20日和2018年4月26日两次延期动物疫苗产业化技术改造项目。第一次延期主要系转瓶工艺改为悬浮培养工艺导致,第二次延期则是为满足未来将正式实施的《兽药生产质量管理规范(修订稿)》的要求。

此外,在章建平买入海利生物之前,这家公司还火速利用变更募投项目收购了控股股东控制的另一家公司。

2018年5月,公司公告称变更募投项目,对“动物疫苗产业化技术改造项目”中未使用余额中的7000万元,“市场化技术服务体系项目”未使用余额中的2000万元以及补充营运资金中的15000万元,共计24000万元进行变更用于全资收购上海捷门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捷门)项目,占首次公开发行实际募集资金净额的比例为57.42%。

根据披露,公司拟向真牧科技、冉牧科技、张鲁、葛维成、石梅、戴黎支付现金2.98亿购买其合计持有的上海捷门100%的股权,随后在2018年6月1日,公司火速完成收购上海捷门,并完成工商信息变更。而这个公司正是股东真牧科技和冉牧科技在2017年10月收购所得,78%的股权共计支付股权转让款2.048亿元。

上述收购构成关联交易:上海捷门的主要股东上海真牧科技合伙企业持股73%,是公司实际控制人张海明及其一致行动人张悦和陈晓实际控制的企业:公司董事长、实际控制人张海明为该合伙企业的普通合伙人,份额为80%,张悦为有限合伙人,份额为20%。

根据披露,上海捷门成立于1994年,主要产品为体外诊断试剂,截至2018年2月28日净资产为5469.6万元,2017年度和2018年1-2月营业收入分别为6766万元和1420万元,净利润分别为2722万元和553万元。上海捷门原股东承诺2018年度净利润不低于3100万元,2019年净利润不低于3600万元,2020年净利润不低于4600万元,2018、2019、2020三年累计实现的净利润总和不低于11300万元。

除了业务发展停滞,值得注意的是,公司管理层流失严重,从2018年6月以来,也就是自章建平增持海利生物以来,海利生物先后有三名公司高管离职:董事朱青生、副总裁王利枫、总裁兼董事刘巨宏。

以踩雷闻名的牛散​

除了海利生物,章建平和方德基还在去年三季度新进成为康泰生物(300601.SZ)的前十大股东。康泰生物2018年三季报显示,方德基和章建平分别位列公司第5和第10大股东,所持股份占公司总股本比例分别是1.66%和0.76%。

值得注意的是,章建平似乎对疫苗“情有独钟”:康泰生物的主业为人用疫苗,海利生物的主业为兽用疫苗。

据媒体报道,浙江临安人章建平从商场售货员起家,以5万元资金入市,10多年间就成就了近20亿的身家;特别是2007年,章建平一人的股票交易额,就达到了700亿元,光印花税一项开支就有2亿元。

“牛散”章建平以出入频繁、风格激进知名,在去年11月市北高新(600604.SH)的炒作中,章建平出现在上交所公布的异常交易名单中,使用的席位为海通证券上海建国西路营业部。

此外,章建平最为关注的是其在乐视网(300104.SZ)和中兴通讯(000063.SZ)两只股票上的巨亏。

2016年8月,章建平以45.01元/股认购乐视网2488万股定增股份,耗资11.2亿元,而后遭遇危机的乐视网在2018年1月复牌后,连续12个跌停。乐视网2018年三季报显示,章建平持有公司股份数量为2488.34万股,持股数量与上一报告期保持不变,仍是乐视网第6大股东。

中兴通讯2017年年报显示,章建平的岳父母方德基和李凤英合计持有6802.49万股,按照中兴通讯2017年年底股价来算市值超过20亿元,然而中兴通讯在2018年6月份复牌后股价连续8个跌停,二季度末章建平的岳父母从前十大流通股东中退出。

章建平还曾现身京东方A(000725.SZ)股东名单。京东方A2017年报显示,章建平在2017年四季度大举增持京东方A2.02亿股,占总股本的0.58%,位列第十大股东。京东方A称,章建平因参与融资融券业务变为公司前十大股东,持有的2.02亿股悉数为其信用账户所持有。不过,到了2018年一季度末,章建平已退出前十大股东之列。
收藏 打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文章,登录注册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