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观察官方网站
资本市场权威媒体
今天是:2018年12月12日  星期三
你的位置:首页>正文

没有卖出过一件产品,也能IPO? 基石药业可以

11.png

公司成立至今,没有做成一笔生意也能上市融资?这事似乎有点悬。近期,中国资本观察(www.zgzbgc.cn)注意到,基石药业递交的上市申请书,其中显示,公司并没有产生营业收入,一直没有盈利。这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自今年4月份,港交所上市新规出台之后,一大批尚未盈利的生物科技类公司争相赴港IPO,这其中包括成立时间不足三年的基石药业。此次,基石药业赴港IPO的联保人为摩根士丹利(Morganstanley)以及高盛(Goldman Sachs)。

“三无一外包”模式

基石药业成立于2015年12月,是一家创新性生物制药企业,专注于开发及商业化创新肿瘤免疫治疗及分子靶向药物。

基石药业此次的聆讯资料显示,基石药业“无商业销售、无生产设备、无采购原材料、产品研发外包”,这种“三无一外包”的特殊模式能否在港交所通过IPO顺利上市,引起了中国资本观察(www.zgzbgc.cn)的注意。
1.png

2.png

3.png

聆讯资料显示,基石药业的外包研发及生产机构主要为:科研机构(CRO)以及生产机构(CMO)。科研机构CRO负责为基石药业进行临床试验和临床前研究,而生产机构CMO负责为其进行药品的供应。

据了解,生物科技类公司这种“三无一外包”且尚未盈利的模式在港交所可以进行IPO,主要“得益”于港交所2018年4月修订后的《上市规则》:

(1)向本交易所证明并令其确信申请人合资格及适合以生物科技公司的身份上市;

(2)上市时的市值至少达15亿港元;

(3)在上市前已由大致相同的管理层经营现有的业务至少两个会计年度;

(4)确保申请人有重组的运营资金,足可应付集团由上市文件刊发日期起记至少十二个月所需开支的至少125%。
4.png

若是此次基石药业能上市成功,或许能成为更多生物科技类公司上市的“领路人”。

近年来持续亏损

新药物研发是一个需要长期投入且不断烧钱的过程,而且,基石药业到目前为尚未有产品获得商业销售批准,尚未从产品销售产生任何收入。所以基石药业处于持续亏损状态也是在意料之中。
5.png

披露财务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上半年,公司年度亏损分别为2.53亿元、3.43亿元、1.32亿元、7.44亿元;研发投入分别为2.47亿元、2.13亿元、1亿元、5.08亿元;研发费用的高占比无疑成为了亏损中的“重头戏”。
6.png

聆讯材料显示,2018年上半年的研发费用开支是去年同期的5倍,其中主要支出之一是支付给第三方合约成本(外包研发活动相关的开支)1.17亿元,许可费用约3.49亿元。

2018年6月,基石药业相继与Agios就开发及商业化含Agios专利ivosidenib(以Agios临床开发的形式)的产品、与Blueprint就开发及商业化avapritinid、BLU-554及BLU-667Blueprint许可产品签订独家许可及合作协议。并向其支付许可费用。
7.png

8.png

目前,与Agios合作的ivosidenib(CS3010、AG-120)处于剂量扩增Ib/Ⅱ临床试验期,而与Blueprint合作的三种化合物在中国的发展进程还处于临床研究(IND)申请阶段。
9.png

聆讯材料显示,基石药业预期在至少未来几年会产生重大开支及经营亏损,他们将进一步进行临床前研究及开发活动、继续进行再研药物的临床开发并寻求监管批准、推出现有管线产品的商业化及增聘必要人员来经营公司业务。

即便基石药业连年亏损,仍能在2018年大幅增加研发开支,得益于今年5月份基石药业完成的2.6亿美元(约16.5亿人民币)B轮融资,此轮融资是中国迄今为止中国生物医药领域B轮最大单笔融资。

对于此次基石药业IPO融资,聆讯材料显示募集资金将用于以下几个方面:

一、将用于为正在进行及计划的临床试验提供资金、编制登记备案及有计划的CS1001商业发布会。

二、将用于为正在进行及计划的临床试验提供资金、编制登记备案及有计划的管线中其他临床及IND阶段候选药物的商业发布会。

三、将用于为研发管线中其余候选药物以及研发及寻求新候选药物的许可提供资金。

四、将用作运营资金及一般用途。
10.png

通过分析募集资金用途,未来基石药业依然会加大对研发开支的投入。

这种由大资本加持下的“三无一外包”IPO模式,能否顺利在港上市?是否会成为生物科技类公司IPO的“新风向”,引生物科技类公司以这种模式争相上市?中国资本观察(www.zgzbgc.cn)将持续关注。
收藏 打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文章,登录注册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