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观察官方网站
资本市场权威媒体
今天是:2018年11月22日  星期四
你的位置:首页>正文

【评论】化解“大班额”难题 需要的不仅仅是超常规措施


154166876154869500_a580x330.jpg



据湖南日报报道,湖南永州市冷水滩区今年以来,把学位建设作为民生实事“一号工程”来抓,将其列入全区“八大会战”城镇提质战役重中之重的内容,制定实施了三年攻坚计划,投资17.6亿元新建、续建、扩建城区中小学27所。今年新增学位13135个,有效缓解了中心城区学位紧张的状况。与此同时,今年8月15日举办集中开工仪式的学校正在进行桩基工程,施工进展顺利,项目全部建成后,可新增学位26445个,届时,冷水滩区大班额现象将基本消除。(湖南日报11月7日)

这是我国存在大班额现象的地区,“加紧”消除大班额的一个缩影。湖南全省还提出了“采取超常规措施化解大班额”的思路。但需要注意的是,按目前的超常规措施推进,一些地方也无法按照国家之前的部署,在今年基本消除66人以上的超大班额。总体看来,我国消除大班额的形势不容乐观。

今年5月,教育部网站发布了《2017年全面改善贫困地区义务教育薄弱学校基本办学条件工作专项督导报告》。《报告》指出,大班额问题还比较突出。2017年,全国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有66人以上超大班额8.6万个,占全国总班数的2.4%,其中排前三位的河南、湖南、河北共有4.5万个,占全国现有大班额总数的52%。全国有56人以上大班额36.8万个,占全国总班数的10.1%,大部分集中在中西部县镇,其中,湖南大班额比例为22.9%,广西、海南达到18%。

国务院于2016年印发的《关于统筹推进县域内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到2018年基本消除66人以上超大班额,到2020年基本消除56人以上大班额。按理说,各地应该根据这一时间节点要求,针对本地区的大班额、超大班额问题,进行治理,可是为何有的地区今年才把学位建设作为“一号工程”来抓呢?这折射消除大班额背后存在的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以及地方发展教育的观念问题。

消除城镇学校大班额,无非两个选择:一是增加城镇学校学位供给数量,包括新建学校;二是建好每一所乡村学校,引导乡村学生回流,而不是都涌进城镇求学。但调查发现,地方政府没有新建城镇学校提供更多学位的积极性,一些保留或恢复建设的乡村学校、教学点,也只是低水平维持,很难留住乡村学生,更不用说吸引乡村学生回流,对于涌入城镇的学校,不少地方采取的基本办法就是往原来的学校里“加塞”,导致大班额问题难以化解,反而有加剧的趋势。

在城镇新建学校,以及办好乡村学校,都牵涉到教育投入问题。而目前的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让一些不发达地区、贫困地区政府部门勉为其难。虽然近年来我国对不发达地区、贫困地区的教育发展加大了中央财政转移支付的力度,但是,义务教育经费的大头(如教师待遇)还主要由地方财政保障。由于财政实力薄弱,教育投入也难以得到保障,有的地方政府甚至打起怎样“节省”教育投入的算盘,我国农村地区出现的一哄而上的撤点并校现象,就是这样发生的。由于分散办学成本大,一些地方撤点并校把乡村孩子集中到城镇学校办学,却并不增加城镇学校的师资配备,原来一个班50人,就快速膨胀为70人、80人甚至更多。

事实上,以县级财政为主保障义务教育经费,是导致我国义务教育发展存在地区不均衡、城乡不均衡的根本原因。因此,要化解城镇地区大班额问题,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必须改革我国的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强化省级财政对义务教育经费的统筹,在此基础上加大中央财政对不发达、贫困地区的转移支付力度,以此保障乡村学校的投入,提高乡村教师的待遇。

另外,由于教育评价体系单一,我国农村基础教育采取升学教育模式,即围绕升学而组织教学,这导致很难做出升学贡献、升学成绩难和城镇学校比拼的乡村学校被边缘。一些地方政府对乡村小学、教学点的基本态度是低水平维持。而考虑到孩子的前途,乡村家长也纷纷送孩子进城接受“更好”的教育,哪怕城镇学校拥挤不堪,也比在空荡荡的乡村学校读书强。

我国目前的乡村小学、教学点普遍存在“小而弱”的问题,如果地方政府不转变举办乡村学校的态度,那乡村学校“小而弱”的局面将难以扭转,这些学校的命运,有可能就是“自然消亡”。这其实也是一些地方政府应对国家叫停撤点并校的思路:不能再撤并掉学校,学校没有学生,自然消亡总没有问题吧?

因此,必须深入分析影响我国乡村地区学校办学、发展的根本原因,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首先是县域内均衡,而后实现省域内均衡,改革义务教经费保证机制。同时,需要反思升学教育模式对我国乡村教育的长远影响,要立足乡村,办好每一所乡村学校,使乡村学校从“小而弱”到“小而美”,给每个乡村孩子好的教育。
收藏 打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文章,登录注册

相关文章推荐